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吉他尬大聲專訪系列:令人著魔的迷幻視聽,OVDS 樂團

組團,可以玩像以吉他為主編作豐富旋律層次的後搖滾樂團 Explosions in The Sky;或像二人組合照樣稱霸電子音樂界的 Daft Punk;或像丹麥樂團 Sleep Party People 玩著迷幻瞪鞋曲風,成員全都戴上白兔面具營造詭譎幽遊的現場氛圍;甚至像德國電音祖師團 Kraftwerk,數理發揮極致的聲音和影像同步有序地堆疊,也同時刺激台下觀者的視覺與聽覺感官。

一個樂團的編制組合是玩團起步裡最自由的開始,端看樂團成員想玩的樂風、擅長彈奏的樂器,或甚至依現場表演的形式來組合成員。曾讓日本天后倖田來未指定合作的台灣本土樂團 OVDS 便是如此,完備了視聽優勢,放入街頭饒舌黑話的嘻哈元素,聆聽他們於去年發行的專輯《心碎電阻》裡的每一首歌,藏於電音包覆的金屬、迷幻搖滾與饒舌等元素,仍隨著音樂裡的低音重拍聲壓直衝你的耳道。

ovds樂團與烙印之日團長sui
OVDS 樂團與烙印之日團長 Sui© Up Against The Wall

關於 OVDS 樂團的組成

鼓手 S.D,團員們稱他小恐龍,平時除了團務,另一工作就是教鼓。吉他手小亨(Hann),擁有自己的室內設計工作室,團員有難需添購器材時,他總是兼任兩肋插刀的俠客之務。主唱之一 Gioreno,朋友稱他小君,玩團至今曾做過各式各樣的工作為生,從靠勞力打工到兼職秀場模特兒和音樂教學,工作經驗也成為滋養他創作的溫床。

過去亦擔任吉他手,現在專注於合成器、電腦聲效迴圈的 DJ (KIT),平日亦教授吉他,具有設計天份的他曾獲得日本學校的錄取資格,但 OVDS 的樂團志業讓他選擇了音樂這條路。另一主唱 Kalis,之前曾與 Zephec 一起進森林玩音樂,亦是自由工作者的他,偶爾接拍廣告,但樂團仍是不渝的本職。而樂團裡唯一的女團員 VJ Pocky,負責樂團所有的現場影像創作,曾為伍佰和 MC Hot Dog 等歌手製作過演唱會的影像視覺,此外也身兼 MV 導演,接手的工作都離不開音樂。

ovds樂團,負責合成器與電腦的dj
OVDS樂團,負責合成器與電腦的DJ© Up Against The Wall

1.為什麼你們會從原團名 OverDose 改名為 OVDS ?

[DJ Kit]其實你只要上網搜尋「overdose」和「OVDS」這二個詞,就會發現搜尋結果有很大的差別。記得大概是在我們去日本表演時,向日本人介紹我們的團名,但因為發音的關係,他們幾乎都念成「歐巴豆斯」;之後他們想在網路影音平台尋找我們的影片時,輸入「overdose」的結果出來都是一堆和嗑藥有關的影片(overdose有用藥過度之意)。像出國表演時,人家可能無法對我們的團名留下太深刻的印象;申請一些地方贊助/補助可能也會有問題,更別說無法用這個字註冊網域名稱了。加上退伍後,我們也開始嘗試和以往不同的音樂方向,才決定將原本的 OverDose 改成 OVDS。

ovds樂團
OVDS樂團© Up Against The Wall

2.從 OverDose 到 OVDS,之間你們曾經更換過團員嗎?目前發行過多少作品?

