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樂音消弭文化邊界,讓世界音樂成為彼此友誼的橋樑!

Editor's Note
世界音樂(world music)泛指具有各國文化色彩的音樂,辦在台灣的世界音樂節更讓所有聽眾在為期三天的活動中,可以一口氣接觸橫跨四大洲不同文化色彩的音樂,能聽著各國的音樂隨之搖擺,因為語言、國情的隔閡也將在異國音樂中消解。

世界音樂,從字面上最簡單的解釋就是來自世界各地的音樂,也是西方流行音樂用以代稱民間音樂(folk music)、民族音樂(ethnic music)等非西方流行音樂的集合詞。世界音樂不單僅指傳統民族音樂,就連現代流行音樂風曲的地方性色彩音樂皆符合世界音樂的定義。

世界音樂@臺灣」台灣的策展人于蘇英在接受我們專訪時曾如此解釋世界音樂:「用該國家語言及樂器甚至是表演元素所呈現、演唱、演奏的音樂就可以稱為『世界音樂』。」因此可以理解到,世界音樂其實並非是一種類型音樂的代稱,而是集合性名詞。

但也不用覺得我們好像與世界音樂很遙遠,其實台灣也有世界音樂!例如廣為人知的重金屬樂團閃靈,他們音樂的特色是會使用台語演唱,歌詞融入台灣歷史神話、政治議題、民間傳說元素,曲調旋律融合演歌、臺灣小調,甚至是加入二胡、嗩吶、三味線等具有民俗音樂色彩的樂器。例如 2008 年發行的《十殿》,以台灣二二八事件為背景,描述一位少年闖進地府偷竊生死簿,以控制陽間生死保護夥伴性命,此專輯反映著強烈的台灣文化特色,非常值得一聽。

閃靈專輯《十殿》

若想要聽到更多國的世界音樂的話,其實不需要到國外才能享受世界音樂,在台灣也有這樣的機會,世界音樂節從 2016 年開始舉辦,今年的陣容更是多元絢麗,表演團隊橫跨四大洲,從印度、墨西哥、蒙古到愛沙尼亞,各國音樂百花齊放。這次活動亦有跨國音樂團隊,如剛獲第 30 屆金曲獎提名的琵琶演奏家鍾玉鳳,與瑞典的民謠團體 SOTALI 共同打造出跨地域當代民謠新語境。

2019 年世界音樂節海報

台灣演出團隊更是令人驚艷,曾獲金曲獎的原住民歌手阿爆,客家搖滾代表的黃子軒與山平快,南方台語民謠搖滾的謝明祐與麵包車樂團、展現部落音樂文化的陳建年、吳昊恩及南王姊妹花,書寫台灣農村、土地經驗的農村武裝青年等共 11 組臺灣團隊。其中我非常私心期待著農村武裝青年,他們時常以音樂聲援社會議題,用台語唱出對土地的情感與看見的不公不義,例如他們的代表歌曲〈白鷺鷥〉就唱出土地污染、資方壓迫農民的狀況,他們用音樂正直且鏗鏘有力地喚醒大眾對議題的意識。

農村武裝青年/取自農武粉專

世界音樂節的策展人于蘇英在官網說道:「音樂是一座友善的橋樑,跨越了陸地與海洋,透過耳朵與身體串起世界的情感、情懷與情調,在地球屋頂下,音樂是最真誠的朋友。」相信在世界音樂節中,能感受前所未有的文化衝擊,並聽著各國的音樂隨之搖擺,因為語言、國情、文化的隔閡也將在音樂的交流中逐漸消融。

Oliver
「おれ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ジョジョ──ッ!!」在1998年被DIO大人臨幸之後成為吸血鬼,平時厭惡陽光,喜愛陰涼處,睡眠需求比人類長約三倍,好逸惡勞,好飲食,從成為吸血鬼之後尚未曾有飽足的一天。
「おれ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ジョジョ──ッ!!」在1998年被DIO大人臨幸之後成為吸血鬼,平時厭惡陽光,喜愛陰涼處,睡眠需求比人類長約三倍,好逸惡勞,好飲食,從成為吸血鬼之後尚未曾有飽足的一天。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 美國男性很討厭做環保?背後其實是恐同心理在作祟!

    在美國有個文化是認為做環保這件事情很「娘」,甚至衍伸出「Too Straight To Recycle」的說法,在這種文化的背後其實是恐同的心理在作祟,環保行為與陰性氣質的連結造成異性戀男性排斥做環保。

  • 「台」味歌曲正當道,獨立音樂背後的本土意識尋根

    近年來獨立音樂盛行,大量使用台語創作的歌也捲起一陣浪潮。過去「台」味的負面意涵,因為這世代台語歌曲的復興,轉化為大眾文化,「台」的標籤也重新被擁抱。「台」的流行並非偶然,而是台灣本土意識的復興,台語的流行只是重建台灣本土性的第一步,而我…

  • 讓穿內衣跟化妝成為一種選擇,韓國女性主義運動現正發酵

    韓國的無胸罩運動、掙脫束身衣運動等等的女性主義運動逐漸發酵,在性方面相對保守的韓國中,這意味著韓國女性試圖奪回自己身體的話語權,不再讓大眾的眼光掌控女性身體的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