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二三事:活動幕後推手 MC Jeng 的 Hip Hop 哲學

小光頭 aka MC Jeng 是個職業 MC,他一路從 HRC Bboy 蛻變成獨當一面的主持人,其契機是源自他對於個人特質的充分理解與不吝學習、請教,聽著他的 Hip Hop 故事,不禁腦中就浮現出許多有趣的賽事畫面。訪談的時間內我們笑聲不斷,似乎也恰好證明了他說「主持是個人特質展現」的事實。機會總是留給準備好的人,你真的有好好把分內工作理解並百分百執行嘛?每次工作後仔細檢視自己,不是對自己嚴厲,而是成功該付出的代價。

 

你本身是如何踏進這一圈?是在怎樣的契機下成為 MC?會不會有時候技癢想跳舞?

我原本是 HRC Bboy,在大學時期於世新大學舞展嘗試首次主持角色,那是個學生成果展而我剛好也是社團成員,於是在別人詢問契機下,我就大膽接受了。其實自己從小廢話就蠻多的,結果因為第一次跟第二次反應都不錯,恰巧HRC Bboy 團內看到我的表現,他們意識到我也可以做這個工作,於是乎他們就決定找自己人從小活動試試看,反應都還不差的狀況下,我開始身兼 B-Boy 與 MC 角色,也順勢打破過去活動一定都是由 HRC 前輩或是 Elmo、屁王等接主持棒;後來在主持新北市一個活動時,意外被 Culture Shock 賽事單位發現,他們找我主持的那次是我第一次接觸大型活動,也是首次跟 IBE 組織者 Mario 搭檔。對我來說這個經驗很特別,因為我從未跟全英文的人共同主持並兼雙語翻譯,有些文化術語我不太瞭解,還需要第三人支援,不過也正因如此,在那之後被 Red Bull 看到,其他的機會也陸續上門,特別是大型或是有外賓的活動。老實說,自己也覺得蠻順利的。

至於最後不跳舞的原因,其實是我沒有太多時間可以分配,像我平常可能 6 點多下班,另外還有許多主持準備工作,HRC 練舞時間對我來說變得難以負荷,隔天根本沒辦法上班,還有練舞是種習慣,一旦拔掉後就很難再回來,即使有時想說可以練晚餐,也失去這個動能。但是,到活動現場工作時身體也會停不下來,自然地跟著音樂舞動,那是種身體本能;像我還記得三年前 Culture Shock 第三屆我剛好在服兵役,逼近個人完全離開跳舞圈的當時,我還是覺得自己熱愛 Toprock,也參與了 Culture Shock 第三屆 Toprock battle,幸運地跟一些大師尬到。

bc-one-mc-jeng與hrc-bboy團員1
BC One MC Jeng 與 HRC Bboy 團員

 

從最初到現在圈內環境又是如何改變?

我自己蠻幸運的,踏入圈內成為 B-Boy 時,環境本身就相當重視 battle guest 跟評審們,大家會覺得有這些人來活動就很棒,流程及活動細節較不受檢視;直到後來進化成大家在意活動細節,像是報告處怎麼安排、DJ 要找外國的,不然像以前都找台灣或是自己認識的人來放音樂,不太清楚崮中巧妙;而現在大家會希望 MC 有經驗且具備基本語言,這時我們是真正被重視,以前的話根本不會特別找人擔當。我個人跟著 HRC 公司準備過許多活動,大部份主辦方還是都以 B-Boy 較隨性的做法辦活動,大家開心且活動 guest 強是他們的著眼方向,不過 HRC 公司及我朋友 Infamous 活動公司則相當嚴謹,甚至會有活動技術手冊,細到每分每秒的流程都被檢討,這時候看到 Rundown 我才真正感受到台灣主辦活動時,已經進步到下個階段。

 

身為 MC 的你,對於活動組織與場控有什麼心得?

