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29.2021

是善良,帶我去我想去的地方 ── 專訪設計教父陳俊良

Editor's Note
喜愛畫圖,到了天下雜誌工作,又自己開了一間設計公司,最後再一圓兒時夢想成立服裝品牌《東裝》。他是集結優雅、堅持、善良於一身,為台灣發聲、為職人發聲的設計師陳俊良。

在飄著細雨的下午,我們抵達隱身大路旁二樓的自由落體設計公司。一進工作室,只見一身西裝、文雅姿態的男人坐在沙發上品啜茶香,他正是人稱「設計教父」、「設計詩人」的陳俊良。在設計業界有不可撼動之地位的他,卻不止步設計師一個角色,更擔任許多各大展覽的策展人,只為讓台灣享譽國際。這樣的大前輩,心底究竟在想什麼呢?現在就讓我們藉著專訪,細窺他獨特的思維與宏觀的理想。

組成靈魂的三元件:優雅、堅持、善良

「老師,你可以為自己下三個關鍵字嗎?」一坐下我就問大膽提問。他說:「我的朋友曾用這一句話來形容我:『不優雅,毋寧死。』所以我第一個關鍵字是優雅。」語畢陳俊良比劃著自己笑說:「這應該不難發現吧?」才第一個回答,陳俊良就逗樂現場,一展他的幽默風趣。

「第二個是我父親教我的,堅持。」一直把父親的諄諄教誨記在心裡,而我發現陳俊良回憶起爸爸時,面容滿是暖意、語氣也是輕輕的。「他告訴我,唯有堅持,與夢想的距離最近。」談起父親送給他的座右銘,陳俊良遵循這句話至今,走的確實漂亮。

輪到第三個關鍵字,陳俊良緩慢地從嘴裡吐出:「善良」二字,真的讓我很意外。驚訝的是,原以為設計界的前輩會拋出前衛、美感的詞彙,沒想到卻是如此簡單的語詞。

陳俊良從頭到腳的每一處,都充滿細節與講究

「善良是我個人,最無可取代的專有名詞。」陳俊良憶起小時候總會在颱風天裡,隨著父親去搬磚頭、給路人做踏腳的事蹟,自豪又懷念。大多人從小培養才藝,這邊補習、那邊要贏別人,而他卻是從父母那裡學會悲天憫人、懂得體諒與換位思考。

優雅、堅持、善良,三個詞解釋了陳俊良的本質,一切都是來自家庭的積累,而成就現在的陳俊良。而看著他侃侃而談,我彷彿正在閱讀一本柔美直率、一輩子受用的教材書。

陳俊良隨身攜帶著爸爸媽媽的照片,這是屬於他敬重父母的最好方式

沒有錯的路,只有不會走的人

書堆裡長大的陳俊良,說自己泡在書本紙張裡是正常。家裡的酒櫃被拿來放書,從沒有趴在地上玩彈珠、弄得全身髒兮泥濘的童年,「現在講起來好心酸喔!」陳俊亮無奈的說,雖然缺少玩心的兒時,卻使他比別人更願意接觸知識、投身嘗試各種事物。書本,成為陳俊良打開好奇心、大開視野的基礎。

大學畢業後,原本前往米蘭念服裝設計的夢想因為家庭因素而停擺。留在台灣的陳俊良,進入了改變他一生的天下雜誌工作。「如果沒有到天下雜誌工作,我就不會是今天的我。」從沒想過做媒體人、編雜誌的陳俊良,原本是個畫圖的小孩,那時的他沒有按照本路去走,但至少也不是走錯路。「在 29 歲的第一天,我去登記了自由落體設計公司。」當作生日禮物送給自己,陳俊良離開待了四年的天下,決定不靠他人庇護,自己闖。

現在回到本業當設計師,陳俊良卻說過去累積的人脈他不敢也不願使用。秉持著不跟設計圈前輩搶客戶的準則,他說自己每天仿若走在風中,明天在哪都不知道,直到接觸第一個客戶 HP 惠普科技以後,有了轉機。

陳俊良從一而終的用「善良」,認真對待每一個人

「我的骨子裡就是躺滿人文的血液。」陳俊良將人文的味道挹注到科技產業,恰巧符合科技產業為褪去冰冷形象的需求,「所以我的客戶都喜歡的不得了!」陳俊良感謝在天下雜誌的訓練,使他能夠設計出簡潔有力、格局之大、有勇國際風範的作品。

問起陳俊良是否有一套經營公司的理念,他這麼說:「一根羽毛和一顆鐵球,在真空的狀態會同時落地。」看似一個絕對的物理現象,裡面卻暗藏珍貴道理。無論客戶大或小、預算多寡,陳俊良都一視同仁,給予最好、最滿的努力與認真。「自由落體其實沒有非得要做什麼案子,我秉持的是把每件事做到極致、做到最好。」

