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平面設計師的奇遇記之四:有些驚險、又有點浪漫的第一次出差 ── 摩洛哥

Editor's Note
「旅行之所以必然,因為就算發生意外的插曲,我也會欣然接受。」對設計師 Beryl 而言,可以到訪異地旅遊是如此得來不易,即便未知讓人不知所錯,但她依然享受其中,說得上是一種工作狂的浪漫吧。

(點這邊複習

對出差有種憧憬。

旅行本身就帶著浪漫,能夠在旅行時邊做喜歡的工作,是其中一個對於未來理想生活的幻想。不過作為一個平面設計師,能出差的機會其實不大。

在完成第一個案子之後,客戶十分滿意我們的設計,因此希望能夠繼續協助,並且前往他們的工廠做平面拍攝,但是他們並沒有攝影的預算。老闆雖然知道客戶只能提供機票與住宿,不過為了在未來有更多合作的機會,就算零經費也要做。而負責這個任務的人則是我。雖然有碰過相機,偶爾可以拍些尚可的照片,但是當然無法比擬專業攝影師。感到萬分緊張的我,不想把難得的出差機會拱手讓出,便硬著頭皮上了。

沙漠一角

機場小驚魂

工廠位於 Western Sahara,是個從摩洛哥獨立出來的國家,但是摩洛哥並不接受這件事實(與台灣的情況有點相似)。Western Sahara 位於摩洛哥的西南邊,是撒哈拉沙漠靠海的地區,因此沒有這麼炎熱。

到達摩洛哥機場之後要再轉小飛機,總共大約五小時的飛行時間。同行的是一位科學家,叫做 Babara,瘦瘦高高的她來自於波蘭,一頭黑髮和淺咖啡色的眼珠。雖然瘦長,但是經常攀岩的原因,肌肉非常結實,曾經得過英國的攀岩比賽冠軍。看似有點靦腆的她其實很喜歡聊天,只不過要主動開啟話題,是那種一但找到對的話題,便會滔滔不絕的類型。

五小時很快就過了,到達目的地時天氣十分溫和,天空是濃郁的藍色加上些微的粉紅。就在一切都十分順利時,卻在入境的地方卡關了。

「這是 China 還是 Taiwan?」機場人員指著護照封面,看似非常困惑。「如果是 China 你就可以直接入境,但是是 Taiwan 的話需要簽證。所以你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呢?」聽到對方這麼一說,才發現自己完全沒有檢查是否需要簽證,就直接飛來了。而面對這樣的問題,直覺的就回答我是台灣人,連背叛的時間都沒有。腦袋一片空白的我,以為自己要被遣返回英國。

機場人員似乎也不知所措,畢竟 Western Sahara 並不是旅行聖地,加上政治上敏感的因素,其實很少人會來這裡。從來沒遇過簽證問題的機場人員趕緊打電話給他的上司,而他的上司似乎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幸好 Babara 即時應變,打電話給了工廠的廠長,這位廠長在 Western Sahara 是人脈廣泛的人,說著可以幫忙打幾通電話。過了三十分鐘後,機場幾位人員前來告知可以幫忙辦短期的工作簽證,最多可以停留三天。而我終於鬆了一口氣,不用兩手空空的回去了。

這是個平靜加點無聊的小機場,所有人似乎因為這件事情而興奮了起來,三十幾位機場人員幫忙處理簽證,幾位警察先生則不斷找話題跟我們聊天。就這樣在機場折騰了三小時之後,終於搭上了接駁車前往飯店。到達飯店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我跟 Babara 已精疲力盡,相約明早八點吃早餐,便進到自己的房間休息。

飯店窗外的景色

感到畏懼的居民

因為地域關係,摩洛哥受到多種文化影響,從非洲部落文化到伊斯蘭文化,明顯的可以從建築上看出來。強烈的幾何線條,搭配上溫和但繽紛的色彩,與普遍西歐的建築差異甚大。早上搭著對方派送的車前往工廠。

