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域混血〉站在世界的彼端,踏上冰島學習「慢」生活

旅行,是為了找回家的路;旅行,是用你想要的方式生活。我們相信人生的學習是一條長河,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用三年時間順利拿下大學文憑的 Chihya Wang,是 Hahow 的實習夥伴,現在要用她的 gap year ,透過旅行來和世界對話。談旅行也聊學習,站在世界的彼端,我們想邀請你一起來到冰島,練習「慢」哲學。

「這是我的信箱,如果妳來德國可以來找我,我可以帶妳逛逛德國!謝謝你的招待,這個房子很漂亮,早餐很好吃!」客人 check out 前塞了張紙條給我,叫我去德國時可以找他。

10 月開始,我在冰島西北方一個小城鎮裡的民宿打工換宿,恰好這一週 host 飛去挪威找朋友,我順理成章的成了這間民宿的偽老闆娘。

 

「所以這間房子原本的主人不是妳的親戚嗎?他們怎麼敢把這一切都交給妳?」這周的客人每次與我閒聊,都免不了這一句,不是搭配著懷疑的眼神就是目瞪口呆的表情。

其實我也蠻訝異的,畢竟我對於這棟房子來說,是個只來了五天的陌生人,連自己都還沒摸熟一切擺設時,就得要端出主人的氣勢來接待客人。

衝著他們的信任,以及平時看著 host 如此仔細的愛護他的房子,當他們不在家時,我也不敢懈怠,深怕自己讓民宿在他們不在的日子裡在訂房網站留下不好的評語。

 

 

「Hanna,你是如何維持這棟民宿,讓它如此的美麗?」 Hanna 和 Oli 是我在冰島打工換宿的 host ,一對很慈祥的夫妻。

我還記得,到冰島打工換宿的第四天,被這棟建築驚艷了不下百次的我脫口問了 Hanna 這句話,不僅僅是本身建築望出去的美景,更多時候是不斷讚嘆著廚具系統的設計、衛浴設備以及房間的擺設。

Hanna 跟我說,因為這棟房子是 Oli 蓋的,廚具、衛浴以及房間的擺設是她用 18 年的家庭主婦經驗慢慢和設計師討論出最適合的,當然省不了的是,比別人加倍用心的清潔。 Hanna 對於清潔的水準要求非常的高,她的示範讓一向邋遢的我學了好幾課,跪著擦地是常有的事。

這是我第一次踏上冰島的土地,也不是在傳統旅客必經的 Ring Road 附近。但,走出房子不到五分鐘就可以到山,也可以到海,每天打掃完的時光,我都會去爬山,或走去看海。然後晚餐時間再回來吃 Hanna 煮的大餐,然後心滿意足的洗澡睡覺。

 

 

打從開始旅行以來,我一直有意識地把旅行執行為「在異地好好生活」。在冰島這個月,我覺得是我最聆聽自己身體聲音的時光。前幾天跟朋友視訊,朋友說我的氣色變好了,聽了覺得身體也給了我最好的回饋。

每天晚上,九點半會自然的想睡覺,睡前冥想一下,或是做個彼拉提斯,然後安安穩穩地一路睡到隔天早上;工作完去爬爬山,每天都選擇一個不同的地方看夕陽;細嚼慢嚥,好好的對待每一口吃進嘴裡的食物和飯。

 

 

還記得學生時期的時間多數是零散的,被課堂、打工、家教、實習切成碎片。忙起來的時候,時間被塞滿,吃飯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混著通勤時間配著,一刻都留不得腦袋放空。漸漸的吃飯和睡眠成為一種奢侈,能省則省,把握每一個可以一心多用的機會,趁著年輕消耗自己幾乎不生病的健康身體。

而在冰島,令人不自覺的找回對生活的純粹,只要把一切民宿的任務打理好,剩餘的時光足夠我爬爬山、挑部塵封已久的電影來看,做那些以往認為奢侈的事情;睡前,甚至還可以好好的按摩自己、做個彼拉提斯和冥想,再深深的進入夢鄉。

難得有一段時光可以這樣好好生活,無憂無慮的放慢腳步,用心的呼吸每一口空氣,認真的把每一件事情做到最好。離開忙碌喧囂的台北後,在冰島,我才終於學會了抓住生活的自主權,不再草率地渡日,學習品味每一寸生活裡的細節。原來將日常放大放慢了,更多生活的樂趣和幸福便一一浮現了。

現在的目標,除了「在異地好好生活」外,我想還多了一個:「不慌不忙得好好把每一件事情做好」。

 

作者 / Chihya Wang
本文轉載自 Hahow  好學校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Culture 文化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