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街頭賣藝 / 穆斯林女孩頭巾裡的秘密

image

埃及,有史以來擺攤最崩潰的地方,困難的不是溝通和找攤位,而是要應付十幾個小孩輪流圍攻,平均每十秒內就要叫小朋友不要玩我們的燈、把招牌放下來、商品不要亂動;同時還要應付埃及男人求愛式搭訕 + 拍照要求。

這裡的婦女則是對 Henna 異常狂熱,平常在路上纏著遊客賣手環的小女孩,看到 Henna 就圍在攤位不肯走,拼命盧我們幫她畫,被煩到不行又不想賺她們的錢,就對她們說這要以物易物,自從她們用一條手環換到 Henna,埃及婦女就像潮水般前撲後繼湧過來⋯⋯

image

一位穆斯林女性停下來,表示想要畫在背上,要求我們到她房間進行。教義規定她們外出要包頭巾,除了手腳以外的肌膚都不能露出來,有的還會戴上只露出眼睛的黑色面紗,難得有機會窺探穆斯林女性卸下裝扮的模樣,當然馬上答應。

一到房間卸下頭巾,裡面是出乎意料染得火紅顏色的頭髮,不禁讓我想到上次看到包緊緊的穆斯林夫妻在選購純白丁字褲的景象⋯她說她一直在找會畫 Henna 的女生,因為不想讓男人碰到自己的身體。

閒聊中她從容的褪下一身衣物,她說除了老公和家人幾乎沒什麼人看過她的身體,穆斯林女性婚後就是丈夫的私人財產,她們婚前不被允許交男友和發生性關係,未婚男女成年後也不能待在密閉空間單獨相處,必須要有家長或第三人陪同。

「所以妳的丈夫也是妳的第一任男朋友嗎?」我問。
「我的老公是工作上認識,但很多都是父母安排結婚對象來家裡聚會認識。」她沒有正面回應我的問題。

後來又陸續接了幾個到府服務的 case,每次都很期待看她們解開頭巾的模樣,不是留到屁股的長髮,就是又捲又翹、染的艷麗奪目的髮色,解開頭巾後才是她們真正的模樣。

畫了幾個比較年輕的小女生,她們說埃及南部的窮困家庭有些十三歲就結婚了,首都開羅大概二十二至二十七歲,但她們才不吃這套,準備好才想結婚,而且自己的丈夫要自己選。

我把她們的頭巾拿來圍在自己頭上,那瞬間,格格不入的東方面孔被抹去特色,我融入她們成為一個過眼即忘的穆斯林女性。

遠方又傳來伊斯蘭祝禱聲,精心畫好的圖案、彩色髮辮又被藏回面紗和長袍底下。

最美好的部分,她們留給自己欣賞。

image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化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