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態 -讓我們在重覆的世界中尋找最真實的我們,讓攝影給自己做回最誠實的自已

Reinpastgraphy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reinpastgraphy/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reinpastgraphy/

病態
http://cargocollective.com/reinpastgraphy/12115248
sick_03

無奈是這裡創作的人越來越多,但擁有靈魂的卻越來越少。從前,在這裡充滿著很多擁有溫度和靈魂的照片。決定在這裡進行自己的創作,也是因為昨日在這裡的照片中感受得到的溫暖。某一天,這種微溫漸漸失去,換來是一段冰冷而自困的距離。從前因為對自己所出生的城市失望而來到這裡尋求答案,可惜漸覺這裡舊日經已不復再,換來只剩下和昔日離開的城市相同模樣的病態。

某一天,我們突然去了擁抱外國或是日本的攝影。在自己口中總要能說出幾位外國大師的名字,然後還要說著自已的攝影是受了那位大師的啟蒙;自己帶著相機走過世界那些的地方,拍了那些驚艷之作回來。某一天,我們突然認為在外國諗攝影回來的一群是很厲害的人;然後突然發現我們的攝影履歷也需要擁有外國獎項的加持;就不理會當下是甚麼類型的攝影獎項,也紛紛投進金錢購買入場卷。突然某一天,我們發現了原來某一類拍攝的風格或某一類人像項目能夠被定義為美,能夠吸引別人的目光;我們就紛紛模仿這一類照片的模樣。某一天,我們突然很重視照片的輸出,發現了某一家店的輸出能替照片錦上添花;我們就紛紛找同一家店協助。

一瞬間,迷失的我們就好像尋找到一條成功的方程式,只要我們跟隨這一條方程式的內容,就能讓我們走到別人眼中所謂的成功;我們複制了這一條成功方程式的內容,我們模仿了表象,拍下了讓別人肯定的照片。但後來的我們就仿如從來也沒有發現,我們已經和其他人越來越接近,接近得已經無法在照片中分辦出自己的模樣;就只有沉輪在追求瞬間得到別人眼光肯定的慾望中。

sick_01

不知道從那時候開始,複印這一種病態,漸漸在這個城市中蔓延。不知道從那時候開始,這城市的我們,為了得到別人眼光的肯定,而甘願複印著這個城市需要我們重複的行為。出生,上學,工作,結婚,生兒,老去,死亡。不知道從那時候開始,上一代的成年人總會故勵成長中的我們模仿著某某;然後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當我們不再願意模仿某某或做不到某某時,就被強加失敗這一詞在我們的身上;讓失敗去詮釋了我們的未來和命運。或許因為我們的害怕,又或許因為我們的貪婪,又或許因為我們簡單只想存活;我們就不知道從那時候開始,不知不覺地學習複印。由參考到學習,從學習洐生模仿。有一天,我們發現了能夠在模仿中得到好處,我們就漸漸對模仿產生了慾望,渴望把模仿的好處據為已有;最後我們欺騙了自己,用謊言洗擦那些在模仿後據為已有的證據,然後理所當然把複製別人的當成自己的創作。我們仿如擁有了一切,卻不知不覺地失去一切;一種用靈魂來交換慾望所想,如病態般無意識地在這個城市中蔓延。

sick_02

這世界充滿著崇拜,視體制為真理的人。無知的我們,活在一個一同睡眠的世界裡。當其中一人夢醒,察覺真相並非如此時,旁人就會引導這個人繼續裝睡;但當控制不了時,裝睡的人令願相信體制的正確,群起而攻之這個說出真相的人。

有時候總會覺得,當不跟從這個大方向,這裡就無法給你這位外來的人一個容身之所;沒有投進這病態的行列,或許在攝影的路上無法走得更遠。

在攝影路上總會聽到別人說:好的攝影就不需文字的存在;然後大家視之為真理而確信,拼命轉進這句說話的迷思裡。但我們仿如從來也沒有去細想攝影和自己的關係。一支筆,在不同人的手上能夠演化成不同的模樣;文學家,小說家,作詞家,劇作家,畫家,動畫家,漫畫家等等;即使千變萬化,但相同的是,她們也是透過筆詮釋她們內心對自身和世界的感受。透過攝影詮釋內心所感的自已,經常在說希望觀看者先透過她的觀感去感受照片,當擁有了屬於她的想法後,再透過照片的文字解說,了解自己在拍照時內心的想法。這一種相互的感覺,讓自己的照片和觀照者擁有了連繫。而這一種連繫,是自己在攝影中最珍而重之的貴寶;不論是和觀照者的關係,和自己內心的關係,還是詮釋被攝者內心的傷痛。當我們擁有能夠傳遞內心感受的能力時,當我們擁有能夠替別人痊瘉內心時;我們也同時替自己找到出口;在病態的世界中尋回最真實的自己。

sick_04

從前,這裡的照片充滿著是擁有溫度的靈魂,每一個人也有著希望能夠拍出讓別人感動的照片的心。這一年,這裡充滿是這島嶼給予島上每一個人的一份自信。這一年,正是懷念底片的年代,正是自己眼中關於這島嶼最美好的年代。或許念舊的我們是註定失敗的,因為真相是現實的我們從來也只喜歡表象的形相。關於情感的表述和詮釋,一切也只是我們自己一廂情願的事。但在茫茫人海的生命中,能夠找到一種可以承載自己內心和詮釋所想的載體,直到逝去,已經是一份小確幸。往往來到擁有一切的最後,我們才發現,拍一張屬於自己的內心照,卻是最難做到的攝影。在這病態的世界裡,誠實地做回自己,卻是最難做到的一件事。

sick_05

病態
2016. 10. 10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Photography 藝術攝影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