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早已忘了我。」來自孤單宇航員的圖像答錄,一探千年以後的地球變化

Editor's Note
美國攝影師 Karen Jerzyk 以一系列名為「 孤獨的宇航員(The Lonely Astronaut)」的拍攝計畫,輔以精緻圖像說盡警示寓言,既虛幻也耐人尋味。

厭倦以「常態」角度構思拍攝題材的美國攝影師 Karen Jerzyk,在一系列名為「 孤獨的宇航員(The Lonely Astronaut)」拍攝計畫內,以精緻的透圖畫面添入警示寓言,讓看似枯燥的二維影像,多了一道值得思辨的奧義。

保有一貫超現實主義的風格,經由 Karen Jerzyk 的鏡頭,大地萬物都成了生活細節,為故事發展依循鋪陳,展開一連串異想天開、天馬行空的不切實際感,既奇妙也耐人尋味。

「 我是攝影師 Karen Jerzyk,帶著我那臺可靠的時光機器,我穿越了整整一千年去記錄人類宇航員返回地球的過程。」

是一段探索孤獨和孤立的拍攝計畫,三年前 Karen Jerzyk 購買了一件貨真價實的太空服,端看它的同時感受到時光的淬煉,靈感便始於當下,她決定踏上環遊世界的路程,並穿著太空裝記錄這一切。

「孤獨的宇航員」出現在廢棄的空無一人的街道、老舊劇院、餐廳至長滿花草的老式臥室,各個影像的主題獨立分割,卻都傳遞著同一種思緒,將觀者與傳遞者的心境安置在一個看似空閒卻令人回味的環境裡。

在部分的場景中,宇航員與之產生互動,沈思、玩耍、發呆或是讀書,而在另一些場景裡,宇航員又像是與萬物分離,沒了聯繫。Karen Jerzyk 透過一系列拍攝內容,表達對於社交的恐懼,以及反映內心渴望被拉近的關係。

你我都是人生旅途上「孤獨的宇航員」,我們練習活著,並在有限的生命裡探索未知,這一路會遇上許多宇航員,但是相聚有時、後會無期,世態都會延續都會向前推移,最終我們將回到一個人,而轉頭惦記過往,只要記得就不算白走一遭。

圖片來源:Karen Jerzyk
更多 Karen Jerzyk:FacebookInstagram

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BROCCOLI.
「肉桂犬單隻95。」
「肉桂犬單隻95。」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