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_封面_3948080
Feb.11.2019

埋藏在長女心中,想傾訴已久的心底話

我是家裡的長女,更是所有親戚中最年長的,隨著年紀增長,當老大的在家中總是要有種「萬事 OK」的成熟度,聽話、懂事、負責任等等的名詞絕對是必備的條件;這些諸加在我身上,各種情況或是煩惱,時而讓我有苦難言,時而又是一種甜蜜的負擔。現在,我想跟你分享身為長女,心底的秘密。

eldest

無形的期望,身負重任的使命感

我的爸爸是老大,而我的媽媽也是長女,作為哥哥姊姊的他們,想必對我都有著「長孫」的期待;要他們說希望我長大成為怎麼樣的人,他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在這樣的期許眼光下,慢慢積累成我做任何事情都必須兼顧著他們的期望,以及在大家族中最重要的「面子」,我學習各種老大應該要的樣子,學習、讀書、才藝等等,都盡力做的有模有樣,或許長女的角色就是承載著所有人的期待,一個很難被改變的事實。

有時我也會想著,假如父母望女成鳳的期待,變成一種必須時,我又該怎麼成為心之所向的模樣?但必須說,我還是很喜歡現在自己的模樣。

eldest (3)

從小我和媽媽感情就很好,因此我還常常被賦予「垃圾桶」的角色,專門回收媽媽的各種負面情緒。這樣聆聽者的一職,絕對不會輪到我的弟弟。或許有可能是因為女生之間比較有話聊、容易相互理解,不過我有時也會憤憤不平,為什麼我一定要聽這些不屬於我的痛苦和悲傷?我媽這時就會說:「因為你是姊姊啊!」就因為我長大了,到了聽的懂這些悲苦的年紀。我的天啊,真令人沮喪。

eldest (1)

公主變保母,包辦大小事的無奈

如果你是老大,一定會遇到洗碗每次都是叫你、壞事總先喚最大的;沒錯,這些父母沒由來的「老大理論」一直存在我 20 歲以前的生活裡,適用在我與差三歲的弟弟身上,屢試不爽。

小時候弟弟不太愛說話,舉凡任何要「開口」的場合狀況,都由我發聲。親戚問起念什麼學校、大學要上什麼系、有沒有交女朋友等等,都要由我代勞,而所有事情我最痛恨的就是點餐。弟弟總是會逃脫要向店員點菜、打電話訂餐的工作,可是明明我也不喜歡跟陌生人說話、明明我也很害羞,這些「明明我也⋯⋯」都無法成為我不做的理由,因為我不做就沒人做的想法,使這些行為成為必須的。

eldest (4)

如果說現實層面,又更加明顯了。比弟弟早三年出社會,有工作的我自然要替家中分擔費用,在金錢上較為寬裕之下,我常常會掏出錢包,「援助」弟弟。因為個性害羞、不敢為自己爭取,弟弟雖說不會像電影裡那種廢才像爸媽討錢,但卻偶爾會對我露出求助的眼神,這時我就會說出一句英雄式的台詞:「不夠,跟我拿!」

難怪,只要我們一同出門,弟弟他就絕不會帶錢包了。

承襲一股體貼,來自遺傳的溫柔

在小學時,我就知道我有著「凡事照顧他人」的靈魂,而如今快要 25 歲了,我依舊如此,有著稱不上熱愛也不到討厭的個性。成熟總是帶有比別人能洞悉事情的心思,然而這大概是遺傳到我的媽媽,一個每每都提醒我要體貼別人,最後不忘說一句「我也是這樣」的媽媽。

媽媽是上那一代的長女,與兄弟姊妹差距不小的她,肩負著照顧他們的責任,養成了凡事盡心盡力、別人為重的性格;如此的她,默默的影響了我。孔融讓梨的故事大家肯定不陌生,我與弟弟之間很少遇到要禮讓的狀況,現在細細回顧,其實我總是先說「我不需要」,代替「沒關係,給弟弟」。對長女來說,很沒什麼的事,不知不覺就養成我先設想到他人的性子。

eldest (5)

如果身在家中,偶爾還能拒絕「體貼」幾次,到了外頭的場合便無法了。媽媽那邊的親戚非常的多,是每年大年初二都要席開 5 大桌才能夠做得下的人數,這個所有人都在的時刻,想必也是各家小孩展現個性與成熟的表現機會,那麼我體內的「媽媽性格」就會被開啟,同桌的人勢必會吃飽喝足,絕不會餓著。

如果轉頭看看,相信我的媽媽也正跟我做著一樣的事。

eldest (6)

如是,不管怎麼樣,我還是想當我家人的天空。即便我不能永遠都設想周到、扛下危機,但卻可以享受著被需要、看重的每一刻,或許這就是一種微妙的平衡,來自家庭裡不可取代的絕妙關係。

辛蒂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一。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一。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