背景要有人事先做規劃,不過 MC 也等同於最大執行者,舉例來說像是 Rundown 順不順、現在觀眾要幹嘛或去哪,都是 MC 該注重的,而不是有些人覺得 MC 就是上台講講話,喊幾聲 give it up give it up、one two three 或是 put your hands up!很多表面看來像是這樣,但其實背後要注意很多細節,這是很多新手會犯的錯誤。

我曾經想過要帶新人,幾個有潛力跟興趣的新生代,像是我世新大學學弟 Boyz in the hood 的 Jimmy,還有 Party MC 的掌櫃,我自己都有問他們有沒有興趣擔任 MC,尤其是我自己時間卡很緊,也有許多計劃在走,而活動卻一樣這麼多,雖然後來不了了之,但那也是因為我沒有時間帶他們,後來這些活動我就直接推掉了。即使心裡覺得可惜,不過我自己前一兩年有體會過把時間卡死的狀態,像是我工作性質是醫療產業,所以假日會有醫學會得參與,加上身兼主持,幾乎是滿到快沒時間陪女朋友。種種因素下,我今年開始做取捨,比較新的活動我會給新人去試,尤其我自己也是人家給我機會磨起來的,不是說我一個人去霸著這些機會,到最後若我退出主持圈,或是說太多工作磨掉熱情,那對整個環境或是我自己而言都有害無益。

bc-one-mc-jeng跳breaking1
BC One MC Jeng 跳 breaking

 

MC 工作脫離不了炒熱現場氣氛,對你來說要讓活動成功包含什麼必要元素?

其實重點就是跟人群溝通,不過當然不是像我們現在這樣坐下來好好聊(笑)。我自許 MC 為槍手,活動單位及硬體設備就是那把手槍,battle guest 跟好 DJ 就是那顆子彈,若少了槍手的話,這些子彈根本沒辦法被擊發,也可以說若槍手沒打中目標,那整場活動就會毀掉。所以談回 MC 工作,說到底就是跟人群溝通,我們今天準備了很棒的硬體及 battle guest,你一上台就說:「put your hands up」,人家根本不會理你。你要給觀眾一個理由,用個人方式去傳達說:「今天有很厲害的 battle guest,當他們上台時你們可以給他們一個很大的尖叫聲。」而當這個理由被觀眾買單時,他們自然會在對的時刻尖叫,這時,氣氛也順勢會被炒熱;不是說靠一些大家認定的 MC 用語,而比較像是在背後給人家一個理由,讓他們知道做這件事是開心的,那這個活動也就自然會成功。

我個人認為,所有氣氛不太好的狀態,問題都不在觀眾而在主持人身上。主持人應該背負起所有責任,即使是主辦單位發生失誤,或是現場觀眾人數不多,總是有方法可以讓它變好,拿我自己遇過的狀況,那時也是自己失誤,起因就像前面提到的,在同一時間我接下消化不了的工作量,到最後致使自我疲乏,很像在做固定工作也失去熱情。我自己在主持完每場活動後都會自我檢討,但唯獨那場是我完全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就那樣到結束,也曾經因為這樣差點失掉很大的 case,也就是去年的 Red Bull BC One。不過因為這個事件也讓我重新省思,這樣對我自己來說是好或壞,進而有機會自我調整。總結來說,前面所有問題都不應該怪觀眾或主辦單位,如果活動不夠熱一定是主持人的問題;而危機就是轉機,我自己到今年掌握住對主持更好的熱情與個人技巧,包括像是掌控人群的方法,就我來說,現在的我狀態極佳。

 

你平常會去哪裡找主持技巧或靈感?

像跳舞來說有分風格技巧,如果用技巧來講,我比較會看國外賽事影片,一般畫面比較難找因為都做過剪接,所以我會固定看 UK championship 或是 Battle of the year,自己也會特別注意他們使用技巧來教學相長。不過重點說回來,主持絕對要有個人風格,台灣現在風格不盡相同的主持人也不少,主持不只是表面炒熱氣氛的工作,反而是如何去控制群眾心理狀態,但這個控制的方式就會直接影響到你的主持風格。我平常不太會特別去找靈感,因為我現在在主持這件事,其實是來自我個人特質,講白點就是我平常就用這種方式跟大家溝通,比方說我在一個團體裡,我可能就是經常發言跟磨合大家的角色,像是兩個人吵架我會站中間,或是場子冷掉我會站出來炒熱氣氛,活動太熱我也會出手讓大家冷靜下來以免失控,這些都是我們現在所說的場控;關乎風格這件事,我並沒有試著去模仿任何人,它單純是我從小到大養成的一種溝通技巧。

bc-one-mc-jeng-aka小光頭3
BC One MC Jeng aka 小光頭

 

