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車上的女孩:影評與劇情解析

觀眾您好,為了推出更良好的內容服務,Screenwriterleo 編劇人生中的影評,將分為兩種:第一種僅包含電影評價,此影評乃服務需快速選出該看哪一部電影的觀眾,不希望因提到故事劇情而破壞了觀影感受。第二種則會包含評價與劇情及故事的討論與分析,此種影評則給予看到喜歡的電影後,想得到更多劇情解析的觀眾。本篇為第二種:

這部來自寶拉·霍金斯(Paula Hawkins)的暢銷小說,改編成電影後,對看過小說再看電影的觀眾,可能多少都會認為電影不是如此裡想,不像小說中的精彩。倘若我們僅以《列車上的女孩》(The Girl on the Train)來看,電影中有許多細碎的鏡頭,這可能會讓人好奇:為什麼要加入像是折手指、視線轉移、撫摸身體的畫面?以及為什麼水滴會影響整個故事?演員詮釋角色又是如何?我將會帶著大家個別評論與解析:

導演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小說中大多都會有旁白,而旁白在整部故事代表知道一切卻又不存在的存在,這個方法我們稱之為:全知敘事法。部份電影也會使用這種方法來敘述特定的橋段,而在上述提到的細碎鏡頭,則是將旁白的用途放在鏡頭裡,讓觀眾知道現在的情境與角色間的關係。

例如:當梅根(海莉·班奈特飾)失蹤時,瑞秋(艾蜜莉·布朗飾)拜訪了梅根的丈夫史考特(路克·伊凡斯飾)當瑞秋說出她在火車上看到的一切後,史考特非常苦惱又懊悔地痛罵,卻無意露出接近男性下體胯骨,鏡頭刻意往下滑,讓我們知道瑞秋看到了他的胯骨,因此產生了情愫。導演塔特·泰勒(Tate Taylor)透過以上方式精湛地完成了角色間微妙的關係,與情境的掌控。

編劇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導演依據全知敘事法拍攝,那電影的雛形──劇本,與其建構者──編劇才是決定的劇情的關鍵人物。由於電影的篇幅有限,因此會減少角色的動作。編劇艾琳‧克雷西達·威爾遜(Erin Cressida Wilson)對於要選用哪些細節來顯示角色的情緒變化,便顯得尤其重要。

除了瑞秋無意看到史考特的胯骨外,另外就是梅根與多次出軌的湯姆(賈斯汀·塞洛克斯飾)的關係。在真相中,兩人在森林裡偷情,當時是陰天並且相當潮濕,當梅根仰望天空,水滴落在她的額頭,點醒了她為何失去自己的小孩,因為一場意外,無心將嬰兒淹死。她告知湯姆她懷孕了,湯姆卻不負責任地說:墮胎。水滴提醒她是生命殺手,在她想離開樹林的當下卻激怒了湯姆,使湯姆殺害了她。其實在心理學中,人會因某個事件而觸發腦中不常觸碰的記憶,這個記憶並非不好,就像電影中的水滴。雖然水滴是一項細節,卻推進了故事也轉換了梅根的心境,這點也是艾琳‧克雷西達·威爾遜為電影設置最精湛的亮點。

演員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傑出

由於《列車上的女孩》的設定貼近雙女主角,因此不屬主角範疇的反派與配角的篇幅就會被刪減,倘若飾演反派與配角的演員的演技並非極好,電影可能就少了幾分韻味。但是在主角方面:海莉·班奈特(Haley Bennett)與艾蜜莉·布朗(Emily Blunt)非常稱職地完成角色在故事不同階段轉變,梅根相當神秘,因此也不好演,其難度不亞於酗酒狀態而提高難度的瑞秋,兩位女主角演得非常棒,但其它演員則不是如此裡想。

總體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列車上的女孩》使用倒敘與全知敘事法,故事的節奏清楚流暢,我們能完全進入懸疑的情節,並隨著角色的視野看見不同的面貌,再加上全知敘事法來綜觀完成了一部精湛的懸疑故事,如果你是一位喜歡懸疑故事或艾蜜莉·布朗的觀眾,則會非常推薦,倘若不太適應畫面晃動的觀眾,則不太建議看《列車上的女孩》,因為當中的懸疑的呈現大多都仰賴晃動來完成。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Drama 戲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