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l me your story:帶來德國消息的單車旅行者

雖然為數不多,但我遇過的單車旅行者都非常瘋狂。他們各自騎行,行徑卻大同小異,例如不使用金錢、生病不吃藥、熟悉取得水源的方法、能分辨食物好壞等等。

前幾天我和一對德國波蘭情侶約了見面,當他們出現在我面前時我非常驚訝,他們長得太人模人樣了,完全不似我之前遇過的 cyclist,各個長得像街友。

簡單打過招呼,他們說:「我們能單純聊天嗎?還是你有你的傳統,這樣的話,我們就坐旁邊看你喝咖啡。」

我不是第一次遇見 cyclist,表示能請他們喝咖啡,他們也無一例外地斷然拒絕我,於是我們找個廣場坐下,抱著罐子喝起在公園裝的水。

他們剛從都柏林騎過來,騎了快 170 公里,兩個人神色都有些倦,但仍堅持花時間和我聊聊。我問他們今晚打算宿在哪?他們說有沙發主寄邀請,傍晚就要動身前往 killkenny。

我愣了一下:「那不是反方向嗎?」

他們聳聳肩,很不在乎地說:「再往回騎就好了。」

他們說我的公告非常有趣,他們特別喜歡『歡迎聊一些無聊的事,例如政治和歷史』那一行,為了這個,他們非得騎過來和我聊聊。

我們花很長的時間聊彼此的家鄉,Marta 特別熱衷和我分享波蘭,只因為我在她說到波蘭人的同時,喊道:「蕭邦的故鄉!」
她很高興,歐洲的國與國之間太接近了,講到波蘭,大家只想到波蘭的大量移工。

我告訴他們,你倆的裝備真的太高級了,還是我唯一看過去沙發衝浪的 cyclist,Ben 拍拍協力車上的包說:「我們也紮營,因為有些沙發主不能接受我們用他的鍋子煮撿來的食物。」之前的 host 見他出門回來扛一麻袋,一問之下,是從市區垃圾桶撿來的食物,臉當下就綠掉。

「在那次之後,我開始在 profile 標明我們的食物來源。」

「而且去垃圾桶撿食物是 Marta 的工作。」Ben 接著說,「她去撿,就是肚子餓,我去撿,就是偷他們的東西。」

我們笑得東倒西歪。

當我們聊到德國最近反外來移民的問題,Ben 沈思很久,期間我的腦中掠過幾件事,琢磨著該怎麼說,台灣報導這件新聞時,重重提起輕輕放下,對近半年來,德國的政局板塊與民心震盪甚少提及,所以當我在台灣提到這個議題,多數人都是冷嘲熱諷,認為德國人再怎麼掩藏,骨子裡還是種族主義。

但我總覺得不是這樣的,不是因為我碰過的德國人都非常善良,而是接納上萬難民是個多麽複雜而沈重的擔子,德國本來就有土耳其的問題,大可不必再讓中東難民參和進來,有些台灣人遊完歐洲後,說法國和德國多了難民變得更亂更髒,還是英國漂亮。這是非常不道德的,有的國家願意大量庇護地球另一處正受牄害的人民,你卻嫌你相機內的風景受污染了,那這個國家在人道精神上糾葛就不是你能隨便評說的。

就像以往我問過的所有德國人一樣,Ben 花了很長的時間闡述他的心境,每一段聽起來都充滿矛盾與衝突,最後他說,去年九月,德國人是捧著鮮花在火車站迎接上萬難民赴德的,但僅僅三個月,科隆跨年夜,一夜間,整個德國的情緒便風雲變色……。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Culture 文化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