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翼月刊第二期 熱情專注、站在資訊前端的聲音大師樊乃綱專訪

添翼月刊第二期了!在這份月刊裡,我們將為你專訪曾經與添翼合作,在各個領域都是大師級的「添翼之友」,除了讓大家了解添翼在發行各項作品時所會接觸到的領域,更希望能透過訪問讓大家更了解每個「職人」專業與在這背後所代表的堅持與精神。

第二集,我們特別專訪錄音界的大師:樊乃綱,人稱肯尼老師。曾為陳綺貞、盧廣仲、伍佰、阿妹等等主流與獨立無數天王天后錄音、混音完成的作品不計其數,是華語樂壇非常重要的錄音師及混音師,本期添翼月刊要帶你深入了解他追尋美好音樂的執著精神。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m3 preset

旅美歸鄉 二十六年的聲音大師

肯尼的錄音室座落在車水馬龍的忠孝東路五段,我們一上樓進到錄音室中,立刻隔絕外界的喧嚷,有一種自然靜謐的氣氛,迎面而來的木質地板和許多專業錄音器材,配上肯尼老師特有的磁性嗓音,讓人感覺到這裡的深藏不露。

我們不禁很好奇肯尼當初是怎麼進到這一行的?原來肯尼年輕的時候住在美國,高中時開始玩樂團,因為玩樂團一定要有個人把聲音錄下來,因此開啟了他的錄音之路,也默默玩出了興趣。有一次薛岳的青年訪問團到美國表演,因為找不到其他懂錄音技術的人,就找了肯尼去錄音。當時台灣還沒有幾個在國外學錄音的人才,因此台灣錄音室的老闆聽聞,就希望肯尼到台灣試試看,肯尼笑著說:「我很單純想回來待個一兩年看一看,沒想到就做了二十六個年頭。」

熱愛工作「每天張開眼睛就是在錄音室,從來不覺得辛苦。」

肯尼憶起他二十六年前剛回台灣的時候,正好是台灣音樂剛剛起步,市場非常景氣的時候,每天張開眼睛就是在錄音室,一天要錄三到六首,和另一位錄音師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輪班,是一段非常扎實的訓練。「那時候都是錄真的,而且要錄得非常快,從來都不覺得辛苦,反而覺得很開心,因為做這行一定是熱愛音樂,要熱愛自己的工作,甚至不能把錄音當作是工作,不然一定會覺得很辛苦。」

入行超緊張 第一次錄音的時候手指無法按下錄音鍵

和肯尼聊到因為以前類比錄音方式是無法重來的,常常一個恍神就無法挽救,或是現場有突發狀況導致無法錄音,需要非常小心。我們聽他說以前有權威型製作人,因為歌手唱不好直接開罵到歌手哭,或是曾經有過女生偶像團體因為怎麼都唱不好,直接被飛踢的,或是罰跪在喇叭前面……。肯尼雖然笑笑的輕鬆帶過,但我們可以想見以前的錄音師心理壓力是非常大的。肯尼說:「第一次開始正式錄音的時候,真的常常按不下錄音鍵,想要再三檢查一次:是不是這軌、會不會不小心洗掉、鼓手會不會打得比上次……..。」這樣的經驗讓他爾後即使數位錄音技術出現,也一直維持著類比工作的心情和工作態度,我們不難看出他為何可以成為業界翹楚。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g3 preset

對聲音的堅持與著迷  盤帶到數位的差異  類比心 數位情 穩健走在資訊最前端

肯尼老師對於資訊和新鮮事物有敏銳的敏感度,很早就看出數位錄音的潛力和可能性。肯尼是台灣全部用數位方式做混音的先驅,從全類比到全數位,他有意識的慢慢做轉換,對聲音的著迷和堅持,讓他永遠站在資訊最前端,也使他一直對新事物保持熱情和好奇心 。對於許多人在類比轉換到數位時會產生的疑惑,肯尼說:「不管類比或數位對我來說就是呈現聲音的工具,選擇對我來說最直覺的工具,讓技術的問題不會干擾到我對聲音的判斷或直覺的想法。」

會開始做這樣的改變,原因是因為現在消費者很多是用數位的方式得到音樂,「因為這個時代音樂載體的不同,我覺得就算在製作的時候用類比做得很滿意,也無控制轉成數位後的聲音,以前常碰到這樣的問題,所以我就決定跳到數位做一個接軌。我覺得未來一定是邁向數位化,我的想法跟類比愛好者其實是一樣的,我們都是為了聲音,而我有自信,可以做這個轉換。」

