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看台灣鄉土劇?(二)〉男女隔離的男性形象保護機制

video-tv-twomg-com64436177-b016-3286-a1af-17b3155d10f5_full
(圖片來源:google搜尋)

在〈你怎麼看台灣鄉土劇?(一)〉(連結:https://goo.gl/OLxnrB )中我們討論了一場場由女性串起的精彩劇情,以及女性形象被強調的可能因素為何?然而,雖然女性之間的愛恨情仇與起起伏伏經常是大家最愛看、最能夠激起情緒回應的部分,應該也沒看過只有女性的;或者甚至沒有看過以女角當作敘事主軸的鄉土劇吧?既然女性的片段這麼有趣;女性的形象展現又這麼具有警惕人心的效果,那有男角要做甚麼呢?更何況,有男角就算了,為甚麼經常是由他們形構故事的主體呢?

結構主軸的「真主角」與邊緣流動的「假主角」?

在這邊值得注意的是,「形構原本故事的主軸」與「劇情串接的主要人物」在此兩篇中的意義是不同的。後者,也就是在前一篇文章討論的,是實際上的劇情延續下去是由誰作為樞紐?誰在戲份中扮演更為戲劇性的效果?然前者,即本文想要討論的,是跳開情緒與喜好之後故事的梗概與結構是以誰為主角?鄉土劇中常見的「多家庭輪流演出又彼此關聯」的形式中,是誰扮演了各單位的重點人物?

於筆者而言,雖然女性扮演了最佳情緒挑撥者與樞紐的角色,然而男性卻才是原始故事結構中的主軸與單位中的代表。上述常見的「多家庭輪流演出又彼此關聯」敘事結構具體來說便是,主角家庭有一兩個兒子或可能一個女兒,這些兒女會分別結交其他人家的女兒,藉此將這兩三個家庭連結起來,並且產生愛恨情仇。期間,扮演問題導火線的通常是女性如小三、外遇或者心腸惡毒之類的,而實際上被捲在問題之間彼此協商;內心無奈與被刻畫成擔當大任的通常是男性。例如:夾在兩個女人之間與事業之間因此必須做出「對兩邊都好」的決定。在這裡,於筆者來說形成了一種男女世界隔離的效果。

男性作為肩挑大任的社會主角

這種二分站在觀眾的角度來看格外明顯,粗略來說可以說成,女性的串接功能其實在於小情小愛等影響「大局」的邊緣因素,同時在思考上可以被理解為「私領域」的活動。然男性卻是那個站在「大局」中的角色。他們的所有一舉一動與情感因為站在「公領域」中,因此都被鮮明的刻畫與著重,一切諸如:掙扎、解決手腕與盤算的脈絡都會非常清楚。我們經常看到透過對話、o.s.傳達出:「如果我不讓某某某當副院長,那他就會離開醫院,那我就不能彌補他,所以我必須先下決定」的完整論述,相較之下女性的陰謀通常被「我一定會討回來」之類的情緒喊話帶過。

這樣的手法在性別上具有甚麼意義呢?透過這種類似舞台上亮處與暗處的處理,於筆者而言可以造成兩個效果,一個是讓男性免於卷入複雜情愛問題,二突顯並推崇陽剛價值與男性形象,而此兩者都旨在讓男性「適於擔當大任於此社會」的主導形象被加強。

從第一點來看,因為女性是在舞台上的暗處,雖然有顯著影響力也可以被觀眾看見,但卻始終象徵一個背後的影響因素,不是重點;因此便造就了男性的行止被強調,並且能夠為第二點鋪路。在第二點中,前述的那些掙扎或者處理能力等等的接露,都在傳遞此一社會主流價值。從老掉牙的二元對立思考模式來看,這個社會本身就形塑了一個理性/感性、文明/自然、堅強/軟弱,並連結男/女與位階上高/低的傳統,而這樣的隔離首先代表著象徵女性的部分是次要因素;而男性的理性、文明、堅強則被突顯。在另一個面向上,就算某些「在暗處」的女性亦有上述的一些例如理性盤算的特性,但因為被放在暗處,所以被強調的力度小於男性,使得男性與這些可推崇特質的連結再度加強。同時,女性扮演一個混亂的力量與樞紐,其理性盤算經常得也不如男性角色的正直合理──並不是說男性沒有壞人角色,而是就「女性也會理性思考」的反駁來回應之時,女性仍舊少了一個籌碼。或說,女性就也「只有」這個好特質而已,其餘還是不比男性。

同樣的結論,鄉土劇作為「教科書」

從此來看,隔離政策同時達到了強調男性的好與把女性的壞本質化、把男性形塑成結構主角而女性為流動的配角之效果。在這裡,因為男角被與諸多理性與能夠解決問題的特質相連結,因此自然的成為了能夠肩挑大任的「社會主角」。回過頭來說,呼應上一篇文章鄉土劇對於「家」的意義,這樣的展現又再次加固了家父長制的穩定,「家」不僅是照護功能的溫暖小窩,更作為重要的社會單位。「父」在某些意義上則顯示了現實中,社會單位的「最適切的代表」是男性;而不被提及的女性則代表陰柔的照護與情緒角色。

張拉木
已喜愛 <3

FLiPER
FLiPER
謝謝你的喜愛 <3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Issue 時事議題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