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的每一個生命,都值得我們用心對待 ── 繪本《你知道我的家在哪裡嗎?》創作背景

Editor's Note
繪本《你知道我的家在哪裡嗎?》的作者莊佳穎,把領養 Lena 的過程化作一幅幅圖畫,不僅想讓大眾看見他們之間的互動與感情外,更是希望能透過 Lena 的故事,減少世界上的流浪、更珍惜世界上的每一個生命。

我是繪本《你知道我的家在哪裡嗎?》的作者莊佳穎,這是一本由真實故事改編的繪本,也是一段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歷程。

如果不是因為親身經歷了跨海領養,我永遠不會知道,為一隻流浪動物找到幸褔的家,是那麼曲折、那麼艱難,所以我創作了繪本《你知道我的家在哪裡嗎?》,希望這個故事能讓世界有那麼一點的改變。

命運的安排,讓同樣遠居他鄉的我們相遇

先生和我在婚後一直很想養隻狗加入我們的小家庭。2012 年初,當時住在美國北加州的我們,無意間在動物領養網站看到美麗的黃金獵犬 Lena。仔細研讀檔案,發現 Lena 居然來自台灣!這是命運的安排,讓同樣遠居他鄉的我們相遇嗎?先生立刻寫了封簡短的郵件表達領養意願,兩天後得到回音,已有兩個家庭提出申請領養 Lena 了。

沒想到兩週後,Lena 又出現在領養的網站,這次我寫了一封文情並茂、感人肺腑的信件,其中詳細介紹陪伴我成長的三隻狗與一隻貓,以及我曾經偶遇或照料的小貓與小狗,隨信附上十多張這些可愛動物的照片。此外,我明確地表示我們有能力與決心給 Lena 一個幸福的家。

我在領養網站上看到美麗的黃金獵犬 Lena

嚴謹與漫長的領養的過程,Lena 終成為我們的家人

電子郵件寄出不到三分鐘,我的手機響了。對方是一位名叫 Kyra 的女士,她是北加州動物救援組織的志工。她仔細詢問我們的決定,提醒流浪動物的飼養並不容易,同時寄來一份申請文件。

申請文件多達十多頁,除了基本的領養問答,更多是關於飼養的申論題。迅速呈交申請文件後,Kyra 幾乎天天致電與我閒聊,她似乎想多瞭解我們的生活背景與人品。如此進行了兩週,Kyra 從沒告知我們是否可以領養 Lena,我們也才知道領養者的篩選是如此嚴謹。

這天,Kyra 告訴我,Lena 要坐飛機來了。當時我們以為 Lena 已經住在美國的寄養家庭,便隨口詢問出發的城市,Kyra 回答:「Somewhere called Taipei」原來 Lena 還在台灣!我興奮地告訴 Kyra 我也是從台北來的!我可以去機場接機!然而,Kyra 要我冷靜,她要先安排一場見面會,就像是一場相親,她要觀察 Lena 與我們的互動,才能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

Lena 經過大半天的航程,才抵達美國

終於到了見面會這天,我們很緊張,深怕 Lena 不喜歡我們。在寄養家庭的車庫前,我們先見到了年過七旬,白髮蒼蒼的 Kyra。Kyra 的行動不方便,因為她堅持每天帶著大大小小等待領養的流浪狗出去散步,曾被狗群拖著摔下樓 。

我們跟著 Kyra 緩緩步上寄養家庭的階梯。門一開,我們就看到 Lena 了。下一秒,她已瘋狂地飛奔到我們身邊,又跳又親又舔的,像是她早就在等著我們的到來。見面會很成功,我們當天就可以帶 Lena 回家!Lena 終於成為我們的家人!

領養 Lena 後,Kyra 一直持續與我們聯絡(照片左邊為 Kyra)

飼養初期的不知所措,也讓人更疑惑 Lena 的過去

Lena 聽不懂英文,我們試著用中文與她溝通,她依舊自顧自地蹦蹦跳跳。直到我用台語問:「哩甲霸某?」,她突然安靜下來,直直望入我眼裡,好像終於有人說她熟悉的語言。

飼養的第一週,Lena 不願進食,她沒有如廁的好習慣,半夜總是走來走去,先生與我慌張地不知所措。Kyra 似乎早就料到這種狀況會發生,她持續打電話來關心,甚至表示我們可以隨時將 Lena 送還回去。我們參考 Kyra 教導的照顧技巧,並且日日夜夜陪在 Lena 身邊,漸漸的,時常神經緊繃的 Lena 終於放鬆下來,飯吃得越來越多,覺也睡得越來越香,甚至開始打呼了。

Lena 熱愛人類卻遠離狗群、看到石頭就咬著不放、無法獨自面對黑暗、為了保護球與玩具可以滴水不沾。夜深人靜時,看著 Lena 熟睡時的可愛模樣,我們常在想,妳到底經歷過什麼?

熟睡了的 Lena 也要顧著心愛的球球

花了好大的力氣,才救回病危的 Lena

除了一顆球,伴隨 Lena 從台灣來的,還有一疊就診紀錄。我們只能知道,她曾經生過一場瀕臨死亡的大病。透過 Kyra,我們終於找到當初負責救援 Lena 的志工 Beta。

2011 年 11 月底,Beta 在一間收容所的網頁上到一隻美麗黃金獵犬,並幫她取名為 Lena。這所收容所附設在垃圾掩埋場內,衛生環境極差,壁蝨倉狂橫行,收容所內大部份的流浪動物都嚴重貧血,且待不過一週就會因為傳染病而陸續身亡。

被關在收容所的 Lena 全身都是壁蝨

救援 Lena 的行動也即刻透過流浪動物的網路平台展開。一位住在當地,不到二十歲的志工首先到收容所領出 Lena。不出所料,Lena 身上有數不盡的壁蝨,動物醫院也驗出 Lena 感染了血液寄生蟲艾利西體。

出了收容所後,開始奔波於動物醫院

Lena 住院期間艾利西體病發, 喘得很厲害,無法進食,情況十分危急。台灣各地的志工們透過網路平台分工合作,有人時常去醫院探望 Lena,有人則提供醫療費用或其他補給品。終於熬過病魔後,Lena 又輾轉住進許多中途家庭,最後經由搭機赴美的旅客志願護送 Lena,她終於抵達太平洋的彼岸,成為我們家中的心肝寶貝。

Lena 成為我們的家人, 一起幸福地生活著

領養代替購買不是口號,是珍惜生命的態度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跨海領養,我永遠不會知道,為一隻流浪動物找到幸褔的家,需要投入那麼多的人力、時間,與金錢,而其中充滿了未知與傷痛。

既使如此,動保志工們依然無怨無悔、不求回報地付出,只盼望可憐無辜的生命最終能找到幸福的所在。Lena 何其幸運,最終來到遙遠的國度,找到幸福的家庭。

之所以創作繪本《你知道我的家在哪裡嗎?》,是因為我由衷地希望 Lena 的故事能讓我們珍惜世界上的每一個生命,更期待有更多的浪浪,品嚐到幸福的滋味。

狗狗故事繪本《你知道我的家在哪裡嗎?》感動集資中

Chia-Ying
成為媽媽之後,愛上與孩子一同栽進多采多姿的繪本天地,更醉心於聆聽孩子天馬行空的童言童語,也因此點燃為孩子創作繪本的心願。
成為媽媽之後,愛上與孩子一同栽進多采多姿的繪本天地,更醉心於聆聽孩子天馬行空的童言童語,也因此點燃為孩子創作繪本的心願。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