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交換記事:謝謝有你,陌生的關心

在香港交換的時候並沒有住在宿舍,沒有學校提供的宿舍很麻煩,而且香港房價又貴到不可理喻。雖然有點遺憾,但我交換真正體會到香港人的生活、也遇到更多學校裡面認識不到的在地香港人。

我住的地方算是郊區,要通勤一小時以上的港鐵才能抵達學校。每天上課,都要穿過醫院、走過幼稚園、再走過一棟一棟公寓,邊走邊看路邊的巴士與的士來向,不然他們真的沒有在讓人行走的。最喜歡的是一路上都有很多樹,很像楓樹,瘦瘦的卻讓人很安心。在香港樹很少,也沒什麼綠色景觀,每天經過的這條路我稱作「哲學之道-香港版」,讓我思考與安心,尤其在深夜自己回家的時候,那些不安與討厭的情緒都因為他們的陪伴消化了。

 

8 11 24

而每次回住宿最期待的事情就是:見到那個警衛杯杯。

說起來我真得滿有阿伯緣的,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在香港總會受到阿伯們特別幫忙。有一次朋友來,不會搭車到機場的時候,有個阿伯熱心的帶我到等車站,最後聊完他還跟我上同一所大學,開心的秀出臺灣身分證。另外一次的這個阿伯是我住宿的警衛,說來會認識他也有點尷尬。香港的住家大多沒有陽臺,但住家的屋頂也是不開放的,所以唯一能晾衣服的地方就是房間外面的小桿子。原先很擔心,但想說鄰居們都在晾得可多了,被子也都曬出來了,既然這麼會掉大家怎麼還會一直拿出來呢?小聰明作祟之後,開心的入境隨俗,跟著香港人一同在那單薄的桿子上晾上我的衣服。然而,我發現我的衣服竟然會一直飛走、一直飛走!一次一次掉之後,警衛開始認識我(順便嘲笑我 XD),特別是其中一次掉了內衣,還要順便形容什麼顏色與特徵,真是尷尬至極!掉到最後警衛杯杯受不了,開始教我如何香港人的晾衣服法則,也正是每次衣服掉了都選在他值班時候這樣子奇怪的巧合,開始認識這個警衛杯杯。

雖然每次都是小聊,也不一定每天回住宿都輪到他職班,但對於我來說,他的存在就像是香港的爸爸。在太晚回來的時候會說:「阿今天放工這麼晚阿?(他一直以為我是上班族)」、在看著我拿瑜珈墊的時候會說:「你有在學那個太極阿?」總是默默的想跟我搭上話題,就算他不大了解。他也會教我廣東話,每天晚上見到我都一定要把我抓去櫃台,來一句廣東話教學時間。雖然他跟本連我的名子也不曉得,但卻關心我像是家人一樣。幸好待在香港的最後一個晚上還有見到他,那一整天心心念念的都是希望晚上這個警衛杯杯值班,一起再聊個天、好好的說再見。或許我們永遠都不會再見了,永遠都只能從 wechat 上不知名的大頭貼上聯絡,但我好謝謝那些時光,讓我回住宿的時候不只是住宿,而能有更多的羈絆在這個社區之中。一個陌生的問候帶給一個異鄉人多少的溫暖與力量。

 

p.s 照片上是警衛杯杯教我的廣東話「我好累」,廣東話應該念「我好鬼」。那天太累了,唯一一個從我嘴裡出來想學的詞,但發現滿好用的也很常見哈哈,他還留了張很Q的紙條以免我忘記。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化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