如今自由落體設計也走了 29 個年頭,陳俊良依舊維持這僅僅一條的公司準則,完美落實「堅持」這件事。他腳踏實地、穩紮穩打,一步步在客戶之間奠定自己的定位與名聲。我想這就是一個人尊重職業的態度,如同保險業者的精神與保單的背後意義:「只想為提供你最好的服務。」

只要延續故事,台灣文化就不會消失

陳俊良近年除了設計人以外,也不斷嘗試與各方的結合,策劃許多大型展覽。像是 策劃多屆的台灣文博會、2010 年的《尋找失落的百工》、2011 年《妙法自然》、2012 年《原來台灣》、2013 年《信念台灣》、《玉質台灣》、2014 年《職人台灣》等,都是他跨界策展人的成果。

2012 年《原來台灣》展覽
2013 年《玉質台灣》展覽
2014 年《職人台灣》展覽

台灣職人的保存與延續,設計師所處的角色很特殊,不僅能提出問題,也可以是最好的解答之人。「職人若消失、變成過去式,就無人承襲老師傅的功夫。他們欠缺也許是年輕一代的創想,所以若年輕的設計師能夠給予新的可能性,這不是很好的結合嗎?」陳俊良一改輕鬆語氣,嚴肅的強調著。

「台灣的職人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年輕人一定不可以或缺這一塊思維的拼圖。」陳俊良說,文創是門好生意大家都知道,但做出來的東西沒有被沉澱、消化過的人文調子在裡面,說穿了只是個天馬行空的設計品而已。然而,文化底蘊究竟從何而來?「說故事。」陳俊良給了一個博大精深的答案。

「懂得聽,才會說。」陳俊良從職人前輩們習來的受用道理

「小孩子會好奇、會追尋答案、會聽故事,甚至編故事,為什麼長大以後就不再做這些事了呢?」陳俊良以《小王子》裡的序為例,他遺憾大人明明也曾是孩子,卻總是遺忘;因為當我們不再去訴說故事,就會少了往後提出創意的能量。

所謂的故事其實不是天方夜談, 是我們沒有經歷過的歷史。歲月給的最好禮物就是事件的層層堆疊與累積,「我們重新閱讀故事,梳理裡面的脈絡,就可以發現其中暗藏著很多很多的無限創想,而這就是內涵、這就是底蘊了。」所以才說,窺探歷史,方能鑑往知來。

陳俊良捍衛的不只是專業技能而已,更是台灣的文化與職人之魂。他的堅持小至設計、大至策展,由心底深處的對土地的愛與守護以,正如保險業者對於產業的付出,無論風吹雨淋都堅持無畏無懼的匠人精神。

夢可以做很久,記得實現就好

談到當初沒有實現的服裝設計夢時,陳俊良道出感慨。只是誰都想不到,夢想在心裡種下了 30 餘年,如今又再次實現了。「我們來到世間當一次人,真的很不簡單。所以曾經做過的夢就一一去實現它吧。」他成立時裝品牌《東裝》,一展東方禪意的博大精深與美學之外,也圓了兒時的夢。

以東方精神與元素而生的《東裝》,強調唯有找到經典,就不再害怕退流行

多成身份的陳俊良,此刻卻不是那麼在乎別人怎麼看他。「現在的我有了資歷,並不是要炫耀,而是我覺得我有能力可以做一個平台、去媒合,讓職人與年輕設計師可以站上來,這才是我的角色。」

陳俊良是不是一個好設計師,我們早已不必多加贅述,他的實力有目共睹但他為台灣做的事情,自己卻從未宣傳;因為他不是從不是為了留名,而是一個從善良出發,讓我們生活地方變得更好的人。陳俊良這份低調卻良善的心意,像極了保險業務員不畏艱難、堅持帶領著年輕夥伴,一同闖出不一樣未來的意志。

他運用靈活的思考與遠見,以媒體人的客觀、設計師的主觀,再加上策展人的宏觀去思考台灣文創領域之外,也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要不斷學習、眼界國際,他的堅持與不懈,是台灣文創發展最重要的精神。

後記

專訪還未開等待機器架設完成前的時間,我趁空擋問起陳俊良近期正在籌備什麼,他對著我們分享他正在規劃設計新北市的全新 Logo,讓住在新北的我聽到實在又驚又喜。

其實設計與美學就是這樣藏於生活之中,我們少於發現、少於挖掘,也像陳俊良說的少於聽、說故事的勇氣。願我們能繼續往前發展,將每一次的成果積累成歷史,延續台灣土地美好的文化底蘊,永永久久。

Photo by:Sandra Chen
更多職人故事:《揪匠吧》

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辛蒂
FLiPER 總編輯|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cindychen@flipermag.com
FLiPER 總編輯|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cindychen@flipermag.com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