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43ou24o

光陰僅是百代其一的微塵過客,容許我用筆尖緬懷僅剩的春夏與秋冬

 

劇本宛如只剩一條主線:學生時期,我對文科沒有太大興趣,加上數理化也奇差無比,僅剩生物還有興趣;但伴隨恐血症狀現形,因此放棄最後獸醫這一條社會期待的「正經路線」;一波家庭革命喧囂,瞞著爹娘自行填寫全為設計與藝術相關的科系,便陰錯陽差進入臺灣科大就讀,結果研究所開學前夕爆肝住院,被醫生強迫休學半年;休養期間,額娘開恩送我人生第一枝鋼筆,從此養壞書寫手感的胃口,便再也回不去原子筆了。現在的我,本職是一位工業設計師,私下是什麼我也說不上來,但至今仍使用鋼筆進行產品設計提案與創作。

萌芽 ─ 認識自己的土地多美好

研究所時期,學校與荷蘭設計名校合辦了一場為期七日的 workshop。但當時所學的設計思維多偏重在歐美等具強勢話語權的基礎上,而本土文化創意觀念尚處萌芽階段;因此,當「在地化」的題目釋出後,一個「要拿什麼與外國組員進行對談呢?」的念頭,驟然的當頭棒喝至今仍刻骨銘心,不僅意識到對自身文化不了解,也意識到文化對自我認同何等重要。

或許上天要我好好懺悔。當時指導教授接下與文化研究相關的計畫案,論文也因此綁定題目,開啟了穿梭鄉野、圖書館與博物館、並鎮日閱讀相關書籍與文獻的生活。或許是對研究人生感到厭煩,每逢理論課程,身體便自動選擇最避師耳目的座位,著手練習書寫或塗鴉講義。有一天畫著畫著,就把讀過的書與文獻的內容用自己塗鴉的方式畫出來了!或許是從繪畫中發現樂趣,從此論文也越做越起勁,對於了解文化背後的初衷更是樂此不疲,也導正對於我們過去部分習俗、儀式的自貶,開始懷有尊敬與包容之心,進而理解與欣賞。

用筆尖,勾勒書海的航海圖

像修行般地一筆一畫、一磚一瓦、一草一木地構築世界,握成有時痛苦,但有時也很平靜。
像修行般地一筆一畫、一磚一瓦、一草一木地構築世界,過程有時痛苦,有時卻很平靜。

我喜歡閱讀。曾經閱讀美學大師 ─ 蔣勳一本名為《此時眾生》的著作,內容為集結以節氣為時間軸所撰寫的週記,文字間娓娓道出我們身在平凡,卻總無心錯過的風景;此外閱讀在古典文學《紅樓夢》,其故事推演的時間軸也多次提及舊時節氣因祝福而衍生的風俗;可惜種種美好已逐漸淹沒在今日步伐快速的洪流中。

閱讀也不僅是閱讀,我也喜歡從閱讀中找到紙上的新世界,一個有別於現實生活的世界。雖然總有「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的老生常談,但先哲孟子也曾說過:「盡信書不如無書」;相反地,有時候比起親眼見證,自行的腦補的魅力與保留嚮往的完整度,對我來說也是另一種閱讀形式的樂趣。因此我希望成為自己腦海的航海士,記錄每一幅閱讀後產生的神遊、遐想與感動留在心海的地圖。

窩心的祈福文化:一年四季的祝福都祝好祝滿

閱讀中有時候會做筆記,有時候直接在書上做記號,破壞的感覺很不錯呢!
閱讀中有時候會做筆記歸納,有時候便直接在書上做記號。

多數的我們是幸福的。從腹胎成形開始,即便知覺尚未成形,我們就靜靜地接受各方捎來的祝福;並於往後人生的各個階段,我們不僅接受各種祝福,也學會為他人祈福。祈福的現象用理所當然、約定成俗的方式存在生活中:好比為了雙親長命百歲,我們在年節守歲;為了祈求團圓,家家戶戶選在元宵吃湯圓;為了消災祈福,我們發展出溫柔的中元節,替未曾謀面的孤魂野鬼梳洗辦桌;即便世俗的婚喪喜慶,也存在海量的象徵性祈福儀式。「祈福」的一切,彷彿源自於愛,因為愛,我們總希望自己所愛的一切能夠趨吉避凶,永遠風平浪靜。

