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是導師、風是隊友,創作就是身處一個不停歇的沙場!

Editor's Note
《你被愛情小魔遮眼了嗎?》是小魔系列繪本中的第一部,以下讓我們一同探討,這本書的圖畫是如何與文字交往?藝術家 RAE 與編劇其樂兩人又是如何相遇?

《你被愛情小魔遮眼了嗎?》是小魔系列繪本中的第一部。

從初期就規劃好的一套五本繪本故事,卻由於概念天馬行空,外加沒有實際執行經驗,因此打頭陣的首部曲,紮實的歷經了四年的陣痛。至於這本書的圖畫是如何與文字交往?藝術家 RAE 與編劇其樂,兩人又是如何相遇?

小鳥與風的相遇

這是一段愛情長跑的過程。104 年 4 月 24 日,講話慢慢,像隻小鳥的 RAE,與瘦瘦長長行動如風的其樂相遇了。她們第一次見面,竟然就掏心掏肺的討論:「如何面對創作中的陰影。」這次的相遇,像是久別重逢,也像是一見鐘情。

其樂開始追隨著 RAE,不但偷偷找了所有 RAE 的圖文書閱讀,也跑去參觀 RAE 的畫作跟雕塑作品,其樂對 RAE 仰慕越來越深,雖然渴望找 RAE 合作繪本,但心中的膽小魔一直出現阻擋:「她是拿過波隆那插畫獎的藝術家,怎麼會跟妳這個菜鳥合作啦!」

這樣的情形持續了一年,其樂持續騷擾身旁的人講述小魔的概念,也千篇一律的重複對 RAE 的喜愛,終於有位朋友一刀刺向其樂:「妳為什麼這麼看不起自己?為什麼不直接提出邀約?」

106 年 1 月 19 日,其樂終於拿出潦草的火柴人分鏡,跟 RAE 訴說一對情人吵吵鬧鬧從年輕到老,他們被小魔大軍纏繞愛恨糾葛,直到臨終前心魔,化為天使圍繞的故事。那個片刻,天使輕巧的降臨!RAE 的腦中浮現很多清晰的畫面,因此,她點頭接下了其樂的文字,兩人牽手,正式向心魔宣戰。

第一代小魔草稿,繪於 2017年。
人魔共生示意草圖。
第一代小魔聯手製造風暴示意圖。

魔力建築及守樹人

《你被愛情小魔遮眼了嗎?》故事中的主角,一個居住在城市一個住在森林,作者以此隱喻: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舒適圈,在關係中(包含但不限於愛情),只有跟自己的心魔直球對決,才能踏出一步擴大人生。這兩個繪本主場景的規劃,RAE 很快就在腦中有了畫面,因為剛好跟她關切的議題十分一致。

喜歡跑步、登山的她,看見台灣資產階級的狂妄,在小小的土地上用盡千方百計蓋更多的大樓,台灣的皮膚失去可以呼吸的空間;她同時看見了關心環境的人類,擔心失去安身立命的土地開始珍視舊建築,而這些有歷史文化的老建物,也挺身而出勇敢捍衛自己的存在!

這些想法在 2014 年醞釀,RAE 陸續在〈栗子頭與消失鳥〉的系列畫作中繪出魔力建築,2015 年,她更將現實生活中的城市化為一種無形的力量,在〈夜景系列〉畫作中登場。

在 2016 年,對森林充滿崇敬的 RAE 繪出奇思妙想,她以樹屋為主題,創作了〈守樹人〉系列。在 RAE 眼中,森林中的樹木充滿大愛的提供人類所需,她幻想小小的人類可以寄宿在樹木之中,而大樹則收納保護人類的小我,人與環境和平共生。

RAE運用她深厚的功力,巧手建立了有特色又蘊涵深意的舞台,小魔大軍在人與人之間、在城市、森林中穿梭,它們無所不在,你看到了嗎?

世界的心情:構思於 2014 年,澳門廿五層高的飯店窗台。
守樹人系列,也許未來只有住到樹裡成為守樹人,才有資格得到地球的居留權。

圖與文的結合,要用強力膠 ? 三秒膠?熱熔膠?

