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sai 山陽山陰

沿著山陽一路向西,走過神戶、姬路、岡山、倉敷、直島。也沿著山陰來到天橋立並穿越福知山到達豐岡與城崎。隨著窗外風景的更迭,也逐步感受到日本多樣貌的風情。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

朋友曾形容神戶是個寂寞的城市,相較於京都的古樸、大阪的熱鬧,神戶對我來說,是看到數不盡的鄉愁。神戶是日本最早開放的商港,各國的文化紛紛湧進這座城市,從建築、飲食、街頭、音樂都可以看到不同文化的影響。當我夜晚漫步在飄細雨的神戶街頭時,這些截然不同於日本的文化,更讓我不禁思考:有天,我在一個文化截然不同的國家生活時,是否也會將家鄉的一部分帶到另一個國家,是否可以把眼前的苟且過成詩和遠方。

我的爸爸,被一個叫桃太郎的傢伙殺掉了。

相較於從小聽到的桃太郎故事,我更喜歡這個角度所描述的故事。這原是日本報紙比賽,主題是關於幸褔的一件參賽作品,海報大辣辣地寫著這句標語,並且繪製了一個哭泣惡鬼小孩於海報正下方。當我走在岡山後樂園時,腦中不斷浮現惡鬼小孩的樣貌,是否因為年紀不同了,人也變得世故,難以相信美麗的童話。

『浮生若夢,為歡幾何

直島,一個在腦海裡常常浮現的名字,如果藝術需要的一個烏托邦,直島會是我想到的第一個地方。一個位於內海的島嶼,處處可見大型裝置藝術,騎著腳踏車環島觀看這些大型藝術品時,心裏總嚷嚷:『這可真是任性啊!』。直島就好像一個大型的白色畫布,就這樣任由藝術家、建築師肆意的彩繪。就這樣穿著彩繪的衣裳,眼著疏離的看著遠方……。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