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流乾眼淚換一吋有你的歲月

路過連接車站和公園的樓梯,腦海浮現坐在最高階哭得肝腸寸斷的女孩,我加快腳步離開,原來有些畫面光回想就足以令人悲傷。姊姊在上班,她接起電話用氣音在另一端著急地問怎麼了。我哭到過度換氣,全身顫抖得很嚴重,有個陌生人走近緊緊抱住我。

: Are you okay? Are you lost?(還好嗎?你迷路了嗎?

: My boyfriend said… he wanted… he wanted to break up but… I will go back Taiwan next month.(我男朋友說……他想要……他想要分手但是……我下個月就要回台灣了。)

: Oh… Darling, I am sorry this happened to you.(親愛的,我很遺憾這件事發生。)

: He said… he said… he would wait me.(他說……他說……他會等我。)

: Darling! No one knows the future. You are such a beautiful girl. Your family and friends are still waiting for you. You have to concentrate on your life. Where do you live? I don’t want to leave you alone. Don’t be panic. I am here.(親愛的!沒有人知道未來。你是個如此漂亮的女孩。你的家人和朋友還等著你呢!你必須專注於你的生活。你住在哪?我不想留你一個人。不要慌,我在這。

 

:ただいま

:おかえり

我對著坐在客廳的日本室友說我回來了,她抬起頭說歡迎回家。我愣愣地看著她的笑容,淚如雨下。幾天前她失戀,我告訴她時間會解決一切,這個安慰幾天後從她口中回到我身上。

 

喜歡上 H 時,我明確表達對他的心意。

有一天,他說我很好但他並沒有喜歡我。我過得不好,用理性強迫感性必須抽離,卻還是忍不住點開他的視窗,在點開、關閉、點開、關閉中,忘記什麼是一覺到天亮、好好吃頓飯。曖昧渾渾噩噩地逝去,我悵然若失,他卻主動傳來訊息問我還喜歡他嗎?

 

我還喜歡 H,但受傷好痛。

我的回應語帶保留,不想他望眼欲穿我的喜歡和受傷。他說他發現自己好像越來越喜歡我。我們在沒日沒夜中恢復聯繫,我失去對他的抗體。兩三個月過去了,他問我要不要在一起。我說:「我不急,我沒有一定要當你女朋友,你必須確定你真的喜歡我,喜歡到想要我當你女朋友。我不想只是試試看。」

 

我們在一起了。

:我不想因為去澳洲就失去你。

:不會啦!半年很快就過去了。你要對我們的感情有信心。

四個半月後,我要離開了。道別當天,決定一如往常在他問我東西都有帶嗎時,說腦袋放在他家。在要揮手再見時,說不要太想我喔。路橋下的紅燈倒數十、九、八、七,左轉後火車站就要到了。風好不溫柔,太陽似乎也卯起勁發熱,捨不得積了好厚一層。他忽然回頭,我把他的頭推回去。出國前最後一次見面,預設好的話,什麼都沒能說。擁抱時,頭輕輕靠在他右肩下,情緒踉蹌地從喉嚨灌進鼻腔,從眼角滲入他的衣服。抬頭想多看他一眼,一眼瞬間又模糊。

 

在我心中,H是個很溫柔的人。他每天會分幾次花幾分鐘問我在幹嘛、吃飯了沒。他即使還沒要睡也不忘跟我說晚安。他會主動告訴我今天、明天或等一下要做什麼。他會解釋、介紹跟他聊天、出去的朋友是誰。他不太說甜言蜜語但偶爾稱讚我可愛、漂亮。他知道用什麼語氣、方式與不同狀態的我相處、溝通。當我吵著日子難熬時,他總是安慰我時間過很快,很快就可以回台灣了。他說會等我回去,要我別擔心。

 

我常常假藉每天都是情人節這種話,做卡片送禮物給H。想起割鞋盒、海報紙的夜晚,希望不在台灣的日子,能為他的生活創造一點驚喜,我做了一台扭蛋機。每個扭蛋中有一張照片、一個禮物,照片背面寫著回憶。出國前將它擺到 H 房間角落時,像是完成一直不願意去碰的作業:好好說再見。我說兩三個星期轉一次,轉完時我就快回台灣了。上次他提到扭蛋剩一顆時,我殷殷期盼回台灣的日子。

 

可是 H 不愛我了。

 

「有些話不知道怎麼當面跟你說。我試著培養這段感情,可是我好像沒辦法像你喜歡我那樣喜歡你。我感受的到你很愛我,但卻沒辦法回饋給你。這不是你的問題也不是距離的關係。我不該再佔著你的時間,我們還是分手吧。對不起。你很主動也很陽光這我很喜歡,但卻好像少了一種感覺,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那種感覺。想提這件事的原因很簡單,但也比較難讓你接受,就是也許你不那麼適合我,對不起我真的很自私。」

 

他說我們不適合,一句句道歉扯著我的淚腺,我在回憶裡流連忘返 ,再睜開眼,十分鐘過去,還有漫漫長夜。在澳洲這段期間,我總會向他確認我們現在這樣好嗎?你要等我回去哦?會不會你也有很需要我的時候,但我卻不在?他的回應從沒令我失望。分手的念頭持續很久了嗎?他掙扎、內疚嗎?

