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惡魔 The Neon Demon:女體崇拜的荒唐

當代導演中,Nicolas Winding Refn 的名字是個無法被歸類的不良少年。這位丹麥籍導演,以強烈的個人風格著稱。他深沉的影像節奏、霓虹燈光的色調和毫不掩飾的暴力場面,往往造成兩極化的評價,卻也因此受到重口味影迷的喜愛。新片《霓虹惡魔》的題材從過往的黑幫轉到好萊塢,然而殺戮卻未因此停止。故事敘述少女 Jesse (Elle Fanning 飾) 懷著星夢來到好萊塢,她清秀的臉龐,光滑的肌膚,讓她一躍成為時尚圈的新寵兒,卻也為自己招致了災禍。

▲童星起家的 Elle Fanning ,在片中同時是青春與邪惡的化身。

一群女模特兒,在私密的派對中,專注欣賞著一位女性的裸體表演,開場的情節,就明示了電影「女性身體崇拜」的核心命題。有趣的是,相對於現代社會大多以男性的角度來觀看女性,電影中的世界觀,呈現的更多是女性對女性彼此間的凝視。男性對女體的崇拜,多出自於單純的動物本能,但女性對女體的崇拜,在景仰之情的底下,滿溢的卻是嫉妒、權力、慾望交織的烈火。

▲電影中有許多女性彼此覬覦、觀看的場面。

「我不會唱歌、不會跳舞、沒有才能。但我漂亮,漂亮能賺錢。」

極度物化女性的世界,讓女性比男性更勇於把籌碼投注在外貌上。對比片中的其它的人工美女,Jesse無瑕疵的天生麗質,讓漂亮成了凡人無法單靠努力所獲得的超凡印記,只是這樣的印記或許是從地獄烙印而來,因為漂亮是武器,招來的不是殺身之禍就是戰爭。就算美麗是場災難,為了取得這與眾不同的認證,也願意玩火自焚。從這角度來看,片中那在坎城影展放映上,惹怒觀眾的戀屍、姦屍、食屍等獵奇情節,也不足為奇了。早在 1602 年,就有匈牙利王國女伯爵 Báthory Erzsébet,為保青春,飲少女鮮血,以血沐浴的顫慄傳說(同時也為本片的創作靈感來源)。即便到了有法律規範的近代,仍有女性吃胎盤。更不要說高級時尚圈,總對年齡上根本還是小孩的少女模特兒,有著幾近病態的迷戀。《霓虹惡魔》中驚世駭俗的荒唐情節,也只是現實生活中人類慾望的具象化。

▲大量的霓虹燈光與電子音樂,讓《霓虹惡魔》成為當代感十足的驚悚電影。

單就電影中的片段情節與概念,討論起來可能是相當前衛有趣的,但就整部片串連下來的敘事卻非常失敗。薄弱的敘事、刻意的表演、生硬的對白,都讓那如時尚攝影般的精緻影像和入魂的電子音樂,都讓這部片窮得只剩下風格。Nicolas Winding Refn 一向都是位拒絕敘事的壞小子。拿下坎城最佳導演的《落日車神》,殺手的木訥寡言和電影留白的敘事,讓人洞悉了一位殺手封閉的內心世界。《罪無可赦》中,牽強的情節中,偶爾還能瞥見靈魂的影子,但到了《霓虹惡魔》裡的噬血女模,就成了沒有一副靈魂的美麗空殼,一講起對白就破綻百出。不自然的演出,讓低調顯得刻意。Nicolas Winding Refn 自傲的風格讓人看見骨氣,但當自傲成了自溺,考驗的就是影迷還剩多少的耐性。

▲ 導演 Nicolas Winding Refn 的重口味風格,不斷在挑戰觀眾的底限。

文/哈v

旅遊與電影,是同一件事情。更多請看  Cest 哈 Vie!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