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驚豔魁北克:未來臺灣的遠方參照》奧運的美麗與哀愁:一九七六年的蒙特婁奧運

往蒙特婁的東邊看,天際線上除了藍天白雲,還有一艘揚帆出航的船,如在藍天中航行,這是蒙特婁奧運的主場館,看起來仍然新穎的建築其實已有四十年的歷史。現在場館經常舉辦世界級運動賽事,旁邊的植物園、生態館和游泳池也是全家出遊的好去處。

很多國家都想舉辦奧運,象徵國家強盛,得到國際注意,同時成為凝聚國家與民族認同的賽事。然而,我和一些蒙特婁朋友聊起奧運,卻不一定是正面評價,蒙特婁人說一九七六年的奧運是「Big O」,一場沒有停止過的奧運,從何說起呢?

Big O

O 除了是奧林匹克(Olympic)的意思,也代表著負債(Owe)。奧運史上虧空最多的就屬一九七六年的蒙特婁奧運,舉辦奧運會三十一年後的二○○七年,蒙特婁終於付完了最後一筆帳。為了十五天的奧運會使蒙特婁納稅人負債三十年,「蒙特婁陷阱」(Montreal Pitfall)甚至成為一個專有名詞,指那些投資的場館過於龐大,導致負債而使城市經濟陷入困難。

對於蒙特婁人而言,這座建築似乎是時代轉捩點,帶來的改變造就了蒙特婁現在的情況,奧運後果有好有壞,附加的價值與損益並不好評估,除了經濟,還有整體文化的轉變。

蒙特婁為什麼想辦奧運?

樂觀的時代 蒙特婁在當時是加拿大最大城市,主要人口為說法語的魁北克人,人口將近三百萬。六○年代加拿大和美國的關係良好,雙方的經濟相互依賴,經濟也隨著美國而快速成長。一九六七年的世界博覽會(1967 International and Universal Exposition或是Expo 67)是為了慶祝加拿大建國一百周年,共有六十二個國家參加,被視為二十世紀最成功的世界博覽會,參與國家和人數都創下紀錄。

在世博會之後,決定舉辦奧運,當時的蒙特婁是二次大戰後北美第一次舉辦夏季奧運的城市。對照二○○八年舉辦奧運的北京,二○一○年舉辦世界博覽會的上海,快速的經濟成長,使加拿大人籠罩在樂觀、膨脹的信心中。

有了成功舉辦世界活動的經驗,蒙特婁打算往前推進,舉辦奧運會,企圖打造一個世界級的城市,先後共五次爭取奧運主辦權,一九七二年以一票之差輸給德國慕尼黑,而一九七六年則擊敗了洛杉磯、莫斯科和佛羅倫斯,獲得主辦權。

奧運會的象徵就是主場館,蒙特婁在東面建立了大型體育場、游泳池、自行車場、奧運選手村等,設施和器材都引進最新技術。然而,興建過程卻問題連連。

image002

設計失敗的主場館

設計概念宛如一艘船揚帆出航的主場館出了問題。這艘帆船最特別的「桅杆」,是工程上最困難的部分,高達一百七十五公尺的建築呈現傾斜狀,是世界最高的傾斜建築。斜塔上有二十六根粗大的纜繩,繫在運動場頂上。這個「桅杆」在奧運結束後十幾年才正式完工,而且沒有按原設計師的設計,要靠纜繩支撐屋頂是不可能的任務。

當時設計體育館的天兵建築師是羅傑‧戴貝(Roger Taillibert),專長為設計球場,來到蒙特婁之前主要的成績為巴黎的王子公園體育場(Parc des Princes),在法國尚未舉行世界盃足球賽之前,一直是法國國家足球隊的主場。建築師包辦了選手村、主體育館與自行車體育場和游泳池,整體的建築群充滿新穎的概念,特別是主體育場,透過傾斜的高塔將體育館巨大的頂棚吊起來。但施工後鋼纜相繼被拉斷,體育場的頂棚打不開,最後只能將巨大頂棚牢牢地焊住。

除此之外,由於當時遇到全球石油危機的衝擊,使得加拿大的經濟蕭條、物價暴漲,再加上建築工人長期罷工,使得經費不斷追加、工程延宕。一九七五年時甚至還有人提議改變奧運地點,但國際奧會沒有採納這個意見。興建過程雖然風風雨雨,但是奧運還是如期且盛大地展開。

陰影壟罩,地主國成績不佳

由於一九七二年慕尼黑奧運有以色列人被暗殺,蒙特婁奧運會投入大量軍警維護安全,避免慘案再度發生。在成績方面,蒙特婁奧運打破了三十四項世界紀錄,在奧運史上的紀錄並不差,但是表現最差的竟是地主國加拿大,一面金牌都沒有,是參加奧運以來成績最差的一次,排名第二十七,有史以來最差的地主國。

