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箜舞破殼而出的自由之翼: 皮歇.克朗淳舞團《No.60》

Editor's Note
泰國克朗淳舞團藝術總監皮歇.克朗淳(Pichet Klunchun)再度來到並臺灣釋出新作《No.60》。此戱表現成長必須透過屬己的、由內而生的知識追尋之過程。

繼《靈薄域》和《半身相》後,泰國克朗淳舞團藝術總監皮歇.克朗淳(Pichet Klunchun)再度來到臺灣,和往年不同是,須經十四天隔離始能將舞作《No.60》帶到臺灣觀眾眼前。

習古典舞最好的出路,並非成為舞者

皮歇的舞蹈生命定礎於有著嚴格教條的箜舞(Khon),即泰國宮廷面具歌舞,傳統上皆由男性演出。然,問起習舞及編舞的契機,皮歇答:「沒有人啟發我去做這些事。」並自認十六歲才學箜舞是「太老的年紀」。

「憑著信仰,當時在高中的泰國古典樂社團遇見我的恩師柴佑.庫馬尼(Chaiyot Khummanee),跟著他學習舞蹈,也進一步拿到學士學位。不過,大學時,我對何為國際舞者一無所知。在我的文化背景裡,對古典舞的學生而言,最好的出路意味著成為教師,而非舞者。」

「大學畢業開始工作後,倒是有兩位舞蹈家啟發了我。」皮歇補充道:「大野一雄和威廉.佛塞(William Forsythe),前者啟發了「精神」,後者則是「肢體」。作為編舞家,我很欣賞威廉.佛賽、碧娜.鮑許(Pina Bausch)和翠莎.布(Trisha Brown)。還有一位對我來說是非常親近的,林懷民,同為亞洲人這點令我覺得緊密相連。在『亞洲美學』的概念上,我將他視為典範。」

傳統和當代的齟齬之花

2018 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將泰國箜舞列入人類非物質無形文化遺產,箇中五十九式基本動作本為經典。是什麼契機讓皮歇動了打破經典、創建「第六十個」的念頭?

「首先我們得弄清楚,《NO.60》雖然擷取箜舞的五十九個基礎動作,但並不是箜舞。《NO.60》的創作早從十餘年前就開始了。為了替我的舞團創造新的舞蹈技巧,我持續試著理解泰國古典舞動作的元素,卻發現由於缺乏對舞蹈整體的深度知識,光是研究古典舞無法讓我創作當代舞舞作。

如你所知,泰國以前並沒有舞團。進一步解釋的話,因為跟我們的文化相扞格,在當代舞運用古典舞動作是不被接受的。可以說,我並不想跟泰國國內的保守團體起衝突,同時認知到要使皮歇克朗淳舞團成長,自創舞蹈技巧是較佳的途徑。只不過,自創技巧的核心來自於我的根源 ── 泰國古典舞。」

與保守派的齟齬讓創立了泰國第一個當代舞舞團的皮歇「選擇」舞者的方式也不得不與眾不同。

「泰國的舞蹈圈子及舞蹈教育界並不承認我的舞團是『第一個當代舞舞團』。眼下還停留在『皮歇克朗淳舞團在做什麼?那樣做恰當嗎?』的爭論階段。我從未公開甄選過舞者,因為他們還是被導師或組織的權威掌控著。皮歇克朗淳舞團的舞者都是最初就想和我合作而來到這裡的。他們加入時,我沒對他們的能力懷著期待,他們相互合作的意願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質地。」

末了,皮歇加註道,「跟泰國保守團體的紛爭僅是很小的問題,有更多問題我正在面對。」

NO.60,皮歇克朗淳舞團的成年旅

《No. 60》是皮歇克朗淳舞團邁入第二個十年的一段旅程,皮歇指出,舞團的成長必須透過屬己的、由內而生的知識追尋。「打個比方,就像是成年的孩子必須搬離父母家獨立生活,但孩子不會忘記自己的父母是誰。」

皮歇將五十九個核心動作製為五十九個分解圖,這是他著手創作《NO.60》的起點。接著,他辨析這些分解圖,發現六個主元素。「我將這六元素施行到舞者身上,看見分解圖和元素在舞者身上『活起來』,這是創作過程中我印象最深的部分。最困難的部分則是讓舞團成員信服我發現的東西。」

對於新創的舞式,皮歇亦會反覆自我詰問:「我能做到什麼?這些是『知識』還是『記憶』?」他認為,即使記憶也是知識的一環,卻不算是深刻的智慧,所以不停地尋找答案。

問及遇創作瓶頸時如何重拾靈感,皮歇答:「肢體部分,我會回歸到最基本的舞蹈訓練,從第一步開始。心智方面,我會試著冥想。至於社會活動層面,我會停止工作,出門認識新朋友或去一個新環境。」

臺灣觀眾將處處有共鳴

問及三度造訪臺灣的經驗,皮歇直言以前臺灣對泰國人來說沒什麼吸引力,不是出國首選。「我第一次到臺灣是 2007 年在新舞臺演出《我是惡魔》(I am a demon)。第二次大約是四年前(2016)和臺灣舞者陳武康合作,演出結束後我有了機會到臺灣各地走走。

這幾年斷斷續續在臺灣待了些時間,我發現有一群具備遠見的新世代在推動這個國家成長。除此之外,過去四、五年,臺灣政府開始積極接觸亞洲及東南亞國家,這讓世界正眼視臺灣為『臺灣』。」那麼《NO.60》哪個部分會讓臺灣觀眾最有共鳴?皮歇認為,每一個部分都會有共鳴,因為克朗淳舞團透過《NO.60》尋找的不是國家認同,而是自我認同。

曾說這部舞作「沒有特定的舞姿,有的是獨立思考的模式」的皮歇希望能藉此傳遞給古典舞舞者和古典舞形式一種「自由」,讓箜舞不僅僅是所謂的文化或國家無形資產。

「《NO.60》是工具,創造自由和平等的工具。」皮歇強調。不只舞蹈,對應此刻的泰國,可能是宜時宜地不過的作品。

文 Text|陳雨汝
圖 Photo|林軒朗

不可轉載
FLiPER
FLiPER 取自英文單字 flip,意指翻轉、翻動,加上 er 的我們成了翻轉世界的人。我們相信,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塊想要翻轉、撞擊的地方,等待著內心發起小小革命的那一天。
FLiPER 取自英文單字 flip,意指翻轉、翻動,加上 er 的我們成了翻轉世界的人。我們相信,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塊想要翻轉、撞擊的地方,等待著內心發起小小革命的那一天。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