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不斷的戰鬥 林義傑

相較我們熟悉的超馬形象,有很多人不知道,林義傑踏入鐵人三項已超過 10 年的時間;6 年 5 班的他回想起來,現在鐵人界知名教練田偉璋、賴曉春,都是以前體院的學長、學弟;而當時的這批運動選手,也帶起現代鐵人風潮。

jpg3
身著車衣受訪,不同於以往深植人心的超馬形象© 單車時代

「就不要讓我上岸。」

 

和許多轉戰三鐵的車友一樣,在游泳、自行車、跑步 3 個項目裡頭,義傑就屬游泳這一項最不擅長。「就不要讓我上岸。」每次在水裡都會浮現這個念頭。雖然不是自己最拿手的運動,不過鐵人三項的玩法變化多、準備也不枯燥,在有限的時間裡挑戰自己,讓他在超馬之外,感受到不同運動項目的樂趣。離開自己的主戰場,心情也回到歸零的狀態,對他來說,無論完成與否,鐵人已經留下自己的故事,這,恰恰也是挑戰三鐵的精神所在。

 

三鐵的自行車項目多以平路為主,不過上了單車,義傑最熱衷的莫過於爬坡了!他說:「因為爬坡比較有運動到的感覺。」對他而言,用單車遠行給了義傑更輕鬆的自在感,與超級馬拉松的解放截然不同。擁有重機也開過賽車的他,對具速度感的運動特別感興趣,剛踏上自行車沒多久就上了卡,現在連技術取向的越野車也能輕鬆駕馭,遠征蒙古挑戰國際登山車賽事也名列前茅。雖然有著運動員的背景,騎上單車,他專注享受乘風的感覺,愛車上頭不見選手慣用的碼表和功率計。

campagnolo系統
偏好變速有感的 Campagnolo 系統© 單車時代

回首 10 年前首次參賽,義傑就挑戰 113 公里的長距離,當時為了挑戰,入手生平第一台自行車,還是用分期付款的方式。「那時候覺得一台腳踏車好貴哦。」沒想到,這台老牌的三鐵戰駒只是個開端,隨著年紀漸長,現在他的家裡已經超跑雲集,公路、登山、三鐵一應俱全,還有一台風味十足的手工鋼管車。受訪時,義傑挑了最愛的時光機現身,頂級的配置在台北街頭格外引人注目,不曉得大家有沒有在陽明山看過他和他的戰馬呢?

jpg4
忙裡偷閒,採訪後義傑預備到陽明山上練車© 單車時代

「我沒有排在菁英組,但是我的成績不輸給菁英組。」

 

原來,義傑早在中學時期就已經嚮往成為一名運動員,但夢想不被家人所接受,受限不起眼的身材,選手之路一度要被拒於門外。回想那時的自己,他說:「我的背包比我的人還大。」幾經波折,大學的義傑開始每天清早的訓練,接著過著白天上課,晚上再開計程車賺生活費的生活。他對於目標的執著,正和超馬場上的自己一樣,面對已經設定在眼前的目標,一心只想趕快完成這次任務,沒有給自己喊累的空間,即便現在卸下了運動員的身份,依舊維持著極度律己的生活方式。

jpg5
這是大多數人認識他的樣子,背後走過的路卻不為人知© 林義傑

謙虛自己只是玩票性質,但義傑無論在 51.5 或 113,都有名列前茅的紀錄。現在的義傑已經快 40 了,生活重心也逐漸走向事業,即使運動的頻率與強度不如以往,但打著運動員的底子,依舊有屬於自己的態度與堅持。勇敢創業的草創期間,他能忍受長達 3 個月不放假,面對每天超過 12 小時的上班時間也不以為苦。「難道沒有疲憊的時候嗎?」義傑只淡淡的說:「你必須要知道自己的角色是什麼。」努力是為了對得起過去的自己,賽場如此,人生亦然。

jpg6
在一次次長征挑戰的過程當中,有時也會遇上意外© 林義傑

在 30 歲以前跑出自己人生的方向,現在的義傑為自己的運動品牌努力。創業前的他其實也和一般人一樣,體院畢業後從代課老師的工作做起,接連任職於廣告公司、活動公司,一面工作的空檔、一面抓緊時間,建築自己的選手夢。「我從來沒有把跑步當成職業。」老實說,這個回答並不讓人感到意外,台灣選手的確很難把競技運動當成職業,而必須把工作納入訓練的一環。不過,一位好的運動選手,永遠可以在產業當中找到屬於自己的席位。

 

「那你期待 50 歲的你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50 歲?退休了啦!」「我 40 歲就想退休了。」

 

退休的定義在於自己。在他的心裡,退休並不意味著要身處豪宅,而是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計劃50歲歸隱山林,享受無憂無慮的田園生活,但我總覺得,他應該還會透過不同的方式,為自己的人生開創新目標。回首極地、戈壁、冰原,往往是超馬賽事的挑戰場,每個人都好奇:「你為什麼要一直跑?還去那麼危險的地方。」他給自己的回答是:

「沒人做過這件事情,那你有沒有機會去做看看?」

jpg7
義傑為臺灣黑熊發聲© 林義傑
37歲的林義傑和40歲的林志穎...
受邀參加超級演說家節目(這是 37 歲的林義傑和 40 歲的林志穎……)© 林義傑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未分類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