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種族對立角色顛倒,〈南非白人貧民窟〉流浪失業飽受黑人歧視

在南非,有越來越多的白人生活在貧窮線下,這些大多有著荷蘭血統的白人則聚集在一起形成了「白人貧民窟」,而這一處白人貧民窟則夾雜在黑人中間,這裡沒有水沒有電、沒有安全保障,食物也極度匱乏,但是這裡除了骯髒和貧窮,更多的是歧視,醫院甚至拒絕為他們診治,看病絕對是黑人優先,儘管那些人根本只是小傷,連申請工作的僱主也拒絕僱傭他們。

這個曾經為了追求平等、自由、戰勝種族隔離制度的反黑人歧視國家,現在又陷入了歧視白人的怪圈。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事情的開端,要先從 20 世紀英國殖民時期說起,非洲大陸歷來就是黑人們的家園,但自從西方不斷入侵和殖民後,南非繼而淪為荷蘭和英國的殖民地,當時,南非實行種族隔離制度,白種人掌握著國家的政權和經濟,而黑人只能充當廉價勞工,生活中白人和黑人住在不同的區域,他們之間不能有過多的接觸,更不能交往。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圖為兩個白人孩子在木柵欄上玩耍,男孩穿著一雙舊鞋,女孩則打著赤腳。

因此在 20 世紀 70 年代,南非當時的白人種族主義政權發展到極盛,靠著廉價的奴工,南非的經濟也因此穩固發達,只不過在這輝煌的背後,卻是黑人們飽受種族歧視,壓迫和不公。

當時有一部分有英國血統的溫和派白人希望取消種族隔離制,這樣的提議遭到了佔多數的荷蘭血統白人的反對,直到曼德拉的出現和革命,才改變這一切。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圖為居住在寮屋的一家白人,屋子沒有地板。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圖為一對白人夫婦在宅他們的寮屋前,生活貧困缺醫少藥。

後來曼德拉一生都在為廢除種族隔離制度而奮鬥,曼德拉當選南非新總統後,他的上台正式宣布種族隔離制度在南非結束,然而,這一次選舉,成了當地白人們在南非生活的轉折點。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圖為臉上很髒的小孩看著攝像機,在這裡生活條件非常艱難。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雖然外表看似種族終於和解,但事實上黑人對於白人的仇恨絲毫沒有減少,種族隔離制度被廢除後,南非政府推行許多對黑人的優惠政策,包括執行「黑人經濟振興法案」和「公平就業法」來增加黑人的就業率和經濟享有率,白人們所面臨的情形便愈發危急,各種大小型企業和公司開始只僱傭黑人或混血。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圖為一群南非白人孩子在烈日下的貧民窟里奔跑玩耍。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23 歲的南非白人 Durant 說:「自己雖然拿到了大學的計算機文憑,但是在現在南非黑人掌權下,失業率既然高達 40%。他無法找到高科技工作,他也想要創業,但黑人掌握的銀行資源也不給白人貸款。更為可怕的是,由於自己的父親曾經當過南非白人民兵,也就是抓捕過南非黑人恐怖分子。他也收到了很多南非黑人的威脅,有南非黑人甚至揚言要讓他吃苦頭,他也多次收到過南非黑人的毆打。」他悲憤地說:「我生活在一個窮苦的白人家庭,我現在也就是多掙點錢,然後離開這個該死的國家。」

「很多黑人連電腦要怎麼啟動都不知道,就能得到政府部門的職位,而我們白人卻被趕出了政府部門,現在越來越多的黑人進入政府,就更沒有人來幫助我們白人了。這些黑人之前只會踢皮球和跳舞。」一位 60 歲的白人女性説。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自從黑人執政過後,南非的失業率和犯罪率攀升,政府部門腐敗、經濟衰退、教育質量下降,那些高科技的技術工作,對於大多數早前接受教育程度不高的黑人來說,完全不能勝任,進而導致惡性循環。

29 歲的南非白人 Lukas Gouws 說:「自己從小到大從沒有欺壓過那些黑人,自己也是一個窮苦的白人,但是沒有辦法。 在黑人掌權後,自己也失去了公務員的位置,現在靠賣水果為生。 但是,那些南非黑人卻三天兩頭搶劫他,黑人警察也不管。」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而在醫學、計算機、航空技術、軍事技術和工業製造等高科技行業,真正有技術和能力的白人,面臨著失業和不能升職的困境,大多數選擇了移民出國。最後,南非剩下了沒有錢和沒有什麼技能的白人,他們只能無奈留在這裡,飽受社會的歧視和不公,最終丟掉了工作和房子,淪落到一片白人的貧民窟。

「我找不到工作並不是能力不夠,而是因為我膚色不對。」63 歲的南非白人安勒魯喊出聲,當問及他對曼德拉的看法時,安勒魯撇了撇嘴,然後答道:「我只能説,他是一個好人。」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現在有超過 40 萬的白人住在類似於這種寮屋營地,每個月僅靠著大約 28.99 鎊勉強生存,他們的數量,占了南非全國白人數量的 10%,其中一個營地在克魯格斯多普的 Munsieville 小鎮, 它被搭建在一個廢棄的土地上,營地裡住著大約 300 人,其中四分之一是孩子。

Anna Snyders 是一個金發藍眼的漂亮的南非白人姑娘,Anna Snyders 說:「父親早逝,自己還要照顧老弱多病的母親,不得不早點打算嫁人。而那些白人鄰居全部都搬走了,之後便有大量南非的黑人住進了曾經的白人社區,我們家成了這個社區的唯一一個白人家庭。她現在在一個商場當營業員,她說有很多黑人青年追求她,最後,她不得不嫁給了一個黑人,但事實上,她是被那個黑人給強姦的,也只好忍受侮辱的嫁給了這個黑人。」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圖為一白人殘疾男子在樹下乘涼。

這裡是南非最著名的白人貧民窟之一,幾乎每天都有訪客造訪,慈善機構來捐贈衣物、各地電視台來拍紀錄片、路透社來採訪和南非大學的學生來做社會調研,這些人或遭遇了家庭暴力、親人背叛、工作挫敗,但無一例外他們都自稱是社會的棄兒,他們在這裡建起簡單的住處,結交流動的鄰居朋友,也似乎準備好隨時告別這裡,但很多人來了,就沒能再逃離。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inkrnews-%e8%a8%80%e4%ba%ba%e8%aa%8c-%e6%b0%91%e6%97%8f%e6%96%87%e5%8c%96-%e9%9d%9e%e6%b4%b2%e7%a8%ae%e6%97%8f%e5%b0%8d%e7%ab%8b%e8%a7%92%e8%89%b2%e9%a1%9b%e5%80%92-%e5%8d%97%e9%9d%9e%e7%99%bd

曾經南非是個被譽為反黑人歧視的國家典範,民主鬥士曼德拉奔走一生並入獄多次,直到 1994 年南非歷史上第一次不分種族的大選,曼德拉當選新總統後,種族隔離制度才終於結束,膚色不再是區分人貴賤的理由,人人生而平等,白人和黑人從此終於可和平共處,沒有歧視,然而,事情並不是這樣,南非還是充滿了種族仇恨,只是這次換黑人歧視白人,看來在追求種族平等這條路,南非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想看更多相關文章,歡迎到言人誌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