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去哪?還不知道!」我們只是組個隊、玩個團,闖著闖就過了十年 ── 專訪 Frandé 法蘭黛樂團

Editor's Note
「再逃下去的話,要逃到哪裡啊」法蘭黛樂團邁向十週年,彼此之間歷經物換星移,而這趟旅程尚未結束,所以他們用〈接下來要去哪〉問自己,還有一直陪伴他們的歌迷,一邊找答案,同時未完待續。

時光飛梭,法蘭黛樂團經歷團員更替,最後成了如今的組合:主唱 Fran 法蘭、吉他手江鎮宇、鼓手孟諺,相伴相知、玩著最愛的音樂走至今也已十年。

採訪當日在有些陰雨連綿的週四下午,法蘭黛三人坐在一起,話卻出乎意料的少;彼此之間冷淡、疏離的距離感,相比陽光的吝嗇露臉,似乎更讓人難捱。小心翼翼地詢問三人是不是不太熟,他們才終於給出笑容。於是,今天我們看見音樂之下,很不一樣的法蘭黛。

Fran 說,其實他們個性很不一樣、私底下喜歡的東西、聽的歌也都很不一樣,唯一共通點就是喜歡音樂。大家都說搞團體,比起個人最麻煩的事就是相處,而法蘭黛撐過七年之癢、逃過不和魔咒,走到今年第十年。問秘訣嗎?Fran 大笑:「會不會就是因為我們平常不相處啊!」

催化我們彼此的,只有音樂。

「有時候早、午、晚餐、宵夜全部都在一起,很膩耶!」孟諺很認真的說,建立在工作之上的關係,還是保有一點距離,才能在密集相處、表演時不至於相看兩厭。很意外樂團並不是時時刻刻黏膩一起,法蘭黛彼此之間的距離,有時候挺遠的。

「我們好像本來就比較冷淡,除了在練團時一起跑一首歌、jam 一些東西的時候才會比較有溫度。」Fran 邊說,少話的江鎮宇頻頻點頭。法蘭黛是個當在音樂串連彼此、待新奇的靈感乍現後,火花才會在之間迸發,才有一點熱度。

音樂是骨與血,我們三人是填上的肉,才能是法蘭黛。

十年了,不免俗的要問一下:「音樂對三人來說的意義?」以為江鎮宇要搶答,不料他卻反問:「這題我們是不是之前回答過了……。」Fran 立刻說:「沒錯!而且我們答案一樣!是空氣!」為了聽到不一樣的回答,於是逼著三人再腦力激盪一下。「音樂可以說是骨頭與血,因為我們也不是綜藝的 artist,如果跟音樂沒有了關係,我們應該就沒有辦法是法蘭黛了吧!」

有了骨頭和血,那肉去哪了?孟諺接話:「肉就是我們三個啊!」個性、風格、喜好都不同的三人,才能創造出很這個有點奇妙、又不違和的組合。

無論做什麼事,總有個原因或是中心思想,當我們問起法蘭黛的音樂理念,Fran 回答「順其自然」。她自認三人都很道家思想,甚至對於歌迷要從他們的歌獲得什麼,法蘭黛很奇妙的,從沒設想過。「每個人的人生經驗、生活環境都不一樣,所以也會有他們自己的詮釋。」所以,就順其自然。

談及長大這件事,相比十年前的自己和現在,有些部分不同,有的也還是相同。而 Fran 想叫過去的自己每件事多想一遍、孟諺則想提醒年輕的他:「再堅持一下就好了!」「我想跟自己說,好好練鋼琴。」江鎮宇的回答很務實,卻把大家逗的呵呵笑。「你又是這個答案!」

「一路走到這裡,法蘭黛接下來要去哪裡?」

「嘿!我們十年了!接下來我們還要繼續!我們沒辦法這種!」身為思考者的法蘭黛,從不是熱血派,沒有陽光、積極的正面能量,十週年的特別企劃只想單純的丟出問題,一個問自己也讓聽眾反思的疑問,於是誕生了〈接下來要去哪〉。

「無論人生中過得怎麼樣、走得多遠、經過多少歷練,依舊要謙遜的面對世界。」這是法蘭黛的反省之歌,也希望每個人可以停下來想一下、調整一下, 或許就能變成更不一樣的人。

關於未來呢?法蘭黛其實不擅於想太遠,甚至過了十年至今,還是沒有找到正確答案。三人笑得率真,坐在眼前的三人個性迴異,不料默契卻十足回答:「不知道啊!」

「所以現在才會有種:『接下來要去哪?』」、「讓歌迷來告訴我們!」即使歌曲終於做出來、要開十週年演唱會,還沒有個所以然的三人,笑說請大家來聽歌、共襄盛舉,陪著我們一起找答案。

在這條路上,需要指南針嗎?

〈接下來要去哪〉是場四分鐘的公路旅行,在歌曲中不知道最後到達的彼方是哪。而法蘭黛真實人生旅途中的盡頭,會有什麼?三人的想法相差不遠,都認為重要的是方向和過程,終點其實沒有很重要。

無厘頭的 Fran 說小時候的自己想當華生,因為能有個福爾摩斯,叫她幹嘛就幹嘛,很幸福;但現在不在需要了。「我喜歡亂走!」 喜歡冒點險的江鎮宇說自己愛亂走、享受其中。而孟諺則是說:「用心感受就知道方向了。」

「即使未來要做很多決定,我還是想忠於自己。」偶然從電視上聽見的一句話,剛好適合十年了,依然保持初心的法蘭黛;一個感覺好像很冷,但抽絲剝繭過後,能體會其中溫度的樂團,一直陪著我們,然後繼續下個、下下個十年。

後記:

訪談最後,問了法蘭黛一個很ㄎㄧㄤ的問題。若還剩十小時是世界末日,他們最想做什麼?孟諺只想回家,而 Fran 不改搞怪的個性,說自己先告別父母,再跑去跟外星人溝通,希望他們帶走我跟這個世界的末日,讓她愛的人事物都好好的在地球上。而江鎮宇卻面有難色說:「我可能不想面對,聽著 〈The End of The World〉,選擇自己結束人生吧。」所以說,法蘭黛的歌總時常帶著決絕的悲傷、像是很苦的藥,原因出自哪便可知了。

INFO:【接下來要去哪 ── 法蘭黛十年了】演唱會
時間|11.16(六)19:00 – 20:00
地點|台北 Legacy(華山 1914 創意文化園區・中五館)

場地協力:AGCT Apartment
營業時間|週一至週五 12:00 – 18:00
聯絡電話|(02)2369-6659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溫州街 49 巷 2-2 號 3F

Photo by 楊景棠

辛蒂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