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熱愛的事物勇往直前的勇氣,就是包大山的插畫創作與眾不同之處!

小的時候我是個喜歡流連於文具店的人,對我來說文具店是一個充滿創造力的存在,常常一晃就是一兩個小時,無論是販售的創作用品、紙張、甚至是卡片每一樣都有深不可測的吸引力。在那個數位產品還沒這麼方便的學生時期,朋友的生日及聖誕節可以說是除了段考之外最重要的日子,我會耐心地挑選合適的卡片以及裝飾的貼紙,只為讓在乎的人接收到一份溫暖的祝福,而包大山印製在文具用品上的插畫創作就是我相當喜歡的類型。

訪談當天看見包大山本人的時候,發現在這個略為中性的筆名下是個非常直接活潑的女孩,她對未知的事物充滿著好奇心,在回答問題的時候,尤其講到有趣的部分她臉頰上酒窩就會隨著笑容陷得很深。與藝術創作者在對談的時候,我總好奇同樣年齡的我們,是做了什麼不同的選擇因而導向了完全不同的人生,我問她:是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自己喜歡插畫,並且決定往這個領域發展?

baodashan_06

何謂『好的工作』、『好的人生』?

「我其實從小完全沒有受過任何美術相關的訓練,頂多是小的時候喜歡在課本上畫畫小插圖,高中的時候因為參加社團有擔任美宣的經驗,我當時唸的學校是以升學導向的高中,你會發現身旁的同學都在忙著要擠進最好的商學院或是醫學院,但我不是。
小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是可以做些什麼事情的,並不是個能力不好的人,可是卻到高中之後整個被削平,你只能追求社會體制中認為的『好科系』,才會有『好的工作』、『好的人生』,這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個階段,我卻被整個體制磨壞,因為沒有考醫學院或商學院而成為一個『沒有用的人』,為什麼在這個環境我會變成這樣?
我後來就用推甄入學的方式申請了台藝大圖文傳播,還受到師長的特殊關懷。嚴格來說我是在大二的時候才開始有所謂插畫的創作。」

包大山的回答讓我很有共鳴,因為哪個台灣長大的小孩沒有經歷過這一段過程呢?為了成為一個「有用的人」,我們放棄自己真正喜歡的領域,得到的是一個能夠活下去卻不愉快的人生。

擺攤、投稿、接案,積極爭取機會。

包大山有些靦腆說出她是個喜歡賺錢的女生,喜歡做好玩的事但同時也要可以賺到錢,於是她參加創意市集販賣自己的插畫創作,包大山在大二的時候繪製了以月份為主十二張的系列插畫創作,上傳到當時台灣設計師使用的網路平台黑秀網,並主動聯絡藝舍文具公司投稿自己的創作。

baodashan_05

「熊超人就是在那個時候誕生的,在我第一次與他們合作,設計了兩款卡片,其實我當時並沒有幫他取名字,是文具公司在區分種類的時候為這個插畫創作取了『熊超人』的名字,他們告訴我我的創作很受歡迎,接著又合作了其他的產品,嚴格來說我是這時候開始了我的接案工作。接著是大三的時候,有受邀將作品刊登在雜誌上的機會、左營新光三越開幕受邀佈展等等。」 這一切對包大山來說發生的太快,尤其在當時插畫家這個職業,還不像現在這麼盛行的情況下,因為她自己的積極爭取,得到了許多與插畫相關露出的機會。

關於創作歷程中的蛻變和風格定位。

我問她對於插畫接案上有沒有一些有趣的經驗可以與我們分享,尤其大眾在對文具用品上的插畫設計的這個領域,相對來說是比較好奇的?

只見她有點彆扭但其實是害羞的說:「我男朋友也是業界的插畫家,在認識他之後我對於『作品完稿』的理解有非常大的進步。完稿能力的好與壞,可以看出這件作品是不是完整,但太執著把稿件修到很精的人,就會像美術系的人畫畫一樣綁手綁腳,容易讓作品失去生命力,而我自己則是非常缺乏這一塊的。每當在路上看到有人拿出我比較早期的文具創作時,我都會很害羞甚至很希望能把這些過去的作品全都收回來。剛畢業的時候,我其實沒有想過要當一位插畫家,當時的心態是很矛盾的,我喜歡畫畫,可是對於要「經營自己」的這部分,我很希望自己可以變得很強之後再受歡迎,當我還在摸索的狀態的時候,只能讓自己不斷學習跟進步才能趕上那麼多人對我的喜愛跟支持。」

baodashan_03

我告訴她,其實身邊很多人喜愛她的創作的人,會因為使用她的文具用品或是收到熊超人的卡片而被療癒,正當我這麼說的時候,她像是想起什麼的笑著說:「我對於自己的插畫被歸類到某一個派系是感到困惑的,再加上那時候也沒有『療癒』這個詞,對於創作這件事的啟發我算是很晚才開始的,能有一段獨自在外租屋的時光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我知道我的生活太沒有缺乏了,看到或是想到的都是美好的事物,畫圖也是一樣總是會畫一些可愛的、少女的夢想等等。可是,在那樣的環境之下,畢竟卡片這個東西是一對一的,一個人寫給另一個人的內容,獨處的創作空間讓我越來越能理解別人的孤單,我想就是在那個時候開始懂得如何用創作來療癒其他人。」

出國唸書一定好?跟隨自己的腳步更重要。

畢業後的包大山累積了一點接案經驗與收入後,她毅然決然地獨自前往英國念插畫碩士,我問她創作的風格是不是有隨著自己的經驗增加、閱歷不同而有所變動?

她這麼說道:「我其實不鼓勵大家出國唸插畫或是唸碩士,因為就連我自己都不是很確定這樣的決定是不是對的,就像我也不鼓勵大家因為我是插畫家而跟著去念台藝大圖文傳播一樣,在這樣現有的環境下有些人就是做得到有些人不行,出國也是一樣的,不是每個人都要靠環境改變自己,因為當你夠想要願意付出,在現有環境下只要夠堅持,你也是可以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常常很多時候我也會一直反問自己去英國念插畫碩士究竟是不是對的選擇,即使現在我還看不到答案,但我希望年老了的那個自己可以原諒我現在做的每一個選擇。」

baodashan_01

這次採訪的地點是咖啡廳「生活在他方」,包大山在此辦了個小型的個展,展覽的內容是包大山位於英國念研究所時製作的畢業專題「Run」。「Run」是敘述一個小女孩一生都在忙碌奔跑的故事,她告訴我這個創作是她第一次比較私人且反映自己內心的創作,聽著她成長的故事以及關於創作的經歷,腦中閃過奔跑的小女孩,我覺得我看到的不只是她在奔跑,大多數的人都是為自己的人生努力向前奔跑,我們背著社會沈重的價值標準、親人的期待、對自己夢想的責任等等,全都是希望再跑到終點那天能夠對得起自己,想通了這個邏輯,那麼至少得要先選擇一條喜愛的跑道,在最後到達終點之時即使覺得枉然,也必定無從怨嘆。

更多關於:包大山粉絲專頁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nimation Art 動畫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