很多老一輩的覺得做藝術吃不飽,可否跟我們談談文化工作者如何兼顧經濟與熱情?另外,最近常聽到「舞者不要把想著如何用藝術餵飽自己,反而是要想著如何餵飽藝術」,關於這點你如何看待?

我覺得這蠻難的。以我個人角度來看,如果在台灣市場當個全職文化工作者,不是說吃不飽,應該說可以用這個吃得飽的人太少。它的機會沒有太開放,也就是說能把握住這個機會的人可能也沒幾個,像是幾個工作室老闆及活動公司頭子,那你說下面的 B-Boy 要靠這個維生,這端看他們個人對於成功的定義,可能有些人覺得每個月可以生活跟顧好家人就夠了,但我自己的定義是基本社會地位及可以平衡台北市昂貴房價、生活費的財力水準,就像我剛講的,真的沒有幾個人可以達到這點。

能夠達到的人有兩種,一是商人,他們負責販賣這個文化,其實也沒有不好,完全端看作法問題,如果你可以販賣文化又同時維持水準,那有何不可?二就是如問題所提的那種人,他先填飽藝術,藝術自然反過來填飽他,我覺得跟做人道理一樣,你若願意幫助身邊所有人或是全心傾力在一份工作上,前期你可能付出高成本,但當時機一到,其他人看到你的努力,自然會回饋。再舉另個例子像是 Red Bull all stars,很多人可能只是一位 B-Boy,他們全心全意在這個文化上,日以繼夜認真練習與比賽,當他們在多年付出後被 Red Bull 看到,他們獲得 Red Bull BC One 冠軍,或甚至是 BOTY、Freestyle Session 及 UK Championship 等,這時,文化圈內人就會反過來餵飽他們,可能會是代言、教課、Judges showcase 表演,你要什麼有什麼,這時才是真正用藝術餵飽肚子;但在這之前,可能已經淘汰了一堆人。對我來說,它從來不是一個職業,而是我的興趣,也之所以我在跳舞及主持時才能這麼快樂。

 

時逢breaking活動季,你個人私底下最喜歡參加的活動是?為什麼?

以台灣活動來講,能堪稱 B-Boy 代表性的活動可能就只有 Culture Shock,雖然聽起來可能有點偏頗,尤其我自己團的工作室 HRC 多次負責舉辦 BOTY 及 Freestyle Session,我也有主持 R16,不過那對我來說都比較像是國外的人進來台灣,真的去看台灣放到世界的,就我目前來看 B-Boy 比較熟知的也只有 Culture Shock。從第三到五屆來分析,每年都有很多外國舞者自費參加,就這點其實蠻少活動能做到;你看 BOTY 分賽區,參加的人都是為了我們臺灣榮耀而去爭取選手資格,自然國外的人比較不會過來。再來,我自己看每年很多 B-Boy 做 cypher,其實那是種蠻不一樣的文化交流,尤其是 Culture Shock 第三屆,我親眼目睹有百位國外 B-Boy 到場參與 cypher,整場氣氛跟狀況都是你平常無法想像的,幾乎每個 cypher 圈都有一半外國人一半台灣人,你自己在那個當下會遇到許多生面孔,也能從中獲得啟發,那場比賽也是我至今最喜歡的一場賽事之一。

