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迎接秋天的夏末, 用詩和底片記憶夢境與日常生活

Editor's Note
是設計師、攝影師也是寡言的詩人,在他眼裡平凡而樸實的生活點滴,都能夠透過觀察而轉化為一張張訴說著故事的底片,或是一首悠長的詩。透過這篇文章,感受季節微妙的轉換之際,拾起曾經遺忘的,也珍惜一直記得的回憶。

我是一位平面設計師,上班的生活是十分平凡的,改稿修圖天天重複著,習慣在這些淡然的日子裡,用相機或是寫字記錄起那些難以掌控的行為與情緒,猜測身邊人類的動作,迅速在手機文件夾裡打上:「時間.日期.天氣:傾盆大雨」。偶爾帶上膠捲,用影像記錄這樣的生活,窺看現實的一切,發掘有趣的事物。那些接連雨水不停的時節,我想起跟夢境還有回憶有關的字句。

在迎接秋天的夏末
被掀起另一層薄薄的膜
連續的幾場雨夜裡
幾乎是聽著雨聲入眠
淺淺的夢低喃著秘密
搭配潮溼的節奏
記憶被赤裸的攤開了幾次
揉揉眼睛的清晨裡
想起涼爽的秋風
和一些細枝末節
而我才正要甦醒

上班族的日常是規律的複製著

生活的擠壓,使記憶麻木

每天八點五十二分進辦公室,往公司的路程大約十五分鐘。習慣在這段路程裡的第六個紅綠燈停下來享受 91 秒的等待時間,看上班族不疾不徐地穿過人行道,或對面剛買好一杯熱咖啡另一手提公事包的業務員睡眼惺忪的神情,讓靜止的 91 秒特別和緩。

開啟今日工作事項,迅速播放想聽的第一首歌,整個上午畫圖之餘意識到秋天要來了,夏天還是黏膩又任性地擁抱著,好像記得前一晚零碎的夢境,被雨打斷了幾回,想起幾個文字就往手機文件敲打一回。等待驗稿的時間冗長到可以佔據整個午後,重複開啟檔案、複製、貼上,擔心右手隨時會發作的肌腱炎,戴上護腕和筆刷,纏鬥至傍晚。

周圍的朋友和家人常說自己是個非常健忘的人,時常忘記下班後要列的待辦事項,例如,忘了該去黃昏市場買的食材清單、忘了下班後每一天的騎行路線,但是最近喜歡繞過書店,也會記得要減緩速度的慢慢騎過巷子。近期的生活潮溼得讓人記不起事,或許是雨太滂沱了?但為何如此,卻也想不透。是不是被擁擠的城市傳染了什麼毛病?

很多人事物在腦海裡有些是濃厚的一團霧,有些只是黑影

健忘不是壞事,能夠想起的事情都值得珍惜

沉睡與驚醒之間,夢的交替使我淺眠,夢境內容讓人想起被遺忘或是不願想起的事情,當記憶突然被掀開的時候會有點震驚,啊!原來它還在那裡呀!

像是在你耳邊悄悄的低語著。記得某些從身邊離開的眼神、兒時的溫暖懷抱還有充滿皺紋卻強而有力的手掌,還有一些笑聲帶著青春的氣息,深愛的人們微笑時嘴角上揚的角度,眼角瞇起來時擠出的細紋是幾條,來來回回的所有細枝末節,通通拼裝在一起,重新出現在腦袋裡。

夢交錯的瞬間雜亂無章,像碎片也像失焦景象

透過觀察一點一點累積夢境與現實交錯的記憶

不管在記憶深淺的什麼階段,依然熱衷於回顧並拆解突然想起的夢境與相關的記憶,組合在清醒的生活中,但在某些時機卻被遺忘了,這些事情重不重要,我自己也不曉得,想起之後就默默地收集起來,將記憶攤開來看。常被說自己是個很健忘的人,但不是真正的忘卻,而是一時半會兒的遺落,因此而被誤解,對於「記不記得」這件事一點幫助都沒有,因為有些記憶只會適時被記起,部分的人只看見我在觀察或是發呆而已。

留住的記憶當你想起時,像美景在腦袋裡漫開

於是,默默的記住變成有點可悲的一件事,他是一層薄薄的膜蓋在記憶上的,只願意適時的且溫柔地記起來,痛苦就遺忘,將記憶推向深處,我想,這些都不重要,情感會留下痕跡,關於某部分的記憶使人珍惜,醒時揉揉眼睛,寫下這首詩。

Zhiruwen
灰湖綠加一些霽青組成的,眼裡有霧
灰湖綠加一些霽青組成的,眼裡有霧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