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曾經愛得很是時候

想起還沒和你一起看過海,可是還能夠嗎?能的話又怎麼樣呢?我們的愛跟突堤碼頭一樣,走著走著還不到海的中央,卻只能看著最遼闊但到不了的遠方。

不慍不火的日常,最容易無意識把人曬傷,直到完全戒掉一個個你留在我身上的習慣,連稀鬆平常的那句晚安也從忍住不說的逞強變成說出口是種牽強。

你過得好嗎?我心想。知道已經與我無關。深深的傷都好成淺淺的疤,沒有痛覺的留在那,但被拋下的無力感頓時在眼角任性了一番,我沒有抵抗,反而落落大方擁抱突如其來的不安。那一刻,我發現自己的脆弱強悍得足以直視昔日的時光。

離開一個人的過程像是搬一次家,收拾東落西落的回憶,同時,意外翻出一些積了灰塵被淡忘的約定。看著寶貝了很久卻壞了的東西,知道帶走它們很沒有意義,但一直到封箱前最後一刻還在不捨猶豫。後來終於整理好所有關於他的那個自己,倒抽了一口氣,眼前的空蕩蕩,跟剛搬進來的場景好像。留下鑰匙,那裡再也不是累了就可以嚷嚷著要回去的地方。

失戀總是恣意地在生活中使壞,如果疼痛太固執難耐,不要硬是往心裡頭塞,不然容納快樂的位置會越來越窄。試著不去執著於當時說不完整的感慨,接受分手它本身就是最不溫柔的告白,日子才有機會一針一線縫合起來。

愛是一念之差,最幸福的不過是,你曾溫柔呼喚,而我恰好有過應答。— —朝小誠《黑白》

謝謝曾經愛得很是時候。曾經一心一意、相知相惜,至少沒有辜負茫茫人海中可能僅有一次的相遇。

你輕輕地說只能愛到這裡,我也就輕輕地點頭答應你。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感情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