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ce What is the right thing to do?

一本好書,也是一本舊書,現在才有機會一睹,為時未晚。

不過這份閱書報告有點難寫,因為道德這東西,每人界線不一樣,無論你是 Jeremy Bantam 的 功利主義,以最多人的快樂為本;奉個人自由至聖的 自由主義;Aristotle 的目的論,以一件事或物存在的本義角度出發;抑或是 Immanuel Kant 的義務論,以尊重人的基礎為原則;你也不能用一條方程式去總結什麼應該做什麼不做,你也不能站在高地說自己比別人清高,這也是廢話。

犠牲一人性命可救回四人性命,你怎麼選?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暴易暴可以?應該?以謊言去「保護」別人可以?應該?書中也提到墜胎,婚前性行為,同性戀等對 2016 年已「過時」的爭議,性伴?整容?X 交 Y 交 Z 交?大麻?可以?應該?二十一世紀,人權至上,個人主義至上,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為了歡愉開心 什麼也可以嘗試,是文明?是進步?或是退步?真是不能準確地回答你,因為每幾個天都有新的詞語 新的玩法,真的追不上。

用食指指向別人是多麼容易的事,但往往就忽略了另外四根指頭的方向。 去抬舉或眨低或攻擊或爭論或辯蠃某某的「道德」線,某某的政治取態,網絡上空左指右指,紛亂不堪,其實也沒什意思。始終 ,這可能只是大眾用作諷刺的娛樂。或社會人型的相互歸類和標籤。但標籤背後卻缺乏了應有的了解和尊重。

20120214012551217

因為,人就算性格、樣子、身材、理想、喜好多麼的不同,就算被冠名是好人、壞人、有錢人、窮人、賤人、聖人、聰明人、蠢人,都只是叫「人」不需自以為高人一等,只是在社會中,你想成為那種人,就去做。反而我覺得人不是要跟人去爭鬥 ,而是要跟思想去爭戰。自古以來,無論你是相信上帝創世論,或進化論,或宇宙大爆炸,或無所謂,人類仿佛只是走進一個又一個倉鼠的滾輪,古埃及文明的滾輪,古羅馬帝國的滾輪,大清帝國的滾輪,奧斯曼帝國的哈里發滾輪,民國時期的滾輪,二十一世紀的滾輪興與衰,是不銹鋼滾輪或多層自動 3D 立體附冷氣分體式滾輪令人類覺得自己文明了進步了?是什麼讓人類走進一個又一個滾輪不捨得走出來?是金錢的貪婪?權力的戀棧?是情慾的放縱?或是不是二十一世紀,人類已突破了重重保守的「框框」走出了滾輪 邁向最文明最進步的新紀元? 定或只是重蹈覆轍?筆者還是不能以有限的智慧來回答你。

hamster-running-on-the-wheel

不過我知道的是,若沒有道德底線或將底線愈推愈低,我找不到人跟動物,除了樣子有什麼分別?是的,人總是反叛。父母跟你說不要走去左面,你偏偏想走去右面;上帝叫你不要貪財,你說為何不可?社會有潛在的規則,你不遵守就受盡白眼,然後你說,我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那用你來管?!社會資訊很豐富也很複雜,不能完全聆聽也不能完全拚棄,否則思想不會進步。別人碟碟不休的囉嗦會令你煩躁,對方的批評會令你忿怒,這時候,不要讓情緒主控你,停一停想一想,那個人在發脾氣,那個人在說真理。掌握真正令你進步的真理,減少對慾望的依賴。

世界本來就是一個模樣,無論世上有多少個愛因斯坦,發現多少個相對論,它沒有變,只是尚有無限知識空間讓人類發掘。但想一想,每個朝代帝國興盛一時,衰落也有一時,自古君主荒淫,奢華,昏庸,社會價值淪陷是每本歷史書介紹一個朝代末落的結語。

清朝名臣曾國藩,集政治家,戰略家,理學家,文學家於一身,曾說在一個社會大亂前必有的三大預兆:
•       其一是無論何事,均黑白不分。
•       其二是善良的人,越來越謙虛客氣;無用之人,越來越倡狂胡為。
•       其三是當問題到了極其嚴重的程度之後,偏偏凡事皆被合理化,一切均被默認,不痛不癢,莫名其妙地虛應一番,沒有人願意為這艘破船補補窟窿,卻當沒有看見。

我經常思考現在的社會或世界是在那一階段?不知為何,我總感受到住在世界裡的人像在合力地把道德底線推低,對舊有的觀念生厭,打開懷抱接受好玩刺激的東西,把自我慾望放大並合理化。

唉,只不過,即使能說萬人的方言,天使的話語,若沒有愛,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樣。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Issue 時事議題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