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堡奇人 (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二戰歷史的大轉盤

12115703_1637364373189615_4395903051849986847_n.jpg

這部以菲力浦狄克(Phillip K. Dick)的同名小說「高堡奇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改編的影集,第一季在亞馬遜的製作下轟動登場了。

故事設定在一個與我們熟知的歷史相反的架空世界裡,二戰結束後,以德國為首的軸心國大獲全勝,與日本各佔東西兩岸平分美國領土,即便是身為二等公民,多數的美國人日復一日的隱忍著這樣的日子,然而藏身暗處的反抗軍依然不願為了安穩度日放棄自由民主以及與統治帝國的鬥爭。

劇情聚焦在一名居住在日本太陽帝國統治的太平洋州(Pacific State)的女子:茱莉安娜肯恩(Juliana Crain),一捲神秘膠卷影片的出現從此顛覆她所熟知的一切,某個夜裡,久未碰頭的肯恩兩姐妹在巷弄裡點水相逢,誰料這一見一別竟是天人永隔,妹妹在被日本軍槍決前,暗自將一卷影片塞入茱莉安娜手中,並囑咐她千萬務必要將其交付給中立區的反抗軍,秉著好奇心茱莉安娜想知道到底是一卷什麼樣的影片讓自己的妹妹願意捨命也要護它周全,即便在未婚夫法蘭克法林克(Frank Frink)的勸阻下,她仍執意要觀看這卷黑白影片,其中揭示了種種不可能的景象:一個軸心國戰敗,美國獨立自主的新世界。

究竟影片從何而來?又該去向何方?箇中隱含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辛?所有人的命運都在茱莉安娜前往中立區遇到也有一卷影片的喬伊布雷克(Joe Blake)後,各自被推向不可逆的未來…

12362901_1654533811472671_4342770313867476880_o

東方主義

出身於巴勒斯坦基督教徒家庭的薩依德(Edward Waefie Said),自稱是「包裹在穆斯林文化裡的基督教徒」,因為這樣特殊的身分地位,具有東方背景又在西方教育下成長的他,得以開創出個人的後殖民理論,並以「東方主義」一書,指出西方世界之於東方的錯誤性預設與殖民強權的心理,「東方」的概念,並非地理位置上的實際意義,而是為了和西方世界做區隔而發展出來的名詞,像是月球的黑暗面一樣的用相對的比較概念,合理化西方殖民主義等行為,以語言思想等形式覆蓋被他們視為次等的文化。

這樣的意識型態卻在太平洋州 (Pacific State)有了另一種詮釋:東方文化的草藥療法取代了西醫診治的方式、「日本人先行」、由女性來執行奉茶等接待職務,「東方主義」巧妙的被逆轉成了一種「西方主義」,美國人開始學習東方的生活方式以及文化,且被視之為僅比猶太人好些的二等公民時,不免帶人進入另一種想像,一個以東方文化稱霸的世界。

黑暗與復興

v-wxjx123

打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兩年起,攸關於太空納粹的(Sky Nazis)小說在科幻的世界中開創出獨特的角色地位,彷彿像是那垂掛在門簷邊上的風鈴,不時迴盪起人們心中對於希特勒的恐懼。

由他領導的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Nationalsozialistische Deutsche Arbeiterpartei),平日以德文的納粹(Nazi),作為國家社會主義者的簡稱(Nationalsozialist),其黨在二十世紀初期採用由親衛隊(Schutzstaffel)提出的SS縮寫變形成的右旋傾斜45°的鉤十字(Hakenkreuz)卐字標誌,希特勒本人也參與了黨徽與黨旗的設計,並舉薦使用德意志帝國國旗的紅、白、黑三色,前二色分別象徵社會思想與國家主義思想,而黑是被解讀為創造生活以及雅利安人的勝利的卐字標誌底色,那令人聞風喪膽的旗幟在1935年登上德國各地旗竿成為了國旗,於此興起雅利安人優生學、反同性戀、反猶太主義、極權主義等有毒思想的散播。

到了近期,千禧年推出的改編自法國恐怖小說大師葛紅杰(Jean-Christophe Grangè )「血色河流」(Les Rivières Pourpres )一書的電影「赤色追緝令」(The Crimson River),緊扣著殘餘的納粹思想主義者是如何暗中開始優生學計畫,而2012年德國與芬蘭在共同投資下拍攝了由芬蘭導演季莫.沃倫索拉執導的「鋼鐵蒼穹」(Iron Sky),將太空納粹的題材再度搬上大螢幕,所謂的太空納粹指的是戰敗後遷居到月球黑暗面的希特勒餘黨,在遙遠的衛星上長久計畫著下一次的進攻。

相關的題材一直尋找回到螢幕上的機會,納粹若非成為恐怖的代名詞即是成為戲謔的對象,「高堡奇人」ㄧ劇則保留了蓋世太保們素來引人不安的戰慄氣氛來還原那段歷史,並創造了像是「勝利日」(Victory in America Day, VA Day)此類的節目來加強諷刺感,設立於「高堡奇人」世界觀的1947年的9月18日,也是希特勒在柏林宣布逮補處決最後一名美國反抗軍的日子,同時用以代表二戰的結束以及納粹帝國解放美國、落實殖民主義的開端,此後家家戶戶都會在當天舉國同歡,而現實生活被視為是禁忌詞彙的Sieg Heil一詞,於劇中成了一種違和的祝賀詞,大納粹德意志帝國(Greater Nazi Reich)的人民會親切的向街坊鄰居互道「勝利日快樂」(Sieg Heil),繼續的從四方螢幕間擴散出那股希特勒式沾滿血腥味的歡愉。

高塔裡的男人?

