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都是好朋友,實為人人都是詐騙集團的《你好,打劫!》

 164815dcsbbk6sxxkzbvqv.jpg.thumb

 

正逢 2016 兩岸小劇場藝術節又即將開始,最近的兩年對於表演藝術團體與節目在國際的露出有越來越多的討論,提到與兩岸劇團“進出口”,想起 2015 兩岸小劇場藝術節有一部是我去年度的第一名。《你好,打劫!》一劇仍是我認為很過癮的一部作品。

f_12294156_1

對我來說”你好”是溝通的開始,”打劫”只是一個附屬的行動,

讓我們一起悼念我們自以為是的曾經 。       導演 饒曉志

有別於許多談論小情小愛小確幸的劇目,《你好打劫!》對於政治、經濟、社會或制度上提出了觀察與批判。這樣剛硬的主題,卻能符合我這等常民的口味、直白的喜劇調性、並發人省思,甚是令我大大驚喜。《你好打劫!》包含的議題其實不單單只有經濟,還有各式各樣的社會議題,包括金融、家庭、婚姻、兩性、以及每個人對美好未來的定義。

這部劇在節目簡介時,老早就開宗名義地訴說大家的無奈囧境了,表面為喜劇的大眾口味,但也不難嗅出其諷刺與批判的底韻:

用紳士般的優雅態度 轉身朝你心上狠狠地開一槍
投降是你唯一的出路!
 

故事大綱:
兩名率真善良的劫匪、四個麻木淡漠的銀行職員、眾多唯利是圖的皇家 FBI、無數謹小慎微的民眾――偶遇、相遇、艷遇、遭遇在一個黑色的星期五下午。於是,他們的焦慮和迷失、他們的沖動和欲望、他們的壓抑和暴戾、他們的叛逆和溫情――羅列、交織、糾結在這個黑色的星期五下午。他們打劫了銀行,但誰又在打劫著他們…


劇情一開始是在銀行裡與專員討論股市現象展開,當中所提到的經濟理論是做為探討各式問題的引子,而當然非常能理解對於一個中國的創作者來說,最容易切入做為引用經濟理論的莫過於”馬克思主義” 。劇中引用馬克思主義的經典論述:資產階級的定義是在資本主義社會中擁有生產工具(劇中用語為” 生產資料”),同時認為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在本質上是敵對的。「資產階級」是壓迫者和剝削者。以這樣的觀點出發做為接下來劇情中對社會批判的開端。然而在互動的過程中,一一對每個角色背後的故事有更深的了解,進而對世俗道德產生不同思考的面向。

以下僅引用劇本重點台詞加以舉例:

Sonne:你很瞭解社會基礎構成啊,Cruz!告訴我,我和你在幾層,底層!說好聽點我們是這個社會賴以生存的生產資料,可實際的情況呢。每一個資本家都是我們的主人,我們是每個資本家的奴隸,我們是這個社會任何階級都可以無限獲取的生產資料,那,現在擺在我面前的這個生產資料正在跟我的生產資料說,老兄咱倆今天會不會有一點物質,我不喜歡你的幽默,Cruz。

Cruz:Sonne,你說的這些我在課本裡都學到過

Ben:好啦,實習生,以前辦事靠能力,現在辦事靠關係,老師教過你這些嗎

Cruz:我承認是這個時代變了

Sonne:確切的說使人們的生產模式變了,而一個社會他的政治情況和意識形態都是根據他的生產模式決定的,馬克思也不認為人一定能夠享有自然權利,所以才說是非對錯的觀念乃是社會基礎的產物。

雖然這些辯論內容看似很理論,但你不得不佩服這部作品引用得很巧妙,若不是剛好對於這些種種經濟理論有些許了解,極可能就會落入「外行看熱鬧」的狀態。這劇完全發揮中國人的一項特色:所有事情都可以講的頭頭是道,連「搶劫」「唯物主義」都可以說明。

Sonne:搶劫!在辭海中的意思是通過暴力手段奪得他人財物並據為己有,搶劫罪是所有侵犯財產案當中最重的罪,持槍搶劫銀行在皇家合眾國的量刑是無期徒刑,死緩或死刑,這些都是搶劫定義,但這也只是你們的定義,我請你們睜開眼看看這個周圍的世界,是不是到處充斥著各式各樣的搶劫,有拿著公款,四處吃喝,各地豪賭的,有強迫員工加班還不給員工發薪水的,還有不顧散戶死活,任意操盤逼人跳樓的,還有那個什麼什麼交通強制保險費,燃油附加費,過橋費,過路費,電話座機費,長途漫遊費,諮詢費,選號費,醫院掛號費,掛專家號費,餐飲一次性餐具費,自帶酒水開瓶費,我告訴你我

Sonne:今天就是被當場擊斃了,我還得去叫那什麼彈領導費,是你來幫我交嗎?

Tom:好

Sonne:(大喝一聲)啊?!

Tom:不好

Sonne:這些那樣不是搶劫,只不過他們都穿了一層名字叫法律的華麗外衣,讓搶劫看上去那麼的合情合理,那麼的渾然天成!

Cruz:Sonne,聽了您說這些話,我覺得您是個地道的唯物主義者,其實太物質了不是很好……哦當然啦我也沒有別的意思。

Sonne:請坐Cruz同學,但我請你以後不要跟我聊什麼物質唯物,嗨,看見那邊柱子了嗎?

   在我眼裡,當中引用的觀點,可能不止如此,我認為在劇情的轉變中,還運用了傅蘭尼的理論,針對利益分配的形式做出分類,其中一個模式為:再分配、互惠互利、交換。主要角色設定在四位銀行行員與兩位劫匪,在一個密閉的空間,但已形成一個小型的社會。舞台上的空間呈現設定於在同一個場景-銀行內,儼然是構成了「封閉的小社會」。隨著劇情推演,套用傅蘭尼的分配形式論述,不斷上演著利益中心的轉移與分配形式的變換。

圖片 1

然而因為有劫匪闖入,在舞台場景的外另外也有以聲音表現銀行外的空間,以及與FBI或者與其家人的互動。原本銀行經理才是資源分配的主控者,他可以將資源進行分配、互惠互利、交換,當兩個搶匪身上擁有大筆現金,並以槍控制每個人的行動與角色時,資源的主控權頓時轉移到搶匪身上。每一個人都是一個個體 Actor,透過劇情的推演,用對話讓彼此產生各種互動與了解,進而形成一個網絡。而有趣的是,這個原本動盪的網絡在最後形成一個緊密而穩定的結構。封閉的空間中,長時間的相處,密集地交流著彼此的生命經驗,最後在這個小小的群體中形成了看似對立,卻又相互調節與合作關係狀態下,道出每個人背後許多不為人知或身不由己的故事。

圖片 2

雖然最後結局讓人有淡淡的憂傷也略顯矯情了,而因為喜劇的基調,也還是運用較隱晦的手法呈現。劇情場景雖然在銀行內這個「封閉的小社會(社群)」,卻還是可以延伸想像為我們真實的社會群體。即便是「小社會(社群)」中自成特定形式的資源運用,在大環境的”社會”結構下仍需維持與外界的互動,而外界的觀點來解讀這個”小社會(社群)”未必能了解箇中意義,同時也呼應了導演饒曉志對這齣劇的理念:「對我來說”你好”是溝通的開始,”打劫”只是一個附屬的行動,讓我們一起悼念我們自以為是的曾經 。」同時,也不禁對當今社會深覺感嘆,有多少事情我們原本滿心期待,但眼下的事實卻只能無奈接受…

我們還是開心去看戲吧~~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