[團長 DJ Kit 和團員們彼此接力答]我和小君是高中就開始一起玩團,那時我是擔任吉他手,組團第一年時只有更換過一位鼓手,S.D 在第二年就加入,之後我們就再也沒換過團員,到現在也十年了。那之前 Kit 還是吉他手,小亨也彈貝斯,但他後來低調地說出自己曾經當過高中吉他社社長,大家不疑有它地,就讓小亨來出任吉他手。

我們曾在 OverDose 時期發行過一張同名 EP 《OVERDOSE》,後來大家陸陸續續地去當兵,退伍後改名重新出發,玩團方式也有改變,再只是單純地玩團,比較像一種經營公司/工作室的方式來打理團務。退伍到現在大概三年,我們也只加入了一位新成員,就是 VJ Pocky。

ovds樂團,主唱kalis
OVDS 樂團,主唱 Kalis© Up Against The Wall

3.就以前的 OverDose 來說,你們玩的樂風偏 nu metal 路線,現在則是以電子音樂的 Bass Music,能和大家分享這類型的音樂細節嗎?

[主唱 Kalis]這個名詞其實是以電子音樂的 Trap, Drum’n’ Bass 和 Dub-step 等元素,這些曲調主要是以很重拍的bass為基底作延伸,不管是在韻律或樂段的情緒起伏,都靠大量的bass元素去鋪陳。

那麼一直以來,我們各自的音樂喜好也都不太一致,玩出來的音樂也沒有單一的樂風取向;在 OverDose 時期,就有不少人會問我們:你們到底是玩什麼曲風呀?有時候偏金屬一點;有時候偏流行樂多一些;加上我們二個主唱負責的樂段曲風就有差異,小君以前在聖界 Live House 還存在的時期就很愛閃靈樂團,還會畫死屍妝去朝聖,所以他其實很愛金屬音樂。而我唱的大多都是饒舌,也就一定會有嘻哈元素注入其中。

Sui:哈,我突然覺得在你們這個樂團裡終於有遇到同好的感覺了。

ovds樂團訪問之sui的談笑風生
OVDS 樂團訪問之 Sui 的談笑風生© Up Against The Wall

4.那麼在你們音樂類型轉換之間,是什麼樣的狀態,或誰擔任了決意改變曲風的角色?

(大家一致指向 Kit)
[DJ Kit]因為在當兵時,也一直持續地在彈練吉他,因為跑弦結構的制約加上我沒有鋼琴底子,有種被吉他限制的感覺不斷擴大。在當兵前去了 Summer Sonic 音樂祭看表演,那時有個英國/澳洲樂團叫 Pendulum,他們現場玩Drum ‘n’Bass 的電子音樂讓我驚嘆不已:居然能玩這樣的音樂!而且這類曲風和搖滾樂的速度節拍也很相融,而我們也本來就很喜歡重拍、陰暗和旋律性的東西,不像其他電音只在節奏上下猛藥。應該可以說,我們仍然是搖滾樂的本質,只是音色上的不同罷了。

後來加進了 VJ Pocky 的實驗性影像,團員們發揮自己最擅長的東西,就像你說的,有饒舌、搖滾、電音加上視覺四個主要元素,或許能讓台灣的聆聽者覺得,這個樂團有點不一樣。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u2XnfrZvJKg[/youtube]

© OVDS 樂團

5.那麼 VJ 的加入,又賦予 OVDS 樂團什麼模樣的音樂藍圖?

[VJ Pocky]我覺得自己應該就是創造這個樂團在表演時的氛圍吧。我把我做的影像運用投影的方式當成光在打燈,投射在團員身上,沒有加用其他的燈光照明。我們出國巡迴時,也都得自己帶布幕、投影機,自己架設所有投影器材,自己拉線等等。

Sui:那你們在表演時很極限耶。會不會因為太趕來不及設定好所有器材的問題?

[主唱小君]在我們跑巡迴時,像在日本因為整晚下來安排的表演都很緊湊,那他們只會給你二十至三十分鐘設置好所有器材,大概與前後樂團協調時間就不會有這個問題。

ovds樂團-vj-pocky
OVDS 樂團  VJ Pocky© Up Against The Wall

6.你們目前跑了多少國家的巡迴?

