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分

小時候每次看到哈利穿過九又四分之三號月台時,我常常在想那些不會魔法的人也太荒唐了吧,畢竟只要開學時間都有一堆學童跟他們的家長前仆後繼地撞進紅色磚牆裡,而那些人卻仍然在旁人消失的光影裡,平靜地進行生活的循環,上火車、聽鳴笛、出發、下車。每一個進入國王十字車站的麻瓜,都和哈利波特、海格、榮恩呼吸著同一片空氣,也同樣享有凝視他們的權利,若有一個不那麼行色匆匆的旅人,不小心抓到一秒哈利消失在月台的畫面,他會不會有那個能力去洞察一個不可思議的魔法世界就在他生活的旁邊,而需要的僅是穿牆而過的勇氣。

然而,今天我突然領悟到一件事,就是即便在我現在生活的這個看似平凡無奇、大部分的事都遵照物理、化學的規則運行的這個地球,其實還是存在著魔法。但我說的不是那種可以憑空變出一大堆錢或是擁有一把飛天掃帚之類的事,我講的事情可能聽起來平凡,但仔細想起來美妙的程度大概跟召喚出神秘寵物的護法咒有的比,這樣的魔法叫做緣分,我想緣份也可能真的是開啟這個世界魔幻一面的王十字車站。

我們大概都曾經遇見一個事件,在旁人眼裡是極致平凡的事件,而在你生命中這個事件卻也同時至關重要。你有一天突然興起,走在平常不會走的街道上,然後看見分開多年的前任在對面走著,他沒看到你,你卻像看見山頂流瀉的光完完整整地打在他身上,雖然你演習了無數個重逢的畫面,卻沒想到他來的這麼毫無預警,然後你以為你的心還會痛,不過突然你發現,並沒有。你突然釋懷了,你看著以為很熟悉但已經是十分陌生的他再一次具象地走出你的世界,你突然發現無愛也無恨,那一刻空氣清新陽光正好、就好像宇宙特別為你預備了一個魔幻時光,你突然從世界取出了一塊拼圖,安穩的放置在心裡空蕩蕩的那邊,又感覺自己完整了。

五天前,我邂逅了花蓮一家小店──偏廳計畫,那時老闆阿光熱情地和我分享滿一歲的偏廳將舉辦一個不插電的音樂分享會,我大概確認了一下,就答應了,今日看了已經落完的落羽松,朋友在湖邊和我說了一個故事,說愛情是走入一片森林只能撿一顆稻穗,我們左看右看遲疑許久,最後空手走出森林。然後我們就來到了偏廳,浪漫的音樂旅人克里夫講了許多他創作時的故事,最神奇的大概是他會坐客運穿越中橫來到花蓮,從低海拔看到高海拔的美景還會經過大禹嶺,然後有一次蘇花狀況不好,他一直等不到來接駁的客運後來打電話發現那天客運並沒有行駛,而他最慘的狀況是從梨山走 60 公里到天祥,於是他開始舉起大拇指沿路要搭便車,最後他搭上的車子特別妙,是一個60多歲的大哥載著 90 多歲的媽媽在旅行,而住在台中的他們那天,只是臨時興起突然想去走走,沒有任何特別想走的路線,大概只是閒晃,就這樣遇見了一個卡在山間的音樂旅人,我思量著這樣的緣分,大概需要每一條岔路都不能轉錯,音樂旅人克里夫不能突然去借廁所、媽媽不能暈車然後折返、大哥不能剛好心情不好加速掠過克里夫,他們才會相遇,這用了多少的緣分跟宇宙的力量才能成就這樣一個事件,想到就覺得非常非常的迷人呢。我曾經收過一張卡片,內容大概是這樣寫著:『能遇見妳,用了好多的緣分,曾經那一片落葉必須要在那一刻落下、那個原始人要親眼見證花開的過程,如果把我們相遇的事件攤開在大宇宙的維度裡,就覺得能認識妳,真的是及其幸運呢。』

大概是這樣浪漫的想法,讓我在聽克里夫演唱時心中充滿了感動,尤其是最後一首歌,克里夫用阿美族語唱 suming 的不要放棄,輕輕地跟著旋律感謝著今日與偏廳的邂逅,就覺得這真是太魔幻了,結束完音樂會看到臉書上的朋友分享台中空汙的議題,覺得大概是一個旨意,希望這個寒假末能夠搭上中橫的客運到對面的城市去了解議題,而回家後也真的覺得,大概沒有什麼人是真的錯過了誰,畢竟若我們都是彼此的稻穗,那大概一定會在森林裡靜靜成長著、閃爍著、然後在一個天時地利人和的宇宙魔幻時光裡,在最好的光影裡,發現我找到人生中那株即便不是最飽滿,但大概是最適合自己的稻穗了。

我想,世界很美好地給了每一個人都開啟魔幻時光的能力,我們唯一需要的只是一點點的勇氣和多一點點對世界的留心,或許下一次你遇見一間小店或是看到一個旅人,只要不要傷害彼此的狀態下,離開平常會做的合理範圍,開啟一段對話、彈奏一曲吉他,或許你就能為自己的生命添加一道文藝電影裡的漏光濾鏡。


17.01.19.恩蔚2-2

(高光拍攝偏廳計畫裡的精緻擺設)


柯哲瑜
柯哲瑜
關於克里夫的故事我有一點寫錯! 剛才發現克里夫下車的地方就是大禹嶺,大禹嶺走到天祥60公里 不是從梨山出發~~!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