也許不愛了什麼理由都是一記又一記的耳光。

 

親愛的 H,來澳洲前我寫了一封信

「我相信我們在一起絕對不是偶然,是我們選擇對方。

靜靜地看你打 LOL,眼球盯著螢幕一下子左一下子右,你突然拍我大腿問怎麼了,問我會不會很無聊,我把眼神轉回電視,若無其事地說沒有阿不會。我試著重複輸入這副不常見的五官,希望一個人時,閉上眼睛,你的模樣,是高畫質版。

能面對面相處的時間太短,我捨不得拿來滑手機。能面對面相處的時間太快,我忍不住想盯著你看。能面對面相處的時間太少,我不小心就特別聒噪。能面對面相處的時間太珍貴,連平常到不行的時刻,比方說一起吃早餐,我都當作是跟你的約會。

知道你很難一心二用,我盡量不在你忙時打擾。知道你不太會表達,我盡量不要用『如果』造各種問句。知道你不太擅長猜測,我盡量告訴你我的感受。

一起逛大賣場時,你指著短褲問我要不要買一件放你家。你覺得這沒什麼吧,而且多數時間那些我的東西被擺在角落,但對我來說,你的家有我的位置。

說好等我回來要帶我去買枕頭的,我回來了。

「謝謝你,我愛你。」

信再也送不出去了。

 

我送過 H 我最愛的一本書《小王子》,其中最令我傾心的段落是:

狐狸:假如你馴服了我,我的生命就會有如被陽光照耀般充滿希望。我會認出你和別人不同的腳步聲,當聽到別人的腳步聲時,我會立刻鑽到地底下,而你的腳步聲就像優美的音樂一樣,總有辦法把我從洞裡吸引出來。再說,看吧!你看見那邊的麥田嗎?我又不吃麵包,麥子對我一點用處也沒有,那些麥田也不吸引我,真悲哀。但是你有一頭金色的頭髮,於是當你馴服了我,再想想!那些金色的小麥都將使我想起你,而我從此也將喜歡聽吹過麥田的風聲了。

狐狸不說話了,牠看了小王子很久,說:「請你馴服我吧!」 就這樣,小王子馴服了那隻狐狸。

但當分離的時刻接近時,狐狸說:啊!我會很想哭的。

小王子:這都要怪你,我本來就不希望你難過,偏偏你要我馴服你的。

狐狸:沒錯。

小王子:但是現在你卻想哭。

狐狸:沒錯。

小王子:這麼說,整件事你一點好處也沒有得到!

狐狸:誰說的?

我已牢記金色麥田的顏色了。

 

愛是有勇氣挫傷,不怕流乾眼淚,換一吋有他的歲月,但我心中溫柔的他蒸發在不讀不回的頁面,留我一個人反芻失戀。我沒想過他看著我露出不捨的那個樣子,會永遠窒息在說好要再見的炎炎夏日。連帶那個擁抱、那個吻都變成我不知道的最後一次。我輕輕鬆開以為鬆不開的手,不願我的存在、我的好在愛過境遷後成為他世界的紛紛擾擾。

 

一路走來深深淺淺的心意

泡著淚水暈開了

時間把愛過的人 說過的話 全力以赴過的樣子

晾成一張張滿是皺痕的紙

點開視窗從三次 兩次 到一次

意識到自己不再被當一回事

好眼淚 壞眼淚 迂緩地靜止

我再也打不出句子

HUA
HUA
😭
HUA
HUA
打不倒妳的,那些
痛過之後就刀槍不入😁
加油
羅賽爾伯爵
羅賽爾伯爵
加油!!
鄭宇軒
我認識一位丁老師,她有想法樂觀又有趣,或許妳們可以聊聊,祝福妳
melissali
melissali
妳的文字還是那麼有溫度
加油💕
羅婉儀
😭深刻體會
C
C
@HUA 謝謝😍
C
C
@羅賽爾伯爵 加滿了😌
C
C
@羅婉儀 都會好起來的🙆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Emotion 情感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