我們第一次去的巡迴國家是日本,大概去四次,沖繩也有,再來是馬來西亞、美國、香港。去香港那次,我們主要是拍攝 MV 和表演,記得那時候認識的樂團,清一色都是玩金屬樂,很有趣。我們一下飛機沒多久,就開始進行 MV 的拍攝,二十四小時左右就拍了三支 MV,非常緊繃的行程啊。一直到三更半夜還在中環鬧區的路中央拍攝,非常刺激。

Sui:那你們當完兵後沒多久就繼續出國巡迴表演嗎?第一次去日本巡迴有什麼感覺?

[鼓手 S.D]玩得很開心啊。記得那時候玩得有點過火,朋友還因此送醫,幸好沒什麼大礙。
[吉他手小亨]我覺得應該是體驗到完全不同的巡迴方式,緊張感也比以前強烈。呃,還有在日本時,要前往表演的地方都得一直走路,常常覺得腳都要斷了。

[主唱小君]覺得很興奮吧。因為在當兵時會很想表演,也常聽其他朋友描述過巡迴的精采故事。之前去香港的表演也只有一天,並沒有實際體會到巡迴的苦樂,所以日本的第一次巡迴,讓我們很真切地感受到東奔西跑的巡迴操練。而且我們還去 Summer Sonic 一邊玩一邊看表演。

[主唱 Kalis]那在去日本之前,我們曾受日本樂團 Back-On 邀請與安室奈美惠詞曲創作的配唱者 Emily 一起合作單曲《Come On and Let’s go》,後來也收錄於他們專輯《Good Job》之中。後來去日本也因此有機會與他們同台表演,一起合唱我們製作的歌曲,雖然它只在日本發行,但卻能唱中文歌詞;不過也擔心台下觀眾會沒反應,沒想到大家都很熱烈,當下真的很感動。

[DJ Kit]日本巡迴之前,我們也才轉換創作曲風不久,等於是帶著全新的 OVDS 去國外,但我們也想著,要在國外取經吸收更多不同的東西,讓我們的創作更加成熟,更完美的帶回台灣;所以第一次的巡迴,大概是基於這樣的立場。第一次的日本巡迴是沒有表演費可拿的,那我們也願意自掏腰包出國巡迴,最後還是有微薄的門票收入,不過最後都花掉了。

ovds樂團,吉他手hann(右)
OVDS 樂團,吉他手 Hann(右)© Up Against The Wall

7.你們曾於 2013 年時參加日本富士電視台 ASIAVERSUS 亞洲音樂大賽,能和我們分享那次的經驗嗎?

[DJ Kit]通常巡迴期間,我們住宿都是以便宜為主,再爛的旅館我們都住過。但那次實在是太豪華了!那次是住在台場,富士電視台旁邊的五星級飯台,就連沐浴用品都是高級貨。
[主唱小君]而且我們實在太過亢奮,當時得知自己拿下週冠軍時,就打算開慶功宴狂歡了。那次我們也有攝影師隨行,於是在大家開心到極點的狀態下,就突發其想地嘗試去附近的一座花園團照。可是每個人都像在上演《醉後大丈夫》,意識迷茫得的出不了門。

8.在怎樣的因緣際會下,OVDS 有機會前往美國作巡迴表演?有什麼不同的心得嗎?

[主唱 Kalis]台灣的駐美文化局在那時舉辦音樂交流性質的「Hello Taiwan」活動,也剛好找到 OVDS 樂團,於是我們就和台南的晨㬢光廊樂團一起去美國表演。只是那次和以往巡迴的形式完全不同,我們等於是去陌生的環境咬著牙硬幹。

[DJ Kit]而且我們自己得帶所有需要的器材去美國,包括 VJ 的投影設備等等,然後樂器上車,卸器材,全都得自己搬、自己來。

[鼓手 S.D]啊,因為我不是第一次去美國表演啦……。在他們當兵時,我自己偷偷地和其他朋友出國表演過幾次,所以心裡也萌生小小心願,希望有朝一日能和 OVDS 一起來這裡巡迴。後來願望成真時,當下真的有點感動。

