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出走的訓練師——專訪陳宥樺

抱著一袋子自己製作的零食,她隨性的將手攤開、放低,手掌心的幾塊餅乾任由身旁的狗狗叼走,品種、體型各異的拉布拉多、臘腸犬、米克斯等,環坐在宥樺身邊就像是乖乖等候老師教誨的小學生。

 

開設「犬務所」工作室的宥樺,是完成「 Turid Rugaas International Dog Trainer Education 吐蕊魯格斯的國際犬訓練師教育課程」的犬隻訓練師,同時提供同伴動物到府居家照顧的保母服務。

IMG_8007

 

  • 森林出走

 

畢業於屏科森林,接受採訪的宥樺穿著合身但寬鬆的窄袖、寬褲,圓圓的眼鏡幾乎佔據一半臉龐,及肩的中長髮四散,末端的黃棕髮尾蜷曲起來,就好像她抱著的臘腸犬一樣。「當初選擇森林系,是因為沒有考上獸醫啦。」說到這裡好像不太好意思,抓了一下後腦勺。「森林也有很多動物啊,可以在裡面選擇唸有關動物的課嘛。」

 

不過森林系的教育還是和宥樺的想像不同。大一大二跟著系上課程學習了解森林裡的野生動物並在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擔任一年的觀察志工,「我發現沒有辦法對昆蟲、鳥類投注心力。」她也有著「是不是選錯系了?還是就這樣唸完呢?」的困擾。

 

幸好,屏科大豐富細緻的農牧分類,讓宥樺可以根據自己最喜歡的動物——狗,盡情發掘資源,她發現學校開設了工作犬訓練學校,並且有「工作犬訓練學程」,這才開始一頭栽入了工作犬與一般家犬的世界。

 

工作犬訓練學校全台唯一,這些資源得天獨厚,因此宥樺主動修習該學程,聯繫訓練學校的訓練師,最終爭取到了平日工讀和志工的機會。「擔任工作犬訓練學校的工讀生呀,還有當協助犬的寄宿家庭。」

 

「誤解來自不了解。」朦朦朧朧的初心,因為真正開始學習「照養動物」這件事,而變得立體生動。「照顧就是基本,讓牠們身心狀況良好,才能工作!」不管是到訓練學校打工,還是平日擔任寄宿家庭的志工,都是從基本功的照養:吃飯、散步、上廁所開始。其中了解動物行為和肢體語言,包括「安定訊號」課程,都是判別動物需求,真正了解並照顧其需要。

 

  • 犬務所成立

 

大三大四,宥樺真正開始想為臺灣最多的同伴動物——狗做些事。「自己家的狗都不了解,就會產生誤會和衝突。」因此萌發了想要成為訓練師的想法。

 

可是真正一步步接觸,才知道原來臺灣並沒有完善的訓練課程和認證,「我在學校學的這些,就能擔任訓練師嗎?」自覺不足的宥樺,當時她有兩個選擇:就讀研究所,再利用機會到國外學習相關課程;投入職場,以森林系的專業謀生,再出國深造。

 

訓犬,在歐洲歷史悠久,分有許多流派,除了傳統的服從訓練,還有臺灣漸漸推廣人知的正向訓練,其中又以The Pet Dog Trainers of Europe (PDTE)的創辦人Turid Rugaas最為宥樺認同,該協會致力推廣「自然、尊重、減少壓力的教育方式及理念」從事訓練。

 

當宥樺與有志於此的狗友們面臨學習訓練師專業的需求,又苦無臺灣沒有相對成熟的學習管道,也無法人人出國鑽研的困境,她們的強烈願望影響了前輩,促使前輩邀請業界人稱「吐蕊阿嬤」的Turid 來台授課。而吐蕊阿嬤竟也願意從歐洲遠道而來,開設為期兩年的訓練課程!

P_20170107_152604

 

就在年前2017年1月結訓,確立訓練師身分以後,宥樺決定辭去原先薪水穩定的工作,自行成立犬務所工作室,擔任訓練師和兼任寵物保姆。不斷的實作、切磋,她更堅定了「我的目標就是希望人和狗狗可以自在健康的生活在一起。」

 

講到這裡,懷中的臘腸犬蹭了兩下,像是聽懂了她的話,她輕輕摩挲了狗狗的長毛以示安撫。看著他們,人與狗兒之間的互動,我感覺到難以言喻的和諧與安心,她所描述的景象,正在眼前上演。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歡迎到我的Medium看看!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