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

20160914135509

彗星降落以前

夢到你就是答案

命運來臨以後

遇見你盡是等待


電影已經結束,卻仍在原位久久不能起身,想起了自己的也曾有過重章複沓夢境、尋而不得的困境,那些幽微的情緒在這已臻完整。

冷靜以後,發現自己對於「名字」的概念陷入著迷,決定翻開筆電一打為快。

源自於小時候對神隱少女的記憶:名字在千尋以及白龍身上,都是一種身份的辨識、片面的自我,甚至和活過的經驗相互綁定,也因此白龍耳提面命著千尋不要忘記自己的本名,那就是回到現實世界的籌碼。

名字不只是在電影中扮演要素,從文學角度來看:「名字是我們這輩子,寄居天地間的符碼。」前年文學史課上,老師帶我們看了〈精衛填海〉這篇簡短神話,給出這樣的結論。死後脫生成鳥的炎帝之女,「其鳴自詨」為的是告訴命運:死亡沒有剝奪什麼,命運也沒有打倒我,我始終唱著自己的名,是要告訴這個世界,我在這裡。我叫精衛,死而不死。

到了新海誠筆下,牽絆他們倆人最深的便是彼此的名字了,明明只是一個名詞、暫時符號,卻擴大化地涵蓋了整個「人」,記住彼此的名字,將會引領兩個生命的世界,永遠不同。

而夢與現實的錯置,在文學作品中也是經典的書寫手法,莊子為其淵藪。「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是我夢成了蝴蝶,還是蝴蝶夢成了我?這樣的質疑,似乎鬆脫了直觀世界的根本,從此之後,文學世界有更多可能滲漏進來。

看著電影情節中他們倆無預期的用夢境交換彼此的部分人生,有著與莊周夢蝶相像的隱喻,到底哪邊是夢哪邊是現實,甚至兩者皆是、兩者皆非?尾聲,他們在「黃泉世界」與原本世界的空間交界以及「逢魔時刻」的時間間隙之間,終於相遇,然後不得已的交換掉自己最重要的東西,腦海中就此抹去彼此的名字。這是否就像是一種死亡與轉世?過了奈何橋以後,今生再見。

gjr9yzm

夢境與現實常用來指涉生死,明明仍舊前進的人生,重要記憶卻已經剝除,這與下輩子的開始又有何異?是啊,我們都在不可抗力的命運裡矇眼爬行,能不能遇到他從來無法確知。

在還沒找到對的人以前,在快要投降命運之際,偶爾說服自己那個人正在迷路,這個世界太大也太小,我們怎麼遇得到彼此?看完這部電影後,單身者可能會在心底暗自希望,那個遠方沒了記憶後的他和自己都不要放棄,讓命運把從前拋出的組扭結繩越捲越近,那時就要相見。

電影中的兩人又過了五年才找到彼此,現實世界的我們願意等下去嗎?在現實社會之中可能還更為複雜與漫長。暗自佩服他們對自己直覺的確信,以及寧缺勿濫的堅持,畢竟這世界太容易感染寂寞,找到好像不太對的人取暖完全無可厚非,而他們始終沒有放棄。也或許是歷盡千帆皆不是,才讓自己更加堅信對的人尚未出現。

現在擁有完美戀愛的人兒啊,可能你們都繞了整個世界、轉世了幾個宇宙才找到彼此,記得要好好緊抱著這樣溫暖的幸運。原來在這個地球上相愛的機率這麼微乎其微,經歷了這麼多困難,才終於相擁。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Drama 戲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