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利讓台灣人太痛苦,社會卻教我們要痛苦並驕傲著

一個社會是否功利,只需看他們如何生活。

台灣很少人懂得什麼叫生活。事實上,working holiday 是談論台灣功利非常好的例子。打工旅遊旨在增廣見聞,旨在取得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我們的社會偏讓它染一身銅臭,對於打工旅遊的第一個反應都是:能賺多少錢回台灣?只要上教育部青年發展署的官網,看看每一年得獎者寫得什麼文章就明白,出了國,還是整天向錢看齊,拿著 working holiday visa 出去,做滿前半句,意淫後半句,覺得自己巨大進步了,事實上除了錢包,甚麼都沒有改變。在台灣你愛錢,出了國你還是愛錢,經過了打工渡假,你只是變得更愛錢。

大家最喜歡拿資本主義掛帥來解釋我們的功利,但歷經 16-18 世紀重商主義的歐洲各國,生活也沒有追趕金錢的急迫感,台灣是你追著錢跑一半跌倒,後面還有人從你頭上踩過去。

台灣人的物慾高得不可思議,而物慾要有金錢支撐,所以我們互相比較誰掙得多,並認定掙得少的那個人必然不快樂,我們有多少人能享受無入而不自得的快樂,理解錢不能沒有,但不必太多的道理。可笑的是,歐洲也不乏恨透自己工作的人,他們一邊痛苦地翻著帳本,一邊安慰地說:至少還有存到錢。在歐洲,這種人被認為既悲觀又不勇於改變,在台灣,這是企業愛用、吃苦耐勞的好棒棒員工。

雖然台灣工總已經告訴大家,不要再拿歐盟國家跟台灣比了,但你不拿個國家來對照還真感受不出來,原來台灣的功利早已超英趕美。當別人把錢當作前進理想生活的手段,我們把生活當成追求錢的鎮痛劑。王爾德說:生活是世上最罕見的事情,大多數人只是存在,僅此而已。會不會過生活,和錢沒有相對關係,我在歐洲認識的每一個人,從打零工到旅館大老闆都非常會享受生活,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我們的社會認為沒錢就該活得蓬頭垢面,人家偏偏過得春風得意,你笑人家晚年不保,人家還笑你傻呢!

有人說,什麼叫會過生活?小確幸能叫過生活?我得說,台灣社會逐漸把小確幸往貶義詞的方向帶,解釋成國人生活太不美滿,導致微小的事情都能產生巨大幸福感,這也是近年來企業大老最愛用來威嚇、貶低年輕人的字眼,其實小確幸是個突破口,我們的社會終於有一群人,正視「簡單」、「自然」可以作為一個人的幸福,而不是老一輩所推崇,「高薪資」、「高地段」、「高成就」才算得上幸福。我們太容易被社會恐嚇了,社會吹捧金錢,說有車有房才是成功的人生,所以我們一頭栽進這個金錢與物質的系統,汲汲營營,深信不疑,我們明明恨透了自己的工作、恨透了無限循環的生活,卻不敢跳出這個社會觀正確的系統,我們一邊痛苦、一邊對脫隊的人說:哈哈哈,以為你多不一樣,不也買不起 iphone 嗎?

Clint Red
Clint Red
多點錢 未來多點保險
畢竟社福沒歐美完善
小

作者家庭經濟狀況是在水平之上,所以有這樣的文章不意外,看完我只覺得富者恆富貧者恆貧。不過整體還算是療癒,失意者可以以此安慰自己。
莊俊琦
莊俊琦
很寫實 喜歡小編的直率風格  
羅賽爾伯爵
羅賽爾伯爵
快樂不一定要有錢,但可惜社會的荼毒太深,能夠想通的人有限。
FLiPER
FLiPER
創造自己無法被金錢取代的價值,更勝於抱怨這個社會太功利,一起加油吧!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Issue 時事議題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