聽起來簡單,其實肯尼花了非常多年在數位的世界裡尋找聲音的可能性,「當我想到一個聲音我會先用類比效果器,每當我在數位的世界裡終於找到一台我認為可以替代的機器的時候,我就替換,就這樣慢慢慢慢的取代,因為這對我來說都是工具,只要能調整到我想要的聲音都好,當然剛開始也摸索很久,總是有方法、有技巧,當你真的調整到了,類比跟數位就再也不會是困擾。」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g3 preset

「添翼跨越主流與非主流的界線 從音樂感受真實」

與添翼合作將近十年,聊到添翼這個獨立音樂廠牌和其他公司不同之處,肯尼說:「我覺得添翼的藝人有一種特色,主流和非主流都會喜歡他們,因為他們很認真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喜歡他們的歌迷能從音樂感受到這些人真實的個性,所以他們反而沒有太明顯的族群分別,跨越了主流和非主流的界線。」

盧廣仲所有的單曲、專輯的錄音和混音,都是由肯尼老師來處理的,這在華語樂壇很少見,多年的合作情誼,創造多張佳績,我們也很好奇肯尼對盧廣仲的感覺。「廣仲是很不像藝人的藝人,很天然簡單,很真實,他的音樂就是聽了就會很開心有精神有朝氣,我覺得他很真實的面對自己要做的事情,每次都會嘗試別人沒有嘗試過的東西,例如早上辦演唱會(肯尼大笑)。以完全沒有商業考量的方式在做音樂,還能唱進小巨蛋,我覺得非常不容易,不像某些很大量的商業包裝才能達成的藝人,是真的完全用音樂吸引到這麼多同樣喜愛音樂的人。」

4

5

6

7

不只是錄聲音、空氣、氣氛都要錄進去「音樂會帶著我們走到對的方向。」

從事錄音工作多年,肯尼覺得錄音工作的宗旨就是要有充分事前的準備、樂手節奏的掌握,「因為錄音本身對被錄音者是一種干擾,所以如何將干擾減到最低,就是最重要的工作。不只是錄聲音、空氣、氣氛都要錄進去」

對器材非常熟悉之外,肯尼對於錄音的執著還展現在於會紀錄每個歌手的錄音特性,進而分析。他首先記下歌手的習慣,例如唱慢歌用什麼麥克風,唱快歌用什麼麥克風,之後做成表格,就大概能知道,什麼樣嗓音類型的歌手適合用哪種麥克風。

「我甚至會記錄下所有來錄過歌手麥克風架的高度,他是不是習慣有一個小桌子在右邊,或是習慣的燈光狀態,所以當歌手第二次來的時候,他就會比較安心,更能快速進入狀況,溝通起來也變得比較簡單。」輔助製作人,成為其中的橋樑。「因為音樂會帶我們走到對的方向」在理性的工作方式下,肯尼充滿著對音樂的感性思想。

8

9

10

「我覺得現在反而是做音樂最好的時候」

添翼一直以來致力於創造青年們有更好的音樂文化和環境,肯尼在美國長大,學錄音也在美國,聊到美國跟台灣的錄音環境,他反而覺得差異不大,「我覺得現在反而是做音樂最好的時候,雖然說大環境不景氣,但器材或資訊都比以前好太多了,例如要聽國外的音樂,各種選擇都有。做音樂比起以前更容易了,因為有了電腦,什麼可能性都有,任何樂團想要錄東西都可以。」

對於教育環境與體制,肯尼認為是目前台灣的重要課題。他指出有很多可以改善的地方,例如台灣練習的環境比較不好,沒地方練鼓怕吵到別人,或是大學講師一定要達到某些學歷才能教音樂,以致很多優秀音樂人因為學歷不夠無法去教授,造成專業無法傳承等等。

「就是要很熱愛音樂!」

添翼一向關心音樂產業未來的延續,因此也特別請肯尼跟我們分享他的工作哲學,與對於有興趣進入錄音產業的年輕人的一些建議。肯尼說:「就是要很熱愛音樂!要有心理準備,要大量聽音樂,有機會就練習。」

我們不禁對從事錄音工作近三十年的肯尼,還是非常謙虛且對自己的工作充滿熱情的態度,感到深深感動且佩服著。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x1 preset

採訪編輯:討海人
文字整理:洪詩婷、周宣辰

各期添翼月刊:http://team-ear.com/bla_list.php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音樂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