馬戲繪製社子島聚落紋理,島永不消逝 :FOCA 福爾摩沙馬戲團《消逝之島》

Editor's Note
2020 年,FOCA 馬戲團繼續遊走於社子島,在基隆河岸、眺望洲美的島口穿梭,延續身、物與環境三者綿延的對話;透過不同材質的相遇與碰撞,再訪都市中消逝的鄰里、街坊、人與地之間的關係。

島即劇場,乘馬戲遊。2019 年《消逝之島》的演出中,演員踩著高蹺,或者拎著形狀大小不一的立體裝置前行時,莫不像元宵節夜弄土地公的轎班,引著觀眾進入隊伍。這是 FOCA 福爾摩沙馬戲團的「漫遊式劇場」,舞台在社子島的巷弄,觀眾跟著解說員步行,演員則穿梭其間。

這樣流動的觀與演,灼灼相映著地理上位於基隆河及淡水河行水區的社子島。臺北城內,卻如城外千里,近五十年的禁建圍出時間流的結界,令這座沙洲島成了臺北盆地裡的一尾舢舨,而 FOCA 製了把搖櫓,引觀客進入另一方視野。

2018 年「亞當計畫」中的《消逝之島的眾靈》旨在關注島上普遍存在的陰廟信仰,也指涉此地所有生命。不過,後來想讓作品有更大的想像空間,因此刪去眾靈二字。

「消逝之島」一名來自於 2017 年田調時坤天亭廟方的描述:「在社子島還容易淹水的時候,如果站在陽明山往這邊看,整個島淹沒在水裡,好像消失了一樣。」2019 年於臺北藝術節「共想吧」呈現的《消逝之島》是 FOCA 跨界三部曲計畫第二部曲的正式製作,展露了以馬戲探討社會議題的企圖。

嘗試馬戲進入城市公共空間演出的可能性,「挖掘馬戲和城市空間兩者間的關係。」2020 的《消逝之島》是延續的,原本只關注被遺忘的神祇及信仰,現在多了人與人的關係;並將加超寫實的物件裝置的新元素。

奪目新元素,理羅牌穿戴式雕塑

物件裝置的創意泉源來自菲律賓藝術家理羅.紐 (Leeroy New),這是FOCA延續去年和理羅第二次合作。理羅擅長用非典型裝置反映環境議題,他的裝置可以當作融入式、互動式的雕塑欣賞,也可以穿戴在演員身上或成為演出道具。「理羅很開放、很愛玩,也有很多鬼點子。

他同時是執行力很強的藝術家,特別擅長手工製作,讓他的作品有很獨特的質感和很高的辨識度。」宗軒說:「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理羅的適應力很強,並勇於嘗試。」

理羅.紐的作品多似自然界鮮豔無邊的有毒生物,呈現熱帶藤蔓、毛毛蟲和捕蠅草的質地,日常塑膠製品在他手中彷彿立體油彩,靜置物卻充滿動態,總能跟空間對話,將環境化為幻境。

緩緩落腳社子島

理羅的參與提供了觀看社子島的外緣角度,而對於從外來者變成局內人的 FOCA 成 員,社子島是什麼樣的地方呢?FOCA 劇團當初落腳社子島是基於足夠的排練空間、可負擔的租金和不算太遠的距離等實際因素。日子久了,發現這裡有豐富的生態,劇團常有貓狗、螃蟹、鳥、昆蟲等動物造訪,每天出入都是很特別的回憶,「每個地方都捨不得,像這棟鐵皮屋、會議室看出去的景色、居民緩步的移動、小麵攤油膩的桌面。」

團員陳冠廷喜歡此地較慢的生活步調以及自然生態,令他想起小時候回爺爺家三合院過年的情景,「村里之間幾乎互相認識,還能清楚知道每戶家庭發生的事。這樣的親密感、人情味,還有我愛的三合院在社子島一樣存在著,我擔心在都市化的社會裡這些將會消失。」

居民共感,藝術入地生根

團員陳冠廷憶及當地阿嬤途經演出現場時,詢問:「你們在幹嘛?」他沒有多加解釋,僅說是在呈現社子島的景象,兩位阿嬤討論了起來,說:「有啦有啦!有像我們這裡的樣子。房子、生活方式都是這樣,這些年輕人很厲害餒。」他原以為使用抽象肢體呈現,可能會讓對《消逝之島》理解限於藝術圈內或長期接觸藝術作品者,但並非如此。

導演李宗軒說,居民擁有最真實的在地生命經驗,有位老先生對於其中一段演員穿戴著裝置塞進狹小的窄巷的演出,立刻有所感悟:「這就是我們社子島的生活嘛!」

歷經三年反芻與再造,浮出檯面的消逝之島

《消逝之島》第一年主要讓馬戲的肢體傳達和理羅的藝術語言相遇,以社子島為主體開始對話;第二年將戶外場域作為舞台,讓社子島的建築和地景成為表演的一部份;今年則以去年為基礎,深化馬戲在城市空間演出的可能性,並轉化更多社子島不可見的特質至作品中。

「希望藉此讓人們重新思考人和都市的關係,以及那些近在身旁卻被我們忽略的事物。」製作人余岱融提到,創作的困難在於把看似完全不同的藝術形式結合,如同用兩種語言在寫一篇文章。

要形容《消逝之島》,團員陳冠廷給了「亂中有序」一詞,並表示希望透過此劇重新檢視當下生存的社會,該如何保留早期美好的傳統及樣貌,且思考如何能在其中找到突破點,改善不足及醜陋處。

說「如履薄冰」的導演李宗軒,則期待此作品能讓更多人了解社子島的現狀,也為社子島居民和觀眾提供異於以往的議題呈現。

文|陳雨汝
圖|FOCA 福爾摩沙馬戲團

不可轉載
FLiPER
FLiPER 取自英文單字 flip,意指翻轉、翻動,加上 er 的我們成了翻轉世界的人。我們相信,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塊想要翻轉、撞擊的地方,等待著內心發起小小革命的那一天。
FLiPER 取自英文單字 flip,意指翻轉、翻動,加上 er 的我們成了翻轉世界的人。我們相信,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塊想要翻轉、撞擊的地方,等待著內心發起小小革命的那一天。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