說到這點,看著這幾屆的活動發展,我覺得台灣街舞人太幸福了,每個禮拜都有活動,當然也有人笑說每個禮拜都有冠軍誕生,但是這個事實其實會影響到大家對賽事的心態。以前 B-Boy 聽到有外國人來,就會想說一定要去看或是上 workshops 體驗不同教學;而現在因為太多活動,還有太多國外 B-Boys 來,導致大家見怪不怪,聽到的反應變成「噢,來過啦!那又怎樣?要不要去看?不要啦好懶喔,做一下自己的事好了!」也沒有什麼不好,這完全是個人選擇,有些活動你可以去做這個選擇,但若是主辦方找來 10 幾位世界頂級選手來當 battle guest,甚至也從國外找來 DJs、評審跟 MC,你還是不來的話,我心裡想的是:「你為什麼不來?」大家心態可能想說活動就這麼多,不參加也無所謂,甚至 Youtube 也看得到,所以說就我觀察,現在普遍賽事現場的狀況都不佳,尤其是這一兩年特別嚴重。雖然是主辦方提供這些網路資訊給大家,不過我們反思回來,若長期活動虧錢或是感受不到辦活動的熱情,大家漸漸不辦活動時,這些 Youtube dancers 會不會又出來罵說:「你們都不辦活動,為什麼活動變那麼少?」我希望這些人能夠反思,有前因就有後果,你們不想參加活動,為什麼人家要辦給你玩?話說很多人覺得辦活動的人是想賺錢,不過其實他也有虧錢風險,以商業角度來評斷,講錢就傷感情了,總是有賺就有賠啊,至少我自己來看這幾年都是虧錢或打平的狀態。

bc-one-mc-jeng-aka小光頭4
BC One MC Jeng aka 小光頭

現在很多人躲在網路後面講話,其實對整個文化來說不太好,即便訊息傳達快,結果未必令人樂見。

 

身為每年 BC One 的賽事 MC,同時過去也是 B-Boy 的你,有什麼心得可以分享給第一次站上這個大型舞臺的新生代?

以我個人角度來看,它不走 underground 反而是個由企業支撐的國際大型賽事,甚至是全球現場轉播,當你贏得冠軍,將會受全世界矚目。因此,這個舞台需要的 B-Boy 不再像傳統 B-Boy 那樣招很強或是 Toprock 等單項很強,這兩個元素已經變成勝利的必要條件,它不再是你的優點,BC One 需要你呈現出的是一個完整演出,你必須把所有精準細節拿出來,而不是單純做幾個厲害的招。總體來說,開頭進場時、結束收尾時及整場態度氣勢都要很好的把握住,不然你根本吃不住這個舞台,反而站在台上看來虛有其表,這種狀況去比是肯定不會贏的。在我觀察多年來的冠軍,他們都是舞台的總體表現很強,而不是只有過程或是招強,他們整個套路是很強的,甚至還包含表演性質,像是做速度切換、俐落斷點等,單就這點來看,才是對 BC One 舞台來說最有利的。Free Nai 就是個很好的例子,要說他的單招、Toprock 或是過程,絕對都是人上有人,不過他整個套路串起來就是會讓人看得目不轉睛,所以說,你要如何去把所有元素組合起來,才能最適應你即將挑戰的舞台,這是舞者最終該思考的東西。

 

Bboy 含有許多意思,對你來說 bboying 代表著什麼?

它代表著我的 lifestyle。我自己跳舞的起始是因為喜歡音樂,而不是因為我很想跳舞,加上我從小學音樂長大,自己後來去思考中間斷掉的原因,其實是因為找不到適合自己的方式去抒發。過去我跟其他 B-Boy 的不同就是,一般 B-Boy 很少會去逛唱片行,但我從高中開始就會去買去聽自己喜歡的音樂,聽一聽之後才真正學會去用身體抒發自己喜愛音樂的感受,講起來可能有點矯情(笑),但實際上就是這樣。我為什麼會在先學了舞感之後愛上 breaking,其實對我來說 Toprock 就是能讓身體自由發揮綜合起來的元素,也比較類似 freestyle,因為這樣,我才真正進入到喜歡跳舞,直至今日,我即便沒在跳舞了,在車上也還是會放一些 Snoop Dogg 或是 California 等歌曲,甚至是更早以前的 Hip Hop Music。Hip Hop 對我來說不是什麼很 Swag,鞋子一定要穿 Jordan 等外在表象,本意絕對是音樂存在在我的生活中。

 

現在最喜歡的三首歌?