[吉他手小亨]因為我們用的是自己的器材,什麼都得自己來,而抵達美國的第一個感覺就是:美國什麼都很大。地很廣、路很大、硬體設備都很驚人,那種自己硬幹的辛苦感也不見了。只是我們去了半個月,巡迴到最後讓我開始想回家。

ovds樂團,主唱gioreno(小君)
OVDS 樂團,主唱 Gioreno(小君)© Meteora Records/Red Bull Taiwan

[主唱小君]比較特別的狀態大概是我們剛錄完 OVDS 的第一張專輯就上飛機去美國,所以一下飛機除了在美國的表演,結束後我們還得回飯店處理專輯的製作後續。那時就會處於一種尷尬的狀態,覺得一切都很新鮮,想大玩又不敢放鬆;想到回台灣有一堆事情要完成就覺得很想死。但又能怎麼樣,畢竟都是大家一起創作的心血。

[VJ Pocky]踏進紐約的當下,一直都沒有出國的感覺,因為我們一直埋頭忙著專輯的製作,根本就沒有心思想其他的事。而現場需要的影像素材,也都是到了美國以後才瘋狂趕工完成。大概一直到第一場表演結束吧,我才突然感覺到:啊X,我在美國了。

[主唱 Kalis]我們這次專輯裡的饒舌韻詞都是用英文譜寫,只是到美國表演,心裡總會有點擔心地想著,老外會不會覺得我寫的韻詞很怪或很爛之類的。後來,第二場在紐澤西的表演,當時覺得自己並沒有完全進入狀況,自己好像搞砸了。所以生著悶氣地,走到外面抽菸,接著有個高太的黑人朝我的方向吆喝,聽起來口氣不是太好,讓我有點緊張。接下來他告訴我:「我要你知道一件事,我從來沒在這裡,聽過亞洲人用我們的語言饒舌,而且我完全能感受到你的韻詞內涵。」

[DJ Kit]製作那張專輯時,我們每個人都付出全部的心力去完成它,然後沒想到一做完錄音,我們就得動身去美國表演。那個時候我壓根兒不知道接下來的表演該怎麼做,就只能把我們會用到的器材全都帶上飛機,在當地租了很爛的練團室,空氣混雜各種味道令人難以呼吸,大家都快缺氧了,什麼都沒練到,還花了三千塊。最後回到我們住的地方,大家器材架起來就開始練,馬上就進入狀況。雖然當時想到一回台灣就要忙發行唱片,可是能和 OVDS 的成員們一起走到這步,真的很開心。

ovds樂團,鼓手s
OVDS樂團,鼓手 S.D(小恐龍)© Up Against The Wall

9.你們認為台灣的音樂環境,有哪裡比國外更好的優勢?

[主唱 Kalis]一開始並沒有感覺到台灣玩團的好處。後來第一次去香港後,就覺得在台灣練團真的很方便;在中國,別說想玩團,就連想聽自己喜歡的音樂都有難度。
[吉他手小亨]我覺得台灣玩團的好處,就以相對日本而言,台灣的機會很多,在日本得和無數不分樂風的樂團搶表演檔期,但台灣就容易多了。也許競爭不激烈未必是好事,但換個角度去看,想嘗試自己想做的東西也比較多空間得以展現。台灣的小型海島國家優勢,讓附近的國家想來台灣發展也比較容易,雖然我們的政府補助不夠周全,但還是有一些補助啦。就像我們收到 SXSW 音樂祭的表演通知時,每個人都爽到翻天,但下一秒就想到錢的問題,補助金這時候就幫了樂團一個大忙。

OVDS 樂團的美國巡迴之旅也拍攝成紀錄片,即將於近期發布與大家分享。他們也將於三月二十一日前往美國德州的SXSW 音樂祭表演,接著回台參加高雄大港開唱音樂祭的演出,從現場表演,讓 OVDS 的音樂完形-No One Can Stop Us,如同他們的歌曲所述,想創作,想玩團,什麼狗屁也擋不住你。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音樂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