繪本描述的是愛情中的拉扯,而圖像工作者與文字工作者也如同戀人,從曖昧期、熱戀期,進入了穩定交往期,兩人被慣性思考綑綁,漸漸陷入泥沼走不進對方的思惟,為了工作的和諧(如同戀人為了家庭的穩定!)兩人選擇壓抑自己,而面具小魔及冷漠小魔吸收到養份,也趁勢開始咕嚕咕嚕的壯大。

一心想要讓圖與文融合為一的 RAE,接受了內心及外在交戰的狀況,她與其樂慢慢前進,耐心的針對故事中的戀人絮語、內心獨白,甚至是回憶戲如何在畫紙呈現反覆討論著,而關於如何精簡文字保留想像空間,如何以意象表達心境,也只能藉由一次又一次的試畫,try and error,try and error 用最笨卻最踏實的方式淘汰不成熟的想法。

每當解決一個難題,RAE 都會心懷感激的發現是自己的小魔不斷在指引自己直視內在:每個人心中都有這些魔,而自己和小魔是和諧相處的嗎?還是逃避它,或者是與它對抗?與小魔的交手方式,也就是自己如何面對自己的方式,這是 RAE 在創作過程中意外的收獲。

影像化的繪本一幅畫面要處理多重時空。這幅女孩在樹林的生活,如果以影像方式表達,就是一連串的快速剪接。
這是關於男孩醒悟女孩如何照顧自己的內在小魔的橋段,如果以影像方式表達,就是一連串的回憶。

魔王來臨!思想垃圾 VS 藝術垃圾

RAE 克服種種困難,她與其樂匍匐前進走過冷漠階段,終於,繪本的初稿完成了。

幾年的時間過去了,RAE 在持續藝術創作的過程拓展視野,她開始反思:因為自己龐大的創作產量累積許多作品,但這些沒有機會持續展示的作品只能存放在工作室中,尤其是雕塑(FRP 的材質是無法分解的一種塑料)一件好的作品可以留存於世世代代,她卻在辛勤的創作過程中留下令自己為難的作品,因此,她決定要在創意發想之初就考慮媒材以及存放的條件,更重要的是作品的存在必須有意義,不能一再製造出藝術垃圾。

當她與其樂分享心情時,長期撰寫影視劇本的其樂也在檢討自己寫的故事是否只是毒害受眾的思想垃圾,兩人的想法竟不謀而合。

就像小魔系列繪本中的第五部設定的故事情節,兩位創作者在遇到最大的「魔王」,繪本找不到出版商即將死去的狀況下,RAE 與其樂笑談過往的不安、擔憂、自卑、焦慮、控制,她們發現她們因小魔受苦,但小魔也創造了許多美好回憶,她們自在了,願意放自己跟對方自由不再與這本繪本較勁,它可以是段過程,不用是結果,也不需完美。

確認過眼神之後,《你被愛情小魔遮眼了嗎?》這個故事被默默封印。但從此,RAE 跟其樂的 LINE 卻更加的熱絡,兩人總是互稱彼此為天使,以小魔遮眼為開場的友誼,原來,天使一直圍繞。

當我們接納我們的內心小魔,就能好好的歡迎愛情光臨。

創作的過程就是打魔打怪

RAE 在一次次的自省及堅持中勇敢前進,在生活中她接受了更多的挑戰,同時,她持續創作以「共生」為方向的作品,以此目標,她時時提醒自己要能聽到土地的心聲、為大樹說話,並且用她的雙手,真心誠意的創作。

她也深切明白:創作的過程就是一段修煉,這段創作小魔繪本的過程她已知道如何面對考驗與心魔做戰,她不害怕成為一位戰士,在廣大的天地之間,烈日是導師,風是好朋友,人生是戰場,她,則是一名持有畫筆的戰士,滿腔熱血,將永遠為夢想奮戰!

更多《你被愛情小魔遮眼了嗎?》:作品連結

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小小寫字魔人 林其樂
只會畫火柴人的編劇。怕麻煩卻愛自找麻煩,既膽小又愛搗蛋,心中養著可愛的小魔大軍。
只會畫火柴人的編劇。怕麻煩卻愛自找麻煩,既膽小又愛搗蛋,心中養著可愛的小魔大軍。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