2 Pac 的 California Love、The Fresh Prince 的 Summertime 和 The Sugar Hill Gang 的 Rapper’s Delight。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uWbXQQG9B6c[/youtube]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Kr0tTbTbmVA[/youtube]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rKTUAESacQM[/youtube]

 

Hip Hop 對我來說不是什麼很 Swag 或鞋子要穿 Jordan 等表象,本意絕對是音樂存在於我的生活中。

 

告訴我在圈內工作這些年,至今讓你印象最深刻的事。反之,你最想改變哪項圈內文化?

目前來說最深刻就是去年 Red Bull BC One 台灣賽事那次狀況,我前面也有提到因為太多活動磨掉自我耐性,導致我在活動節奏及場控時出了一個自己完全沒發現的問題,當下無法立即理解反應,這點也是我改變的契機。談正面向的話,是我最近開始受邀到一些大活動擔任 MC,今年將是我第二次到上海 BIS 工作,也會去徐州 Bomb Jam 炸舞陣線,然而參與這兩個活動對我來說意義深遠的原因並不是兩岸問題,反而是在於去了當地你會發現一些街舞文化差異;我自己也會跟遇到的 B-Boy 說,若你遇到機會不要排斥,去那邊你會看見完全不同的景象,跟你在看國外 BC One 舞台或是各大國際賽事如 R16 等是不一樣的狀況,它是一個可以說比較封閉卻盛況空前的景況。舉例來說,台灣的 footwork battle 可能多一點 60 個人參賽,我聽到那邊的參賽人數卻是 270 位,我跟評審說:「我們等下三位評審每個人要評 90 位舞者」,大家的反應都是:「啊?!」連韓國的評審都傻眼,想說這個量太驚人了,談回我們說去國外看比賽是崇洋媚外,我反而在上海、徐州看到舞者們用更多熱情去跳舞,因為他們的機會太少了,尤其是我聽一些當地舞者說他們前輩制很重,在這個條件下他們更懂得把握機會,整場逮到機會就要跟人家尬 cypher,我覺得這是台灣慢慢流失掉的熱情;像是 Boyz in the hood 跟著我們去徐州,我想他們看完應該瞭解說:「那邊是這樣搞,那我們再不努力,他們保持著這樣的熱情往上衝,總有一天會輸掉的。」

至於改變文化的部分,我因為經歷過專業活動團隊,在現場得看活動技術手冊,工作上我一年看過很多份 Rundown,當活動主辦人一年可能寫個幾份吧,那當我遇到這些事情時,我就會盡量不單是主持,反而會期許自己的費用物超所值,像是看到 rundown 我會盡量去溝通,例如這個時候的氣氛或安排,是否做調整觀眾會更喜歡、選手也不用等太久,雖然最後還是主辦人做決定,畢竟是他們在辦活動,不過我能做的大概就僅止於盡自己所能讓活動更好。

 

請定義「自由」與「成功」。

我覺得以 MC 角色來看,「成功」最基本要素就是人緣好,失去這點你什麼都不用想;「自由」則界定於身處在此文化你能否感覺怡然自得。如何怡然自得?那就是你要有好人緣,所有人都喜歡你。在主持這點上,若你做出極偏頗的發言,也自然會失掉這些要素。

談到成功就牽扯到錢跟權,但這個東西是無窮無盡的。我最近聽到一句話說:「不管你進到哪一家餐廳,你都可以毫不猶豫地點下你想吃的菜給你自己和家人。」若你能永久性地做到這點,就是達成了基本的人生追求目標了,至於其他的等你達成這件事後再說吧!它也正好反映了我個人對於「自由」跟「成功」的想法。

bc-one-mc-jeng-aka小光頭在culture-shock1
BC One MC Jeng aka 小光頭在 Culture Shock

我聽到有人說:「不管你進到哪一家餐廳,你都可以毫不猶豫地點下你想吃的菜給你自己和家人。」它正好反映出我個人對於自由跟成功的想法。

 

你真正的成就感來自?

