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甜蜜:少女的青春祭儀

錦文 32 歲就覺得自己非常老了

米亞 25 就覺得老了

讀李維菁《生活是甜蜜》,腦海浮現的是朱天文《世紀末的華麗》。故事舞台都以 90年代,經濟起飛的台灣為背景。前者主角是藝術界的藝評人,後者是時尚圈的模特兒,兩者都把生命奉獻給藝術。這場奉獻如邪教的死亡祭儀,為了上達天聽,不惜獻上的是年輕女孩該有的花樣年華,代價是飛蛾撲火般,炙熱又自虐的愛情。

不同的是,《世紀末的華麗》所燃燒的祭品,散發的是乾燥花的馨香之氣,字裡行間,都夾帶著香氣,惆悵中也充滿優雅。《生活是甜蜜》瀰漫的是腐敗之氣,她寫純真的流失、動物的死亡、自尊的瓦解、身體的衰殘,具體的敘述,殘忍的讓人頭皮發麻。藝術背景出身的李維菁,把藝術脈絡裡的歷史與神話,找了一群活在 20世紀的文明人演譯出來,但這群文明人並不是舞臺上的主角,而像皮影戲般,他們曾經譁然噪動的青春軀體,最終因世故而啞然嘆息,這一舉一動,都藉由火光透出身影,每個比喻與象徵都像野獸的身影,觀賞過程中,沉浸在那多變的影子中,一旦那影子撲向你,是燒到頭髮般的嚇人。

「神話都破碎走遠了,在看不到的時光另一端。意識與無意識,理性與非理性,歷史與未來,究竟要用什麼來統整這些碎片? 想一場夢,想像自己是這神秘浩瀚的一部份,想到蜉游也永恆。棄鬼之身也得活完這一遭。」─ P.280

生活哪裡甜蜜,那是看破世界,氣力用盡後的呢喃自語。

引用書腰上作家鍾曉陽對李維菁的讚譽,她能創造一個世界,她也是這場祭儀的導演。《老派約會之必要》裡的茶水間八卦,到了《生活是甜蜜》被放大成一部都市神話,用書寫燃燒了現在、過去和過去的過去。

文/哈 v

旅遊與電影,是同一件事情。更多請見  Cest 哈 Vie!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學 分類文章