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驚豔魁北克:未來臺灣的遠方參照》少年 Pi 的家,從臺灣之光到魁北克

李安拍了《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導演獎,成為大家眼中的「臺灣之光」。《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是影史上的傑作,可以從特效、意境、美感、宗教與哲學等不同方面加以討論。

我對其中的美感和意境感到佩服,也欣賞不同層次的哲學意涵。除此之外,我也關心故事的背景、文化與認同,以及原著的作者楊‧馬泰爾 (Yann Marte),為什麼呢?

書中呈現的文化相當多元,少年 Pi 出生於印度的朋迪榭里(Pondichéry),是一個說法語的地方,印度雖然由英國殖民,但還留下四個港口給法國,後來這四個城市透過公投,加入獨立後的印度。

少年 Pi 的一家人從法語的印度坐上日本人的貨輪,飄洋過海準備到加拿大,故事脈絡中充滿各式各樣的文化和國籍。 Pi 與作者馬泰爾在電影裡聊天的地點,就是我居住的城市蒙特婁。少年 Pi 歷經海上驚魂,沒有回到故鄉,來到加拿大魁北克,成為新移民,在此娶妻生子。或許少年 Pi 的原生文化、認同都消解在海洋裡,在魁北克落地生根。

魁北克就是這樣的地方,從四面八方來的人都在此找到新故鄉。非常加拿大的《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楊‧馬泰爾的雙親是魁北克人,所以他雖然在西班牙出生,卻在法語的家庭中成長。由於雙親是外交官,他從小在不同的文化環境中穿梭,成年後也在不同的國家旅行和工作,宛如一個世界公民,將文化間的藩籬都予以屏除。

但是,馬泰爾並不認為他是沒有文化認同的人,反而覺得《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非常加拿大。他在接受訪問時說:「加拿大是一個廣大的國家,足以鼓舞你的創作靈感;同時也是世界上最好的飯店,歡迎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對於他而言,加拿大就是世界,是文化交會的地點,但當記者問他是否是一個世界公民,他說:「不,我是加拿大人,我不相信有人是世界公民,每一個人都是來自某處,根植於某個文化中。」馬泰爾認為只有加拿大這樣的國家與文化環境,才能成為多重文化交會的地方。

成年之後的馬泰爾住在魁北克的蒙特婁,是父母的故鄉,在法語的環境裡,他用英文書寫,卻以魁北克作家自居。馬泰爾的《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獲得魁北克作家協會的 Hugh MacLennan 大獎,獎項主要提倡和鼓勵魁北克的英文寫作。馬泰爾曾說:「英文是最能表達生活細微的語言,但法文是最貼近我心裡的語言。」

他的家庭是魁北克相當早期的法國移民,自言在魁北克遇到主張魁北克獨立的人時,自認為是加拿大人;而在周邊都是英語的環境中,卻覺得是魁北克人。

在加拿大建國的過程裡,法國移民與英國移民兩種文化長期在尊重、容忍和協調下,形成各種認同。以法語為母語的魁北克人中存在著以英語寫作的人;在英文的環境中也有歌手以法文演唱。文化的交流或許有衝突,但加拿大的制度使得不同的文化得以在協調中獲得一定程度的平衡與穩定,不採取同化或是美國「大熔爐」方式,而是並陳、具備各自的獨特性。

對於移民,加拿大政府並不歸化他們原來的認同,在這個世界上族群第二複雜的國家裡(第一複雜為澳洲,但澳洲「白澳政策」的歷史使得種族間的問題始終揮之不去),不同的族群過著他們原來的生活,有些人甚至只會一些生活上的英語或是法語。

多倫多或許可以說是世界上文化與種族最紛雜的城市,一半以上的居民不是在加拿大出生,以日本、韓國、中國和印度等亞裔移民居多;而蒙特婁面向歐洲與非洲,族裔從東歐到北非的各種人都有。馬泰爾稱加拿大為「加拿大旅館」(Hotel Canada):「一個暫時且缺乏忠誠的居所。」

加拿大政府的移民政策是開放的,透過移民促進經濟成長,在大量移民湧入的過程中,對社會難免有衝擊,但相對於歐洲國家的種族主義和黨派,加拿大各種族的關係較為和諧,因為國家保障和促進文化的多元性。 怎麼看加拿大和魁北克的關係?

魁北克人以民主的方式爭取獨立,聯邦透過溝通並給予利益等政策,一方面保持加拿大聯邦的完整性,一方面也確保魁北克文化的特殊性。對於馬泰爾── 魁北克人,同時也認同自身是加拿大人── 魁北克問題也是重要且揮之不去的問題,他是怎麼想的呢?

二○一二年出版的《史蒂芬‧哈普讀什麼?楊‧馬泰爾推薦總理讀的書》( What is Stephen Harper Reading? Yann Martel’s Recommended Reading for Prime Minister ),馬泰爾從二○○ 七年開始每兩個星期寫信給加拿大總理史蒂芬‧哈普,關心加拿大的政治、文化和宗教,也關心魁北克議題,在談到加拿大與魁北克的關係時,馬泰爾建議史蒂芬 ‧哈普閱讀《小王子》。

小王子與狐狸的關係,就是馬泰爾認為加拿大聯邦政府與魁北克政府應該維持的關係:

「我在找人。 」小王子說:「什麼叫『馴養』?」
狐狸說:「那些人嗎?他們有槍,他們打獵,這很討厭。但他們也養雞,這是他們唯一的好處。你在找雞嗎?」
小王子說:「不,我在找朋友。什麼叫『馴養』?」
「這是件被遺忘的事。」狐狸說:「馴養就是『建立關係……』」
「建立關係?」

或許這多少可以解釋李安為什麼選擇楊‧馬泰爾的書翻拍成電影,幾乎都在臺灣拍攝的《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除了是李安給臺灣電影界的禮物,更深一層說,也是臺灣與中國關係的某種借鏡。加拿大政府或許是小王子,但中國政府比較像是帶著槍的獵人。 「建立關係?」對於臺灣而言仍然是個問號,什麼樣的關係?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學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