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漆黑的遠方,我們總會和好。」用插畫欣賞舞台劇,Rose 筆下的《小路決定要去遠方》

記得人生第一次看的那齣舞台劇,是屏風表演班的《半里長城》。一部分是親戚朋友揪團買票,一部分也是衝著我叫得出來名字的明星們而看;結束後出乎我意料的意猶未盡,只是後來也再也沒機會走進劇場,欣賞更多好劇。

直到這次有了契機接觸了今年臺北兒童藝術節的一齣戲:《小路決定要去遠方》後,才發現喜歡舞台劇的心,早在那年欣賞《半里長城》時就已被深深種下。這次,我們希望讀者以不同角度欣賞舞台劇,因此邀請插畫家 Rose 畫下此劇的經典場景,藉此讓大家先睹為快這齣戲的精華所在。

《小路決定要去遠方》是一齣以親子關係的情緒處理和相互理解為題的互動式戲劇,故事設定在未來,人們認為想像力可以讓人類更有創造力,所以開始打造人造魔法。老師的爸爸是一個醫生,他不修理頭痛,不修理牙齒痛,他修理脾氣 ,他也修理時鐘,一直一直修理。老師的好友威威曾經說過要去遠方;有一天,老師的學生也說要去很遠的地方,找一位黑婆婆,究竟黑婆婆是誰?

如果你很孤單,請你去找黑婆婆。
如果你很傷心,請你去找黑婆婆。
如果你的哭聲吵醒月亮,找黑婆婆。
黑婆婆在哪裡?她在很遠的地方。

Rose 說自己在反覆閱讀此故事後,腦中一直不斷朗誦著故事中常常出現的黑婆婆之歌;她認為歌曲似乎想傳遞「只要有負面情緒的小孩,就要去找黑婆婆」這樣的觀點,因此這一幕學生小誠躲在樹林裡黑婆婆旁的畫面,便數次出現在 Rose 心中。

劇中強調大人對於孩子負面情緒的不理解,Rose 跟著劇情一步步回想自己童年,生於開放且民主的家庭裡,她其實從未有過情緒被壓抑的經驗,但她卻對劇中描繪爸爸對於小孩的情感是極度的掌控的橋段感到印象深刻。

Rose 繪製的插圖中,有一位戴著水手帽、穿著制服的小孩。其實他正是劇中那位老師的孩童時期。老師正在前往尋找學生的路途上,小鹿及鯨魚是貫穿整個故事的關鍵,也是想像力的化身,是牠們帶領著老師回憶兒時記憶、慢慢領悟及感知,最終懂得學生的負面情緒,真正做到「理解」。

「會特別畫出一個擁有大人影子的小孩,其實也是想表達不論長再大、經歷了多少社會化的過程,在老師的內心深處,依然住著一個充滿想像力、童心、曾經也渴望被理解的孩子。」Rose 筆下的老師,終究回頭與內心的自己和好,放下一切成見。

而畫中的黑森林與黑婆婆,其實是孩子們內心黑暗世界的投射,也是一個不被理解、說不出口的情感的寄託場所;Rose 將那些看似可怕的、黑暗的動物及場景,用輕柔的筆觸卻充滿濃郁的色彩表現,試圖表達孩子那些無以名狀的情緒,無法被外界理解的心情。

無法被大人理解,所以孩子轉頭奔向黑漆漆的森林,選擇向幽暗之地一吐苦水,即使這樣的經驗不存於 Rose 的童年,但她依舊深信若無真正懂得「理解」的意義,孩子終究會失信於大人。

「大人慣於用大人的角度去看小孩的世界,時常會認為小孩的煩惱和憂慮不算什麼,卻不試著去體會及理解小孩情緒背後的原因。而我所解讀的「遠方」,或許就是一個探索美好未知、尋求慰藉的情感出口。」Rose 前後讀了幾遍故事、梳理其中情感脈絡之後,她才理出自己對於這齣戲的想法和解讀。

Rose 說:「這是一部充滿想像力且非常細膩的一齣戲,隱藏了很多小細節,會帶著已經不是孩子、也還未成為父母的我們前往,然後再次回想起兒時的經歷。」團隊打造一個遊走移動式、無固定觀眾席的劇場,讓每一個想去遠方的孩子,和曾經是孩子的大人,一起跟著故事發展,一同創造相遇的驚喜和美好。

「我希望大眾在看完這幅插圖後是充滿好奇、想要一探究竟的。」Rose 在顏色配置及構圖上,採取比較繽紛、奇幻且具想像力的方式去繪製,她想讓觀者欣賞後能對畫面有自己的理解外,更會產生想一探這齣戲劇的實際風貌,激發大眾參與其中、體驗更多《小路決定要去遠方》背後寓意的好奇心。

很神奇的,在欣賞完 Rose 的插畫後,我更能體會《小路決定要去遠方》想傳達的精神。曾經有位老師跟我說,每個人都是一個運行的宇宙,因此你我之間所見的紅色並非相同;無論是 Rose 用筆觸構建的插畫,或是此齣劇裡的背後意義,我們都能在其中感同身受、適得其所,然後與那個曾不被理解不安情緒的自己和好。

INFO:2020 臺北兒童藝術節・《小路決定要去遠方》
場次|7/17(五)14:30、19:30;7/18(六)10:30、14:30、19:30;7/19(日)0:30、14:30
演出地點| 水源劇場(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 92 號 10 樓)

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辛蒂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