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擁有她的太多,卻不曾深刻。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月亮。

對於月亮的渴望,甚至有時只要靜靜看著她,不管或近或遠,只要一切安好,就已經滿足。就像有人不會試圖摘下月亮,卻覺得望著月亮就是幸福。有些人窮極一生追逐,卻連她的一絲肌膚都無法觸碰。最後苦澀吞下一切的失落,直到接到她興高采烈亂扔的捧花,苦笑接納到他人的祝福那一刻,還是抱著一絲希望他們的祝福是只專屬於我跟她。

「那倘若月亮落了呢?」

『那我就陪月亮一起掉入深淵。』即便她已經獲得了幸福,我卻那樣不捨。

走在街上看著身旁的年輕情侶摟著對著彼此呢喃著令人羨慕。其實愛人是一個簡單的本能,只要運氣加上一絲努力,人人都會有這樣的機會。但不知為何,我卻在最後搶七的局數縮手了,讓球彈飛出了界外,直到太空,讓她成為難以捉摸的月亮。

我在最美好的時候遇到妳,是我的運氣。但在我嘴唇微抖,右手發顫的時候,妳始終如一地用淡淡的微笑望著我,猶如時間靜止了,我的右手悄悄縮了回去。

緣分就像菸一樣,在我們天頂上繞了幾道優美的迴圈便流逝在空氣之中。在我們最美好的時候,卻執著與自尊而僵持不下。妳想要聽到那三個字,我卻因為遲疑而錯過一生一世。

到了而立之年才發現,無論說與不說其實沒什麼分別。看著鏡子中自己,才知道彼此已經被歲月吞噬。在我們最美好的時候,最喜歡的人卻從不曾彼此依偎。

與其說月亮是一個人,不如果她是一道總是美好的追憶,彼此的相識可能超過一兩年,但她在你腦海裡的深刻可能不到一首歌的時間,但也有可能是我有生以來最美的一段旋律,可惜節奏太急、太短,霎那被切了。

『其實愛情是有時間性的,認識得太早或太晚都是不行的,如果我在另一個時間或空間認識她,這個結局也許會不一樣。』— 王家衛《2046》

緣分與愛就像一朵玫瑰,盛開僅有一眨眼的時間。早了,你只會被她的荊棘刺滿了傷。晚了,當花凋零了,只能癡癡望著她站起身走了。興許我們接近的太早,但忘不了早晨陽光曬進教室窗內,我趴著桌子瞥著漫畫也偷偷迷戀妳的眼神與笑容,那是一道光。而妳側邊的輪廓亦成了圓,那是明月,也是迷戀。

我因著迷戀淪落成了一個賊,用腦容量不太大的記憶體記住她的每一個笑顏,既然偷不走她的一切,便讓她的影子成為心中底層的養分。記得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梔子花香,雖然平凡,但是光陰淬鍊後才發現即使是Jo Malone也無法取代這種熟悉。

「那,為什麼不再去追求月亮呢?」

『月亮說,你擁有我的太多,卻不曾留下任何深刻。』

擁有他人獨特的記憶,真的不算什麼,只能說是可信的人而已。而信任,不過就是一張沒有座號的入場卷罷了。一旦緣分盡頭,所有的回憶將成為一棟棟由沙築起的高樓,隨著歲月被吹散。當你回頭一瞥,曾經自以為努力蓋滿的城堡,早已化為一片荒蕪。

小時候,當我喜歡默默地喜歡一個人卻不敢言語時,我會趁著午休時刻會跑到學校後山裡找一棵樹,對著樹用力喊妳的名字,在喘息中背著樹幹緩緩滑下,坐在泥土上。得到的是屬於自己的宣洩與滿足,而老樹也因著秘密成為了我的兄弟。直到長大後某日回去,發現樹越來越茁壯,而旁邊的群樹早已茂密成森林而蓋遍天際。我才知道,原來每棵樹背負的,是不同月亮的名。

「所以會後悔嗎?當初如果是對人而不是對樹,今天陪你喝酒的就不是我了。」

『是就是,沒有就沒有,不必強求。聽過定律吧?壞了定律傷的是自己。就像你上次說的那句什麼來著?』

「心誠則靈。」

月亮其實是一個平凡記憶與願望的符號。那些假設來不及展開的故事,還沒摘到的玫瑰,也許是我把記憶美化了的一切。渴望造就了我在害怕失去的苦澀,所以面對所愛的人,終究得小心翼翼地珍惜著彼此的距離,原來是我自己不經意塑造起彼此之間的高牆,隔離讓我不敢回頭卻只敢抬頭,直到她成了一個月亮,一個有人不會試圖摘下,卻覺得望著她就是幸福的符號。

但幸福終究不是屬於你,而你也不能傻傻地活在回憶中。

一個人要離開森林需要多久時間?有的人可以毫不費力,有人卻需要一生。但不管怎樣,都是需要膽量的去捨得。

我抬頭一望,過了多年,其實月亮沒有不見,她仍高高掛在那裡,你彷彿帶著她的微笑入眠。夢中的畫面停在畢業那天,我們丟上高帽拋棄當初自以為是的煩惱,彼此深深的擁抱著。但不再執著聯繫,這樣淡淡的遺憾,結局好像也還不賴?

也許人所執著的月亮不是她,而是那個沒有開封與保存期限的愛情。

是啊,她幸福就好,我也是。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Emotion 情感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