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之所以豐盛,是因為學會接納奇形怪狀的自己

Editor's Note
許菁芳說失戀跟感冒一樣。在新書《甘願綻放》的第一篇:夏,能感受到愛情逝去以後,女人在炙熱的天氣裡,學會接納自己的呼吸吐納、幽暗光明。

某天看著網路上擷取的試閱片段,是許菁芳新書《甘願綻放》的第一篇:夏。她劈頭直說:「失戀有益身體健康。」衝著這段話,我下了班後直接走進誠品,拿了書頭也不回的結帳去。

許菁芳說失戀跟感冒一樣。坦白說我沒什麼感覺,因為我很少感冒,加上失戀是第一次,頭一次發作堪比初學者。我的症狀不多,第一天全身軟爛的癱在沙發上,不吃也不喝。當時覺得自己還可能因此減個幾公斤,倒也是好事一樁。

當坨爛泥的日子不長,我很意外的很快速地就痊癒。明明 6 年多的感情歷歷在目,我甚至覺得自己應該邊讀《甘願綻放》時,會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現在卻連個鼻酸都說不上。

書裡的許菁芳失戀所以去做瑜伽,而我不喜密閉空間,所以逼著自己假日傍晚去河堤慢跑。她在各種伸展動作裡感受身體的收緊與縮放,而我在微風或是小雨的河邊細聽我的呼吸聲。

運動大概是失戀之後,我真的堅持的事情,因為比起我一直想嘗試的畫畫,運動顧健康又省錢,一舉兩得。我常常配著旋律很強烈的音樂,不斷地對抗地心引力與體重的包袱,一步步的往前。那一次的步伐交替,就像是提醒我不能留在原地,因為我愛的人已經離開那裡了。

許菁芳給的夏日課題是「練習接納」:去接納自己真實的面貌,不管是故作堅強或是仇恨黑暗的都是自己,去記得以前的自己,去和解現在的自己。許菁芳在瑜珈裡感受身體溫度的變化、嘗試與不安的她和好,而我同樣也選擇在每一次呼吸吐納之間,整理積累的情緒與負面,等 5 公里結束之後,我又煥然一新。

別人時常問我,我是否痊癒了?我已經好好跟別人訴說愛情長跑的失敗,能雲淡風輕的告訴別人自己還保有一點對戀愛的憧憬嗎?坦白說我還真不知道。但我想許菁芳教我的,是如何適應這樣有點奇怪的自己吧。

我有時候會哭的亂七八糟,有時候又會開心的古古怪怪,這樣的情緒好像早存在身體的某一處黑洞,失戀的時候才真正被打開、被釋放。這樣的自己我很陌生,但我現在懂的接納,能夠坦然與這樣的不同共處。因為這就是「我」的一部分。

關於失戀之後痊癒的功課,每個人程度不一,所以時間長短不一,我想我可能還在修復,將原本丟失的零件一一找回,再次重新安上。感謝許菁芳,教我如何接納。失戀,真的有益健康,也讓我嘗試摸索到暗藏在身體宇宙的更多的自己,找到心底的一片浩瀚海洋吧。

當然,還要感謝夏天。天氣熱成這樣,我完全沒有那個隨意找人取暖的念想,自己一個人就夠暖了。

INFO:《甘願綻放》
作者|許菁芳
出版社|皇冠
更多資訊|博客來

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辛蒂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