蒙特婁奧運最慘的還不在舉辦過程,而是為了準備奧運所投注的經費。

為了奧運所造成的大量虧損

本來蒙特婁市長德哈普(Jean Drapeau)的企圖心是徹底改造蒙特婁,他認為「奧運不可能產生虧空的赤字,就像男人不會懷孕一般」。所以除了運動賽事的場館外,也建造更便捷的地鐵系統,還有將整個市中心連結起來的地下城,寒冷冬天時便可以在地下生活。除此之外,還在蒙特婁北方建立新機場。

大多數的人不知道全世界占地最大的機場在蒙特婁,這個一九七五年開始使用的蒙特婁米拉貝爾機場,將近四百平方公里(臺北市不過將近三百平方公里,新加坡也不過七百平方公里),已經是一個城市的大小。

不知道這個機場的人當然也不知道它在二○○四年停止了客運,二○一○年所有起死回生的計畫都胎死腹中,正式畫下休止符,離市區較近的杜魯道機場完全取代米拉貝爾機場,每年有一千萬人流量,是個中型機場,剛好符合城市的規模。

如果你看過電影《航站奇緣》(The Terminal),就是在米拉貝爾機場實景拍攝(有現成且沒有人的航站,不使用實在太可惜了),片頭一開始就出現前往蒙特婁航班的廣播,這種致意有點諷刺,也見證花大錢只換來一場空,不知道該拆掉還是留作憑弔。

蒙特婁奧運的遺產

如果只看蒙特婁奧運的負面影響,或許過於簡化,也過分相信統計數據。撇開負債不談,當我拜訪這座將近四十年的奧運主場館時,還是驚訝於它在設計上的創新(雖然工程技術無法克服設計的巧思)。呈四十五度的斜塔,藍色的纜車順著上升到一百七十五公尺的高度,塔頂有一塊一百平方公尺的觀景臺。從這裡向西看,可以看到蒙特婁市中心、皇家山,往南看則是聖羅倫斯河、北美大平原,天氣晴朗時可以看到八十公里外的景色,美不勝收。在觀景臺的下一層是咖啡廳、酒吧和一個小禮堂,是活動與舉辦儀式的場所。

這樣一個場所,應該可以好好利用吧!奧運除了負債以外,對於這個城市的資產是什麼呢?

居住在這個城市七年,就我的觀察而言,蒙特婁人重視休閒、體育,愛好各種戶外活動,這不是一個因負擔奧運債務而愁眉苦臉的城市。據說光是觀景臺的收入,在四十年的日子裡,已經將近四百萬美元,每年前來觀光的遊客在二十萬到三十萬人之間。奧林匹克公園已經成為這個城市旅遊觀光的場所,一個城市的地標。

除了觀光,蒙特婁也因此更具有舉辦國際性賽事的能力。然而,設施的完備只是前提,如何招攬人氣或是提升體育的素質才是重點。

奧運促進了整體的體育風氣

在奧運結束後的三十年,場館一年內有兩百多天都舉辦活動。這座可以容納五萬人以上的體育場,舉辦過數千場國際性賽事,例如:世界體操錦標賽、世界青年足球錦標賽、各種演唱會。其中的游泳中心負責國家隊訓練和培育,也給各級學生進行比賽。

回到奧運舉辦前,蒙特婁缺乏一座符合國際標準的體育館,也沒有適合國際賽事的游泳池和標準跑道。因為奧運,相關設施建立起來,連麥基爾大學和蒙特婁大學的相關體育設施也得到提升。我們如果能夠計算出奧運之後舉辦的賽事、運動會的人潮,或是這些人潮所帶來的觀光、經濟價值和聲譽,或許就會對當年的奧運有不一樣看法。

夏日的蒙特婁,什麼時候都可以看到慢跑、騎自行車或是悠閒散步的人,這個城市除了商業性功能,也具備健康的氣氛。對比巴黎,夏日是觀光客入城的季節,巴黎的好吃餐廳卻幾乎關門,巴黎人則遠離巴黎到其他地方度假,此時的生活並不有趣。

同樣是法語大城,夏日的蒙特婁有F1賽車巡迴、國際爵士音樂季、國際煙火競賽等,奧林匹克體育場也成為觀光的重點之一,為這個城市再增色彩。除此之外,從瞭解運動到認識運動,進而對身體、健康文化的提升,對市民來說才是更大的資產。

本文節錄:【絕對驚豔魁北克:未來臺灣的遠方參照】一書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學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