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裡面都是她的影。」所有記憶中的妳,都化為我創作裡的一份子

Editor's Note
來自香港的時裝設計師 Ego,為了將逝世的母親的影子永遠留存,設計這件事成了她的浮木與契機。她從放棄、自我掙扎到最後從光明走出,於是作品中都可見,她深愛的她。

我是 Ego,來自香港。我是一名時裝設計師,今年在台灣已經六年了。 我喜歡黑色。黑色包容一切事物,接納所有。

「所有的記憶都是前方的。」 ── 王家衛

她離開之後,我的衣櫃內只有黑白衣服,黑色俐落剪裁裁縫的西褲,唐裝衣領白襯衫,或是舒服輕柔汗衣,世界上的顏色全消失,在不斷洗練的過程結束後,只餘下黑白,將生活的一切簡化,清除,轉換,重生,讓她的影子再度出現在我身上,仿似不曾離開。

軟弱的我,只能用這方法懷念你。撫摸鏡子的同時,也會看到你曾經在我身上留下的碎片。穿透肉體,你的靈魂清晰且透明,看見你、看見我,混在一起。從此同化、混合,一同重生、重組。

她改變我一生,影響我設計、帶給我藝術,我的母親。

她離開以後留給我的只有一門手藝和獨特的美學,小時候因學業問題,被診斷有讀寫障礙症,需接受治療,那時她讓我到上畫班上課,從此創作成為我的語言。

2013 年,母親證實患上癌症末期,生命中是有痛苦,裡面也有太多沉墮或不能自拔,也難以回頭,這原是一條不歸路,她是我不能釋懷和放下的人和事,那段時間我也不再做任何設計,把自己的鎖起來,沉溺在可怕夢中,迷失了,失去了內心的平靜,只懂逃避、生氣、掙扎。

她離開以後,我想過放棄。放棄設計、放棄時裝。那時我天天失眠,生命枯燥,只有上班下班,長達半年時間,不接觸設計,選擇逃避,壓抑,絕望,但我想起和母親的約定。 若生命中如不曾經歷罪惡,慾望、盲目、破碎、苦痛,那是多麼乏味。

時尚從不是一件小眾的事情,是任何人類的事情。 要始終保持敬畏之心,對陽光,對美,對痛楚。 我的模並不標致,並不高大,只是個普通人,但美好女子的定義是,她若走進人群之中,某些遺世獨立,突兀的存在會使他人立時感覺空氣發生變化。

而普通人一走進人群,實際上水滴匯入海洋,不見痕跡。這定義不免偏執,卻很分明,並且和五官無關。讓她的影子在我身上重生,再構築,我的設計每一件都帶著她的影子。

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Ego
我是來自香港的時裝設計師 Ego,已在台灣待上第六年了。
我是來自香港的時裝設計師 Ego,已在台灣待上第六年了。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