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複的力量,是孕育故事與傳說的養分 ── 專訪《月昇山谷》創作者暢與塵

Editor's Note
《月昇山谷》是一個關於龍與農夫的虛構故事,也是思辨「重複」的哲學命題的一道題;讓我們深入訪問創作者暢與塵,看他們如何建構與創作這個迷人又奇幻的傳說。

從小到大,關於龍的故事流傳甚多,古今中外都是。而我們總是對於傳說裡的龍,充滿好奇、想像、敬畏甚至害怕。也因此,龍的未知與可能,成了許多創作者良好的題材,使其可以毫無框架的想像,去發想任何時空背景、敘事脈絡一段關於龍的傳說。

而《月昇山谷》,就是近期我愛不釋手、關於龍的故事。此次榮幸訪問到繪本的兩位創作者 ── 暢(文字)與塵(圖像),透過細問才知曉,原來此故事不僅是神話為基礎,更是一場以時間為命題的哲學思辨。

文字先導,一個闡述時間的故事

「那時候被關在營裡浪費人生,特別多時間胡思亂想。一開始心裡只有『重複』一個詞,因此想要創作有關重複的故事。」說起《月昇山谷》故事的創作起源,暢想起軍營中每日重複、制式化的日常,因而從中汲取到的靈感、化為故事的核心概念。

暢在有了初步的架構之後,擷取了常見的奇幻元素,例如:中古時空、龍和騎士等作為故事的軀殼,並且避開該寫的、溫馨的內在,只是平鋪直敘地將「重複」的概念導入其中,看著故事成形。

仔細探究《月昇山谷》,重複的概念其實不斷出現。暢說:「死不復生,龍殺過就不能再殺了,唯有說故事的人有權利不斷複述屠龍這件事。」暢透過「重複」這個關鍵詞,將老農夫、屠龍、聽故事的人及我們通通串連到這個不斷 repeat 的輪迴裡。

就好比回憶,暢認為,我們總是試圖去捕捉那一瞬間定格的重要畫面,但它在記憶裡總是灰階、模糊的調色,我們說不清自己不斷回想的其中道理,於是只好千篇一律地撫摸傷痂。

圖像引路,一窺傳說背後的面貌

《月昇山谷》是故事先出現,塵再著手繪製的。塵說自己在讀完故事的第一次時,是混亂的。「可能是因為暢跟我想事情的方式很不一樣,讀完第一遍的時候我還抓不太到故事的主調,只記得有農夫跟龍跟騎士。」即使反覆咀嚼故事後,還是難以百分之百理解,塵只好以直覺的方式,把想到的畫面先畫下來、做分鏡。

《月昇山谷》草稿圖一

「在分鏡的過程中才慢慢看見故事的樣貌,把一些事件跟角色跟環境連結起來。」塵說自己擬完分鏡稿後,又畫了更加詳細的草稿、才繪製完稿。塵也從這樣反覆的讀取故事、繪製故事之中,感受到重複的意念,《月昇山谷》傳達的核心內容。

《月昇山谷》草稿圖二

問起她當時畫的過程,她說自己其實並沒有多想,只是把讀到故事時想到的第一畫面畫下來。「畫畫有時候讓人很緊張。畫紙很大,很多空白讓人不知道該從何下手,所以這次給自己設定的原則是,相信自己的直覺。」

《月昇山谷》草稿圖三

「先用直覺把第一印象畫下來,在畫的過程中再去發展變化。」塵選擇這樣的作畫方式,除了能夠反映自己平時對於圖像的敏銳度之外,也能在圖畫中看見塵的影子。

《月昇山谷》草稿圖四

就像《月昇山谷》顏色不多,問起塵原因為何?她則說冷冽的風格可能是她觀察世界的方式。於是,在閱讀《月昇山谷》的每一頁時,就像是塵帶領著我們,走進這個神奇的傳說中一探究竟一般。

「重複」對於人們來說,其實是一件充滿力量的事情。可以是鐵杵成針,磨得純粹且單一,也可以是不斷揮拳、直到推移空氣;因為重複,一個口耳相傳的故事變為傳說,這就是《月昇山谷》。

後記:

既然故事裡不只是爽快的屠龍過程,創作者總會想藉著自己建構出來的故事,傳達一些什麼。

出乎意料的,暢這麼說:「我的故事恐怕難有什麼道德教訓,寫作就像走出山谷,路上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農夫和鐵匠、國王和藥草師,每一個人都跟你說前面有什麼,但是說詞各異。也罷,就繼續走吧。希望讀到的人,可以一邊翻閱一邊念給人聽,給自己也好。」很好,夠帥氣。

塵則說:「不一定要有想法或感受,輕鬆就好。」她不確定大家能從中獲取什麼,但期盼讀者能可以透過繪本,體會她與暢看世界的方式。

我想這就是這個故事的魅力之處,它神秘,遠觀如迷、近觀也如謎,等待你不斷的走進,才能懂「時間」與「重複」彼此之間的奧秘關係;或許這股力量不只讓暢與塵孕育出《月昇山谷》,將來也能帶領你,孵育出更美好的故事片段。

更多《月昇山谷》:作品連結

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辛蒂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