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到西伯利亞,新加坡藝術家的與神共舞: 《超自然神樂乩》

Editor's Note
2020 台北藝術節《超自然神樂乩》,是結合舞蹈與神祇文化,以敬畏之心,玩轉靈肉、穿梭數位與自然的特色表演。

2019 年臺北藝術節,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帶來的《極黑之暗》,是一場與舞踏大師土方巽的跨界合作 ── 由於土方巽早已於 1986 年逝世,因此,這裡的「跨界」,跨的是陰陽兩界。

顯然,徐家輝並不想打算讓這樣的嘗試停留在 2019 年,今年的臺北藝術節,他帶來了《超自然神樂乩》(CosmicWander : OnGon+ NeZha),挑戰在一場節目中交錯呈現西伯利亞 OnGon 與臺灣三太子(哪吒)的雙演出型態,讓這兩個似乎在不同文化中的神靈,於一場表演中隔空起舞。

近年來,我們雖然已經見過幾次三太子以流行娛樂的模樣,離開神壇,跳上電視、街頭,甚至國際舞台,然而在其他國家的藝術家作品中展演,似乎仍屬少見,況且,這回徐家輝帶來的《超自然神樂乩》中,還是以雙表演的形式,與西伯利亞的Ongon(薩滿信仰中的偶像)交錯演出,實在忍不住令人好奇,無論是與逝世日本舞踏大師的合作,或者西伯利亞薩滿神靈、台灣傳統道教神明的合作,其中究竟有什麼不同的感受呢?

「其實從《極黑之暗》到《超自然神樂乩》,創作過程是很不一樣的,我想那還是與陰陽的差異有關。」徐家輝坦言。「一開始的時候,我與土方巽大師的靈魂合作時,心裡充滿恐懼和偏執。整個過程裡,我總是忍不住就會想太多,而且將過程中所有的不順利、不理想、不完美,都歸咎到陰間能量。不過,今年的《超自然神樂乩》,我學會了更安全地嘗試自己的想法,當然,整個過程仍然必須始終保持尊重。說實在的,我也很好奇,諸神會怎麼看待我的想法和概念。」

從大師的鬼魂到薩滿與道教的神靈,這樣多方的嘗試,幾乎讓人相信徐家輝肯定是個泛靈論者,然而,他卻是個虔誠的基督徒。「你如果問我是不是相信我研究以及當作創作素材的神明都存在,我可以很肯定地回答你:沒錯,我確實相信,而且我也可以告訴你:神之所以存在,是因為人類需要他們。」

這句話似乎解釋了他的信仰,也解釋了他為何相信那些與他的信仰似乎有所違背的其他信仰。「我想要用一種看似非理性的古老信仰體系,結合舞蹈,去重新展現一種另類的世界觀。」徐家輝說,「對我而言,舞蹈一直是人類實現超越的方式,而最讓我著迷的一直都是那個超越的當下,精神和身體的狀態同步改變,那種狂喜狀態的境界。而《超自然神樂乩》就是希望能夠找到我們對超越的渴望,以及個人的靈性成長。」

超越,可以解釋為人類對自身的超越,最能表達超越自我精神、肉體極限的方式,恐怕非舞蹈莫屬,而超越「人類」之外的,則是神靈 ── 如此說來,結合舞蹈與神靈的《超自然神樂乩》,恐怕是最符合 2020 年臺北藝術節的主題「Super」的呈現了。

「沒錯,更何況,現在在全球瘟疫的大流行期間,我想,透過超自然的幫助,我們會感覺更好一點。」說到疫情,徐家輝本人因為疫情關係,這回在臺灣多待了好一陣子,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與以往不同的發現呢?

「這次在臺灣待了七十天,其實時間還是太短,很難說對於臺灣有什麼太深刻的觀點,但我還在努力地探索更多我不知道的臺灣,我想再多和幾位臺灣藝術家合作之後,可能會有更多想法。」徐家輝說。「不過,我真的得感謝臺灣人的善意,尤其是在這段期間幫助過我的人,比如說,願意特地幫我從柏林把我的硬碟帶到臺灣來的朋友,我真的非常感激,要不然我在臺北的工作真的無以為繼。」

關於臺灣,徐家輝在研究三太子的歷程中,其實了解得比疫情期間更多。「台灣的廟宇文化非常現代,甚至讓我想起傳統舞蹈一路走向當代化的歷程,兩者都充滿了新思想與當代特色。我雖然是一個臺灣廟宇文化的局外人,這種獨特性卻讓我非常感興趣——比如說,降靈起乩可以直播,乩童還可以穿比基尼,天啊,台灣社會的開放性真的太有趣了,我猜,那是因為在台灣的自由民主社會中,人們是可以自己思考並且產生創意、與時並進的,而不會被過時的規章制度所束縛。」

一邊讚嘆著臺灣廟宇文化的多元、自由與創意,徐家輝一邊透露自己在臺灣進行實地考察時,竟然問過三太子:『祢在廟前看鋼管舞看了那麼多年,祢究竟愛不愛看鋼管舞呢?』這問題!三太子難道不會拒答嗎?正如我們所知,三太子天性開放淘氣,可不會被區區鋼管舞的問題嚇倒。據徐家輝轉述,三太子「並不介意」看鋼管舞表演,不過與其說是祂自己愛看,不如說,是祂麾下的五營將軍、天兵天將愛看,這有點像是早期的流行歌手與藝人的勞軍晚會,可以提高將士們的士氣,對穩定軍心相當有幫助。

「我還問他,那祢看鋼管舞看了那麼久,祢會跳嗎?」這是什麼大逆不道的問題?不過倒是讓人很好奇答案。「三太子說,祂還沒有試著跳過啦,不過我猜祂應該可以跳得很不錯,不過祂太害羞了不好意思表演。」能讓三太子不好意思,真是讓人不得不服了徐家輝。

「說起來,我一直不覺得是我選擇了三太子當作我的創作題材,而是祂一路上指引著我,帶領我探索這一切。」最後,徐家輝這麼說。而我們似乎也能夠感受到,三太子正踏著風火輪,興高采烈地期待著《超自然神樂乩》會有什麼精彩的表演。

文 Text|陳謹
圖 Photo|徐家輝

不可轉載
FLiPER
FLiPER 取自英文單字 flip,意指翻轉、翻動,加上 er 的我們成了翻轉世界的人。我們相信,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塊想要翻轉、撞擊的地方,等待著內心發起小小革命的那一天。
FLiPER 取自英文單字 flip,意指翻轉、翻動,加上 er 的我們成了翻轉世界的人。我們相信,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塊想要翻轉、撞擊的地方,等待著內心發起小小革命的那一天。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