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民謠傳奇也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以詩閱讀巴布.狄倫反骨卻永不退潮的魅力!

Editor's Note
此套書將巴布.狄倫的歌詞作品分成七個時期,讓讀者能透過狄倫筆下優美的詞藻,想像當代民謠歌手的傳奇故事,不只從音樂面,更以詩集的角度重新認識時代巨擘。

被譽為近代最重要的民謠歌手,巴布.狄倫(Bob Dylan)活躍半世紀,創作出無數膾炙人口的歌曲,他的歌曲時常反應時代,關注人權,而他筆下的歌詞之優美,讓他在 2016 年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以表彰他的歌詞「在美國歌謠傳統裡創造了全新的詩意表達」。今年由大塊文化出版的《巴布.狄倫歌詩集套書》便以中英文對照詩集的方式,收錄狄倫從六零年代至 2012 年的歌詞作品,將狄倫的創作分成七個時期,除了音樂之外,讓大眾有另一視角去認識這位時代巨擘。

六零年代前期:從動盪中發跡

出身明尼蘇達州,瘦弱蒼白的巴布.狄倫背著一把吉他,來到紐約翻唱偶像伍迪.蓋瑟瑞的歌曲,也追隨著他,希望能像偶像一樣,唱出人性最深沉的那份純粹,唱出美國精神。六零年代的美國,正因越戰陷入水深火熱,也正是在這個時期狄倫迅速成長成卓越、成熟的創作者,最具代表性的歌曲〈Blowin’ in The Wind〉更是成為反戰代表曲,傳唱千里。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they call him a man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 balls fly
 
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六零年代中期:將搖滾元素融入民謠

巴布.狄倫一直以來是自由、叛逆的象徵,靈魂從來無法被拘束。六零年代民搖音樂界對搖滾樂的崛起十分反感,他們認為搖滾樂是空泛,沒有靈魂的音符,然而身為民謠界代表的狄倫卻拿起了電吉他在台上表演,此舉引來台下噓聲一片。對狄倫來說,重要的其實從來只有音樂本身,形式只是軀殼,讓民謠與搖滾樂匯流,不斷在衝突中突破,迷上了垮掉的一代,同時帶領垮掉的一代顛覆世界對音樂的想像。

這個時期的代表作品〈Like a Rolling Stone〉後來被滾石雜誌列為史上最偉大的歌曲,彷彿是狄倫對自己,也是對所有其他相仿的草根人物所說的話,脫離原有的舒適圈,接踵而來的挑戰不會打倒他們,他們就像滾石一樣,享受著曠野裡的勁風,不斷向前。

Once upon a time you dressed so fine
You threw the bums a dime in your prime, didn’t you?
People’d call, say, “Beware doll, you’re bound to fall"
You thought they were all kiddin’ you
You used to laugh about
Everybody that was hangin’ out
Now you don’t talk so loud
Now you don’t seem so proud
About having to be scrounging for your next meal

How does it feel?
To be without a home
Like a complete unknown
Like a rolling stone?

六零年代後期:返璞歸真的美好

1966 年狄倫發生了一場嚴重的摩托車車禍,暫時引退了一陣子,來到納什維爾州,鄉村情懷影響了他之後幾年的創作,比起前幾張不斷打破既定規矩的專輯,這個時期的狄倫反璞歸真,一改反映混沌社會的曲風,代表曲〈Lay, lady, lay〉簡單又美好,朗朗上口的旋律,讓人一聽就陶醉並想像美好的田納西風光。

Lay, lady, lay
Lay across my big brass bed
Whatever colors you have in your mind
I’ll show them to you and you’ll see them shine

七零年代:最令人動容的心碎

此時的狄倫正在經歷與妻子莎拉之間關係的崩壞,因此專輯《血路斑斑》收錄了抑鬱、心碎的真摯之情,且曲風較為黑暗、低落。代表曲〈Knockin’ On Heaven’s Door〉是狄倫為 1973 年的電影《比利小子》所做的插曲,之後也曾被槍與玫瑰翻唱。

Mama, take this badge off of me
I can’t use it anymore
It’s gettin’ dark, too dark to see
I feel I’m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Knock, knock,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Knock, knock,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七零年代末期至八零年代初期:傳唱基督信仰精神

出身自猶太家族的狄倫受洗成為基督徒,並製作了兩張福音專輯,往後他創作的歌詞也經常看見聖經的蹤影,推出專輯《注射愛》,作為傳頌信仰的終章,就像〈Every Grain of Sand〉歌詞裡所提及,「from rags to riches」白手起家的他渡過精神貧脊,繼續豐富他人的生命。進入八零年代後,他的作品觸及以巴衝突、環保、全球化等議題。

I have gone from rags to riches in the sorrow of the night
In the violence of a summer’s dream, in the chill of a wintry light
In the bitter dance of loneliness fading into space
In the broken mirror of innocence on each forgotten face

八零年代末期至九零年代初期:突破低潮,再創經典

八零年代的狄倫迎來創作的低潮,在重新摸索方向後,依然回到歌壇,推出新專輯《慈悲阿》,繼續向大眾述說世界上的正義,傳播草根人物的故事,也傳達心裡的情愛。收錄在其中的〈Most of the Time〉流露出每個人生命中都曾有過的絕望,並用旋律舒緩著那股黑暗。

Most of the time I’m halfway content
Most of the time I know exactly where it went
I don’t cheat on myself
I don’t run and hide
Hide from the feelings that are buried inside
I don’t compromise and I don’t pretend
I don’t even care if I ever see her again
Most of the time

1997 年至 2012 年:永不退潮的靈魂魅力

在發布專輯《紅色天空下》後,狄倫停筆了七年並發表專輯《遺忘的時光》,隨即拿下葛萊美大獎。這個時期的他筆下描繪了許多厭世的心境,以內斂而睥睨的唱腔,唱出這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改變的世界。代表歌曲〈Things have changed〉呼應二十出頭的自己所唱的〈The times they are changing〉,與時俱進,永不停歇,不斷回到自己的初衷,叩問這個世界生命的本質。

People are crazy and times are strange
I’m locked in tight, I’m out of range
I used to care, but things have changed

綜觀巴布.狄倫的所有創作,其中最打動我的是他的早期經典作品之一〈Mr. Tambourine man〉。歌曲裡充分表達出他對這個社會的關懷與憐憫,卻也早早疲於喧囂,漂泊流浪於城市鄉村間,因為正義、使命感還有純粹對「歌曲」的熱愛,他還是不停的創作,有人稱他革命家、詩人或是藝術家,但對他而言重要的始終只有「歌手」這個身分。

INFO:《巴布狄倫歌詩集》
作者|巴布.狄倫(Bob Dylan)
譯者|余三奇、李康莉、孫維民、馬世芳、崔舜華、張之豪、張芬齡、陳黎、曾珍珍、楊嘉、葉佳怡、葉覓覓、廖偉棠、蔡琳森、鍾永豐、鴻鴻
出版社|大塊文化
購書頁面|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34956

Zoya
想像力和好奇心就是超能力
想像力和好奇心就是超能力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 嘿!老闆!從今天開始「我要準時下班」

    職場上總會有種潛規則:「老闆還沒走,我不能下班!」明明早就做完手邊的事,卻要呆坐在座位上,搞不好還有可能突如其來被指派新工作!這樣無形的壓力,是不是讓你很崩潰呢?若你也曾有這樣的體會,看完《我要準時下班!》或許能給你一點「對抗」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