膚淺一點講是來自別人肯定,深層一點來說是自我突破。比如說我個人經過一段時間的沈澱,重拾自信心的工作是在 G-Shock 那場活動,在開始的前一禮拜我就開始做準備,最後剛好內外兼顧,有別人肯定也有自我突破,聽到別人說:「你回來了,而且還比之前更好。」聽到後我自己心裡的一道牆也順勢打破,重新回到悠遊自得卻仍保持熱情的平衡狀態。

 

你如何看待自我在未來五年的發展?

我目前有在學日文,同時加強英文,也有很多其他計畫在進行,像是我不喜歡看書,可是我有一群從小到大長大的鄰居,他們像我家人一樣,五年內可能會一起做一些事,不過這個我還無法透露甚麼細節給大家。我們彼此能做的努力就是讓自己更好,我會強迫自己離開舒適圈,我從小就討厭看書,只喜歡看畫面,但因為他們我開始一起參與讀書會,沒事也會跟媽媽學做菜,或是學品酒及語言類的加強。我目前沒有確切目標在執行,但我相信隨著時間累積到一定程度時,我想做什麼自然都可以成。

bc-one-mc-jeng-aka小光頭5
BC One MC Jeng aka 小光頭

我作為 MC 的中心理念就是永遠要提醒自己,MC 不是主角。

 

最後可否給未來也想成為 breaking 圈 MC 的新生代一些建議?

我作為 MC 的中心理念一直很想跟大家分享,就是永遠要提醒自己說:「MC 不是主角。」很多人會搞錯,上了舞台就想說帥就帥自己,或是取笑他人,分不清玩笑跟取笑的差別,這點是我在看主持現況的問題之一,不過話說回來,主持風格關乎人格特質,有些人覺得取笑別人很好玩,但我認為以一位穩健型 MC 來看,你可能會犧牲掉一些特色,不過就整個活動來說是比較理想的。所有言語都應該集中重點在讓 battle guest、評審、主辦人、DJ、觀眾等感覺開心,當然玩笑可以,但你應避免人身攻擊,記得玩笑過後要把氣氛拉回來,像說:「哎呦!你怎麼失誤了,不過沒關係,你很努力,大家還是給他掌聲。」一負一正才不會最後導致對方不開心,這些感想也是我自己在當 B-Boy 時,經常會思考的事,更多像是如果我上台 MC 記得我的名字我會很開心,或是這個 MC 知道我在幹嘛我會覺得很帥等,這也是我現在盡可能會看 Facebook 認識人的原因,畢盡做 MC 的重點就是要讓別人帥,讓主辦人覺得活動很熱,這些都來自你讓觀眾開心,或是讓大家實際感受主辦方的熱情與用心。MC 若做好當所有人之間的溝通橋樑,大家就會給你很大的回饋。

對主持來說活動順暢才是重點,補充說到,有的 MC 自己主持很棒,不過兩個 MC 搭在一起才是最難的,有的人覺得他想出風頭當主 key,就會有搶話的狀況發生,話一搶現場氣氛就差,大家會心想說奇怪,不過這樣的事主持兩方都有責任。像是 B-Boy 活動是我主要項目,舞感則是屁王,在我個人來看,我跟屁王搭檔主持是最好的狀態,有時候一方強出風頭、一方不想出風頭,那他們會是一個 ok 的搭檔,但若是兩個都習慣當主 key 的人配合,重點就在你們有沒有做好事前溝通,兩方可以先 set 好互相丟話的梗,可以說有點像相聲,強的主持人一定要具備搭檔主持的技能,因為你總有一天會有機會跟別人合作主持,尤其是大型活動。

我自己在每場活動前三天都會 rae 稿跟研究到場人物資料,比方說他代表什麼團跟國家,或是贏過什麼特別的賽事,若是沒查到資料我也會在當天找時間私下確認,這樣來說,他們就會感到受尊重,也自然會感到開心。觀眾看的熱情、評審跳得來勁等種種因素綜合,主辦人也會回過頭來跟我說:「小光頭,你今天主持的很好。」那也是我成就感的來源。

照片提供/MC Jeng 及 Red Bull content pool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