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的西藏難民,和達賴喇嘛在達蘭薩拉相遇

〈達蘭薩拉的故事〉

在印度的時候,我去了一趟西藏流亡政府。

IMG_3133

西藏大哥同子先生,14 歲剛唸完初中的他拿了媽媽給的高中學費,逃家。
從青海到拉薩,三天兩夜的車,穿過一片浩瀚的草原。

我們坐在達蘭薩拉的小店舖,坐落在印度北方的山城,他比劃著牆上的拉薩地圖,說起他的故事。

同子先生剛到拉薩沒多久,就把學費全花完了,加入幫派每晚在酒吧裡流連、圍事,期間認識的藏人給了他一份地圖,十七歲的他就這麼背起行囊,一個人翻過了喜馬拉亞山,沒有嚮導,沒有車坐,只靠手中的舊地圖傻傻的走,曾在山裡被凍到失去知覺,也碰上老虎猛禽,在夜裡的雪地上疾行,走了 28 天,終於抵達尼泊爾的西藏難民中心。

在尼泊爾躲了幾個月,那時藏人被尼泊爾軍方抓到可以拿去中國換錢,花了幾年,跟隨他們的活佛達賴喇嘛, 終於來到達蘭薩拉落腳。
被迫拋棄信仰的藏民們翻越了喜馬拉雅山、穿越尼泊爾,流亡在印度北方達蘭薩拉,建起一個不被國際認可的政府。那裏的藏人們努力學習各種外語,印度文、英文、中文,把受迫害的消息用各種語言傳達出去、甚至不惜用自焚來表達。

流亡政府的藏民們手裡都有一本黃色的難民護照,可以去幾個國家。

但這輩子都無法再回到自己的家鄉,那一大片風吹草低見牛羊的高原。

我想起那天達賴喇嘛走下講台,扶起同樣年邁的藏族婆婆問候身體,婆婆一手搖著經輪,激動地用藏語對達賴喇嘛訴說家常。都是翻了喜馬拉雅山過來的人,雙手歷經滄桑和年歲,觸感還在。

現在的同子先生三十歲,我問他如果有機會再選擇一次,你會留在老家還是流亡, 同子先生點起菸,一邊是放棄信仰的安穩生活,一邊是卻是與親人生死相別的自由,他說他不知道 。
夜深了,他徐徐吐出一口煙,雲霧遼繞在達蘭薩拉。

IMG_3078

(西藏人的五官較為深刻,似乎介於日本人和原住民之間,隨手拍下的三兄弟都非常好看。)

IMG_3235
(在印度出生的西藏小孩)

IMG_3399
轉經輪,流轉千年的信仰
IMG_3328

(最後一張照片與達賴喇嘛握手合影於大承法院)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化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