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想像

因為日出而泛淚

看遍清晨百態仍舊善感

 

此生化為紮根植物

是上輩子窮追日光的業果

只能信仰晴天

忘記自己仍有影子

隱約想起

將醒時丟出的長木杖

現在鄧林是什麼模樣

這裡已然蒼蒼

 

在荒地白頭

即便一心人的去向未果

所有相同命運的芒花

都在搖曳一綹白髮

詩經開篇浮成水籤

後來的我們無論在水一方

還是在天一涯

始終對著無邊洪荒

呼喊他的去向


草山逐漸蒼白,選了條人少的路徑去觸碰芒草。

柔韌的樣子就這麼過了千年,聽風聽雨任憑陽光發落到每個角落。將他們幻想成夸父轉世,或許是因為他們都有一種鍥而不捨的內在力量,始終不曾被世界削弱。

每一株都是原來的他也都已經不是自己,蒼茫之海年年繼起,不解之緣夜夜萌發,遼遠世界裡的追尋百態,到了這裡好像只剩一種迎風姿態。

喜歡他們靜定與任命的樣子,生而為人能再像他們一點,耐心更熟爛一點,或許命運就快要有什麼不同。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Literature 文學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