正或許舊時科學尚未發達,面對神祕莫測的自然現象,相傳求安之心促成神農氏訂定節氣曆法的傳說,並於傳承中豐富了一層又一層的內涵,這些內容包含神話故事、歷史事件、漢字美學,也涵括自然界的觀察、時令養生食譜、農作漁獲收成的時序等市井小民的生活智慧,進而出現承載地方特色的農諺、文學與詩詞。

節氣所的種種一言難盡,卻渾然天成地點綴我們生活日常,即便絕部份在當今講求效率的社會中漸漸流失,但祈福的本質卻一點也不曾流失,從春節、元宵、清明、端午、中元、七夕、中秋、重陽到冬至,至今全年度的祈福許願活動,行程仍然滿滿!

創作的養分在時光裡被收藏、醞釀到發酵

PIC4
一幅航海圖的構築紀錄。

從閱讀到有能力感受是我覺得閱讀最有趣的過程。在一連串閱讀,部分的知識經過幾年的醞釀,總會突然在床上、窗前、陽台上、一個街角、某台公車的座位等平凡的地方溢出多愁與善感,當下頓悟的快感往往讓我高興好幾天。

而此處我想說的是:在明白時節寓意的美好之後,便明白其實季節都有各自的溫柔與殘酷。植物也好,蟲鳥也罷,生命的更迭與變化,往往含括了美麗與哀愁:冷冽的寒冬讓許多生命消亡,但雪地卻也溫柔呵護埋在土裡、將於春天伸展的樹芽;燠熱的炙夏讓生命蓬勃,成片的綠海卻也淹沒春神捎來的花季,使得林黛玉含淚吟出淒美無比的「葬花吟」。

身為上班族,騎車上班路途是我晨間的思考時間。某日天外飛來的念頭:因為這份工作,這條路途經過了約莫一千一百次,等於類似的光景體驗了一千次上下;而生命卻從誕生那一刻就注定死亡,時光了不起經過九十個更迭的我,如今最多僅剩六十次,意味著倒數六十次的春花、六十次的夏螢、六十次的秋紅與六十次的冬霜梅花香。倘若拉大時間軸衡量,時節的遞嬗竟是如此珍貴!

  但更珍貴的是,我們都身在每個因愛而有所祈福的時節。

人生僅是一個時代的青春,短短的

PIC5
平常閱讀、畫圖與泡咖啡的工作桌。
平時畫圖的工具們
平時畫圖的鉛筆、鋼筆、墨水與橡皮擦。

發現自己「想用畫筆記錄我們美好文化」的念頭已經過六七年載,亦曾允諾過朋友要舉辦畫展;如今才發現為了工作,夢想的透明度已降到10%以下,然而即將邁入而立之年的我,眼力會越來越退化,因此抓緊下班時間認真定義主題、閱讀歸納文獻後,開始騰出時間進行創作。

此後半年持續了上班被催生設計,有時還被逼早產,到了下班便自發性畫圖的充實生活。直到某日,夢想的漣漪形成波動,逐漸影響到上班的心緒,加上「奔三」對於時光與自我實現特別有感觸,便決然地向薪水穩定的舒適圈告別,算是第一次提起勇氣認真面對心之所向,做自己想做的事。

經歷如此心境轉折,創作落腳在四季主題上。從收集而來關於時節的文獻資料,內容不僅兼容上古神話,亦不乏由歷史事件延伸出的習俗,部分習俗更建立在漢字獨特美學上而成俗(例如:春節吃年糕,步步高升),可以說:我們生活與文化,無意識地牢靠建構在四季的更迭上。

人生第一次如此急切想傳達腦海中經由閱讀後繪製的航海圖;因此,我想藉由這系列的創作,希望擺脫純文字、用圖像的方式,不僅讓大家更細膩地體會四季更迭,同時傳達文化中許多精彩又美麗的故事。

  雖然能力有限,但倘若故事沒有傳承,便將永遠遺失。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