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陷產生的詩意:Miroslav Tichý 攝影作品

攝影是受器材影響的藝術形式,就像樂器之於音樂,畫具之於繪畫,影響作者能做的形式技巧以及最後的結果。然則,器材對攝影的影響可以說是決定性的。每位攝影者在入門時必須費一段時間了解攝影原理與器材,並且不斷添購器材,從此可以證明。我們對於器材的思考,可從兩個不同的面向來看,一是器材能在技術上做到什麼,二是我們能用這個器材做到什麼,或能產生什麼詮釋與意義。前者是科技問題,後者是美學問題。

2

5

5.1

一張照片從器材到拍攝到沖印,都遵照標準程序,不犯任何錯誤,就保證成為好的藝術嗎?Miroslav Tichý 用自製的破爛相機所拍攝的作品,在 2005 年贏得歐洲攝影大獎,2009 年在紐約國際攝影中心舉辨個展,他的作品顯然顛覆這個想法。他的作品畫質奇差無比,失焦,漏光隨處可見,相紙充滿髒斑汙漬,像初學者的失誤集於一身,即便如此,受注目的程度仍與日俱增。為此,我們可以思考上述第二個問題,什麼構成好的藝術?這個問題異常地龐大,我們就兩個層面來淺述。

38

第一,藝術重要的本質之一是陌生化,藝術透過陌生的形式來喚起我們重新認識對象,全神貫注地重新感受。由於我們太容易對四周習以為常,用固定概略的方式認知事物,未能用不同視角去挖掘意義,無意間陷入習慣的侷限中,自我石化,變得麻木無感。而陌生化迫使我們重新認識這個未知的事物,產生新的詮釋與觀點。相同地,當一種藝術形式或風格大量發展,最後也會使我們的感覺石化,這也是藝術必須不斷創新的原因。

第二,承上而來,我們在攝影中所定義的犯錯,大部分,背後都指向一個預設立場——希望它能夠越接近真實,越接近肉眼所見。如此,我們便把攝影的可能侷限在複製真實的一種技藝,限制了攝影成為藝術的一種可能。Miroslav Tichý 顯然未受到攝影的普遍教條制約,他認為不完美是作品的重要部分,那是詩意的來源。而攝影要達到如此,首先必須有一台爛相機。

19

15

1948 年發生二月事件之後,布拉格藝術學院受到共產黨介入,Miroslav Tichý 不認同共產黨對學院的箝制,於是離開,回到摩拉維亞州的基約夫小鎮與父母同住,但不久又遭受共產黨監管,被視為精神病患,強迫治療。也就是在這個時期,Miroslav Tichý 帶著他自製的破爛相機,每天在基約夫小鎮遊蕩,開始他的攝影生涯。每天拍攝約90張照片,他帶有情慾意味地拍攝小鎮上的女性以及她們的身體,拍攝手法顯然未經過被攝者同意,因此作品常呈現偷窺的視角。他沖洗照片的過程粗率簡陋,因此髒汙刮痕為常有之事。每張照片只放相一張,然後將相紙黏在紙板上,完成他的作品。

4

無論他的草率出於什麼動機,作品最後能夠提供給觀者的詮釋與審美才是藝術的重點。作品中呈現的失焦模糊,是否和我們在不斷流動的現實中,驚鴻一瞥的意象與心靈狀態極為相似?這種失焦模糊,是否更能體現記憶中似有若無的影像,那種努力想捕捉清楚的心靈狀態?配上偷窺的視角,這種生命情境和心靈狀態便有力地呈現出來了,加上髒汙與缺陷,是否更表現出偷窺這件事,並非一種光明正式,應該善加安置的心靈活動?只要反過來想,當 Miroslav Tichý 作品中那些模糊髒汙都不存在的時候,偷窺這個心靈活動還能有力地表現出來嗎?答案便昭然若揭。

13  14

現今例如 LOMO 相機便可說是一種對於缺陷的詩意的追求。使用過期底片,色偏,漏光,暗角等等,使熟悉景象的陌生化,創造出難以預期的結果。這種對於審美的了解,作品產生的審美感受,可以說和 Miroslav Tichý 相似。

tichy1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攝影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