工廠位於撒哈拉沙漠的西側,靠海的原因,風速十分強大,路上隨處可以看見風力發電廠,許多德國科學家會前往此區做研究。前一天住的飯店還是位於摩洛哥境內,搭車前往工廠的路上才會真正入境 Western Sahara,一路上有許多察哨站和配置著武器的軍人,感覺得出來才剛獨立五十年的國家,依然處於十分敏感的階段。

車子先將我們放在當天要入住的飯店,行李都放下之後還有一些時間,我便隻身在附近遊蕩。這是一個只有五百人居住的小鎮,只有一間學校跟一間清真寺,清真寺在每個整點都會敲鐘。很少有亞洲臉孔出現的小鎮,我不知不覺成為了大家的焦點,許多婆婆媽媽站在陽台上對著我指指點點,不以為意的我依然享受著美好的天氣和有趣的建築,拿著相機到處拍攝。

就這樣過了十五分鐘,突然一通電話打來,是 Babara。

「Beryl 你是不是拿著相機在外面走動。」

「對呀。」

「你趕快回來,這邊的人對於相機非常敏感,他們以為你是記者或間諜,是來這個國家搜集資訊的。」

「什麼?」視線快速環繞了四周,所有的居民都在盯著我看。

「警察局接到許多居民的電話,說有奇怪的亞洲女生在到處拍照。」

奇怪的亞洲女生?間諜?甚少前往保守國家的我,頓時有種入侵對方文化與生活的感覺。與 Babara 通完電話後,立刻收拾相機,快速地回到飯店。儘管如此,當地的居民對我其實十分親切和善,感受不出刻意保持距離,或是敵意。

當地居民對於外界文化的了解,多半是來自於新聞媒體,甚少親自接觸到異國的人,帶著一半好奇一半畏懼,讓我聯想到多年前前往印度深山中的村落,也是類似的感受。

當地盛產柳橙

工廠生活

儘管是保守國家,但意外的是,在工廠工作的所有科學家們都是女生,而負責打掃、或是搬運工作的則是男生們。大多數的科學家們來自摩洛哥的大城市,出身於較好的家庭背景,也都曾經出國唸書過。學術涵養多少使得他們較有自信,大多數的人也能夠用英文溝通。所有的員工們都居住在小鎮中,有些人住在員工宿舍,有些人則自己租房子。

工廠的廠長是個四十歲的大叔,濃眉大眼的他看得出來年輕時十分俊俏。曾經有過日本女友的他一見到我就講了幾句日文,而我則客氣的回應道我不是日本人。有些人對於這樣的舉動會感到十分冒犯,認為是種族歧視。但是感受得出來他並沒有冒犯之意,算是個熱情又誠摯的人,也在機場危機時幫了我許多忙,因此不打算多說些什麼。

工廠就位在沙漠中,除了風沙之外並沒有任何風景。工廠的整體運作完全使用天然發電,養殖藻類的水是從旁邊的海水抽取,而藻類需要的陽光跟風力完全由沙漠的氣候提供。工廠的地點可以說是近乎完美,接近完全零污染的生產過程。而在工廠內工作的人們都十分快樂。或許是因為工作內容對社會帶來許多正面貢獻,又或許是因為小鎮的生活文化偏悠閒並且溫和,大家滿面笑容,真摯並且快樂的笑容。

整體拍攝過程十分順利,在沙漠中不管如何取景都有一定的美感,也終於達成了異國出差的夢想。比起單純旅遊,對於有目的性地前往一個地點,讓我更有滿足感,某種程度也更能了解、接觸到當地文化。雖然許多人認為這樣的旅行有格外的壓力,但這或許是屬於工作狂的浪漫吧。

原文出處:在倫敦的平面設計師生活(四)第一次出差,摩洛哥
更多資訊:ISSUE|倫敦平面設計師奇遇記

不可轉載
Beryl Wu
Graphic Designer, Based in London
Graphic Designer, Based in London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COMMENT

期待下一篇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