故事一直圍繞在如題所言的「高堡奇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上,茱莉安娜在中立區結識喬伊後共同發現相同的標籤「沈重的蚱蜢」 (The grasshopper lies heavy)出現在不同膠卷影片外殼上,而神秘的高堡奇人則是個真實存在的人物,有趣的是此人並非他們當初設想的是影片的製造人,反倒是這些來源不明影片的收集者,一切的謎團在喬伊發現了納粹高官的櫃子裡的那份「沈重的蚱蜢」 檔案後,添增更多無解疑雲。

猶太悲歌

「納粹思想」利用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戰敗後國內累積的仇恨,以「白人優越主義」聯合「反猶太主義」製造了一團濃到化不開的黑霧籠罩歐洲各國,引爆世界第二次大戰,當日本人被賦予是「榮譽亞利安人種」(Honorary Aryan)的稱號,同是白皮膚的猶太人卻被貶低成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美國漫畫家 Art Spiegelman 也在他的漫畫作品 MAUS 裡,將納粹份子譬喻為貓,猶太人形容為鼠,並寫實描繪猶太人當時無處可躲如坐針氈的心境,更以這部作品得到了普立茲獎殊榮。

maus

“How could you raise your children in a world like this?”

(你怎麼能在這樣的世界裡養育你的孩子?)

茱利安娜無法想像自己的孩子如果誕生在這個世界得因為猶太血統問題平白遭受標籤階級化的對待,因此當她滿腔激昂的想拉著未婚夫法蘭克去正視屬於他們存在的年代的不公不義,所無視的是「神選子民」背負著的龐大壓力。

人們回過頭來去問為什麼二戰時期猶太人們沒有團結起來反抗納粹主義時,首先是無法想像 MAUS 一書中的情景,蓋世太保會攜帶著一份名冊,走進平民的家中,指控他們的身份,接著那家人就從此消失了,他們不知道何時會被隔壁的鄰居或上班的同事所出賣,也不知道是否還有明天;再者是不明白猶太民族在歷史長河洗滌下,慢慢從民族性的開始變得更傾向於是一群具有相同宗教信仰、承襲相同文化的人,缺乏國家與強大凝聚力將他們集合在一起的狀態下,猶太人就如同散居在不同的村莊城鎮的老鼠,一群群無法造成威脅性的小老鼠們。

而法蘭克承受的正是這種無可依靠的強大壓迫感,有別於茱利安娜強硬又充滿自我的勇敢態度,他身上顯現出二戰時代背景下猶太人民在納粹槍口前選擇低頭服從的無奈心境,這樣的自卑感一直到日本軍官藉猶太血統之名殺害他姊姊一家三口之際,才轉化成了狂暴的仇恨,意外的是看似深刻到難以抹滅的仇恨卻在不久後被良知與理智給化解,彰顯人性在最為灰暗的時刻,也能透露出的一絲微光,一絲納粹份子永遠都無法了解的惻隱良善之心。

MITHC_103_01344s.jpg

雖然一時間的氣憤得到了緩解,但其中的喪親之悲卻始終隱隱作痛,從那場由日本人舉辦的虛意葬禮開始就梗在心腔的深處,直到曾經出現在葬禮上的神秘男子提供了法蘭克一項不能說出口的服務,走入一間普通長相的平房裡,男子與他的家人拉上了窗簾,戴上了會洩漏身份的猶太傳統帽子基帕(Kippah)緩聲開始唸誦,當誦文響起那無處宣洩的情緒彷彿自動找到了出口,轉眼間法蘭克無法控制的悲傷瓦解了一身的武裝,這個乘載太多不幸的容器總算找到了傾倒的海洋,那一刻所有不合理對待、所有的悲憤、所有無謂的死亡都得到了徹底的釋放,原來剝奪文化亦如抽去淚腺般的令一個人失去哀悼的基本能力。

改編與東方玄學

「高堡奇人」保留了原著的重要角色,但在劇情上做大幅更動使得人物間的關係更緊密,節奏上也更加流暢,成為少數公認改編的比原著小說還要來的吸引觀眾的佳作。相當巧妙的改變了關鍵物品的設定,原著中書中書的設定到了劇中則成了劇中劇,「沈重的蚱蜢」原先在故事是一本由高堡奇人執筆的小說,但到了電視劇裡被改成了膠卷影片,精巧的將「什麼東西內包裝了什麼」的概念提出並挪用到改編,如此的變化也使人好奇會對整體劇情走向做出多大的影響。

the_grasshopper_lies_heavy_film_reel

除此之外「高堡奇人」一劇保留了作者菲利浦迪克(Philip K. Dick)所倚賴的東方玄學色彩,據聞作者在書寫的時候,大量參考易經來決定故事發展,以至於故事劇情零散缺乏核心主軸;原著中易經則被不同角色用來做決定或解惑;劇裡僅讓貿易部長田中信介(Nobosuke Tagomi)使用易經來卜卦,並藉由這個角色去窺看天機,劇中日本古董收藏者的太太,也曾在接觸過法蘭克仿製的贗品後,反應出像是預知般的強烈感受,兩者皆為本劇增添架空歷史劇以外的迷幻色彩。

12362992_1656988137893905_7803533233425365057_o

第一季的最後一集留下了震撼結局,透過田中部長的視角,瞥見了彷彿屬於另一個時空的景象,至於那裏是不是這些神秘影帶的出處?為什麼那住在高塔裡的男人處心積慮的想要收集這些影帶?一切的謎團只能等待兩個月後播出的第二季來給觀眾更多的答案。

14502858_1771019389824112_7658306258542250661_n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Drama 戲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