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這就是人生阿。

也許你正在努力著,在畫布上、鏡頭後、螢幕前,或是在音符間;雙手舞動在黑白鍵,試著讓自己像點什麼,可能還不是那麼像一回事,但那是屬於自己的快樂,一種非追求不可的樣子。

《Frank》,這部以音樂為主題的電影在 2014 年台灣上映,主角強是個上班族,夢想成為能創作音樂的編曲者。一次偶然遇到以法蘭克為中心的樂團,法蘭克邀請強成為他們一員,一起表演,一起錄製專輯。故事就在強加入後,法蘭克的樂團起了不小的變化。主角強因為被音樂才華出眾的法蘭克肯定,而有了堅定自己夢想的勇氣,他認為自己是被選中的人,但結果並不是那麼美好,被虛擬的網路點擊率、觀看數沖昏頭的強,把樂團拉向了毀壞的一面。我一開始是這麼認為的。

在某次與朋友的談話中,改變了我對這部電影的看法。

「現在想想小時候被教的,『每個人都是特別的』這句根本害人啊,可能大家都有過那種我跟你們不一樣的時刻,但事實就是特別的人就是少數,甚至你心目中追求的那個特別的樣子已經很多人有了。可能平凡就是真的很無趣吧,所以不想承認自己就只是這樣,但只是這樣又有什麼不好?」我們討論了特別,與平凡。

「努力和自身的平凡共處或許也可以當成人生目標阿。」這是她對這段話下的結論。說實在的,我不能完全同意這樣的論點。

『如果把平凡從世人的眼光裡拿走,也許妳的論調就更完美了。』我硬是說些什麼表達我的不同意。

「但不可能啊,事情是一體兩面,沒有這一大票普通人哪顯得出那些人的特別。」我不語,試著找出她論述的缺口,好讓我填補。但她卻接著說。

「跟你講個小故事。

之前在高雄電影館看一部電影叫法蘭克,看完之後我到樓下拿票集點,志工阿姨就問我剛剛是不是在看電影啊好不好看阿,我就大概跟他講一下內容,然後說:『我覺得這電影好殘忍。』;

阿姨就說:『沒關係啊,反正他總是有試過』

我說:『可是當他真的明白自己其實沒才華的時候真的好殘忍喔。』

阿姨只回了我:『這就是人生啊!』

當下就是覺得,噢,對啊,這輩子沒聽到一句話這麼有說服力過。」

這個故事填補了我想找的空缺。

因為這段對話,我又重看了一次電影,這次我一樣因為主角的錯誤氣憤,同時為對主角的殘忍哭泣。也許我這位朋友有讀心術,知道我在想什麼。是阿,我自己不是特別的,我喜歡的東西我的人生我的想法,還是有人會重疊上。但從小到大,從家裡到教室,從電視到課本,都在告訴我們『每個人都是特別的』但是大人們沒說的好像更重要,那就是「每個人不完全特別」。對於特別,每個人定義可能都不太一樣,就像每個人心中的成功,不會只有一種,但我想任何人都有不甘於平凡的時刻,可能是你在工作上的表現,可能是朋友間的互相比較,可能是臉書上打卡的地點,可以說就是你做選擇時的樣子。我朋友想告訴我的,不是這個人生就是那麼無情,平凡的人生總是要大多數人來過,也不是在告訴你不管你做什麼努力都沒有用。的確,當我們全心投入灌溉花時,總會滿心期待它那天可以綻放鮮艷,回報你的付出。但就像志工阿姨說的,這就是人生阿。平不平凡,特不特別,好像也沒那麼絕對,一個人的評價絕不會是特別兩個字可以概括而定的,那豈不顯得廉價許多?

各位為生活努力的人們,也許你正在努力著,在畫布上、鏡頭後、螢幕前,或是在音符間,你所追求的,都是屬於你的快樂,最後你也許像強一樣,明白自己並不特別,但不要覺得失望,因為你的快樂永遠不會。這就是人生阿。

 

Vern  FB  IG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感情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